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哈哈哈哈哈哈哈魔道zz赶紧凉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普天同庆

狗狗三句话不离老零

两个围观者:冷漠

太甜了,这期活动真是吃到腻╰(*´︶`*)╯

笑死2333333333

薰哥:不我没有我不是.jpg


外界对我团似乎有一种误解XDDDDD

他们怎么这么好!

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

同人圈常态,含泪当攻粉┐(´-`)┌

我说伞唔你说靠:

是这样。


nichoLee:



※纯属个人观点,毋需对号入座,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 @Laceration 






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望周知。









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




【喻叶】记忆错觉(1)

ooc,流水账,全文由各种片段组成,没文笔,自我娱乐

最开始

有一个假设,如果联盟没有喻文州这名选手。

到了开头

是有个人因为某件事百科的时候顺着搜到海马效应这个词,职业群里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黄少天:原来真的有解释,我还以为我能预知未来,有一次吧我想想,去年小卢生日那天我看郑轩大摇大摆从我当前走过去,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我问他说是什么,他说是送给小卢的生日礼物,结果第二天我又看到他拿同样的袋子从我房门面前走过去,我问他说在干嘛他说是送小卢的生日礼物,我说你不是昨天才送过吗?他用看禽兽的眼神看我然后对我说‘今天才是小卢生日,而你竟然忘了’。我怀疑他是准备搞我,于是把手机拿出来把日期...

【喻叶】子与(完)

1 2 3 4 5

  

  

  陈修士好事被人打搅,不免怒气横生,竖眉朝场外高楼望去。

  

  只眯一眼,他就能看出此人修为比他高,他仅可看到他立于那处,无法察觉他的气息。或若不是那人故意引导,让他看见身影,他怕是不知自己被谁叫嚣。


  不过这毕竟是试剑大会,莫说会得罪了他身后的烛墉门,就是明心派也不会放任他胡来。

  

  叶公子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郑长老真要看着他被人活活杀死。躲过一劫,他想站起来,却因灵力耗尽,撑了几下撑不起来,只好躺在地上干喘气。

  

  陈修士话一出,场外的喧哗声逐渐变小,都不愿当这个替死鬼。...

【喻叶】子与(5)

  

  试剑大比开始了。

  

  比试场所是立于明心派前山不远处的天幽广地,专门为此类大会而建,广地旁有数十座二十尺高的宽广楼阁,可容纳万千人同时入座也不觉拥挤。

  

  因不受所属门派的束缚,各阁坐满了身着奇异服饰的修士,以明心派灰白色调的出现最多。沧逸宗也主剑修,此次参加大会的人也不在少数,且精。三大派以烛墉门到场最少,分散至各个楼阁,却依旧醒目。

  

  叶公子不大在意这些门与门,派与派之间的事情。于他而言,总归是要败给他的过客。

  

  他与魏兄等人坐在一处视野良好的雅间,这是他向郑长老讨来的。

  

  他们一行正观望下面的比赛,偶尔议论几句。

  ...

【莫陈】留白(下)

  

简简单单的谈情说爱。

  

  

  22.

  时至陈月前往昆仑与穆玄英及可人会面,莫雨跟着去了,说是有事与毛毛商讨。

  陈月虽有疑惑,却不过多询问。

  他们保持着亲近却不亲密的间隔,陈月姑且这样行为,莫雨不曾留意这些小事,后来发现偶尔凑近小月时会被稍许拉开距离。

  似好笑似无奈,莫雨怕不小心又戳了小女儿家的心,只好依她之意,路上仅三言两语的交谈几句。

  相别多年,他们本身没有太多共同语言。

  初时陈月会与莫雨讲述她离开稻香村后的经历,说到后来突然发觉没什么可说的,于是只埋头走路。莫雨见她停下,以为她是讲累了,就说要停下来休息。...

【莫陈】留白(中)

  12.

  紫晴在白龙口周边的小村庄替人诊治时,遇到了熟人。

  田间泥土路上,她停住脚步,盯着人把稻苗一株株插进水里,湿润的污泥黏在他赤裸在外的双腿上,些许沾上了手,不太灵活的手,一眼就能看出来,胳膊弯得很吃力。

  那人似有所感,抬头也看到了她。不曾滞怠,朝她露了个笑,接着做事了。

  她就近坐在小路旁渐出的绿草上,等人把活干完,招手让他过来,对他说:“把手给我看看。”

  那人很听话,斜着身子乖乖抬起手送过去。

  “都说你不见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闭关修炼什么绝学了。”

  “没有。”莫雨面色平平,只说两字就不开口了,但眼角微弯,能看出他心情不错。

  不会是因为遇到...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