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记忆错觉(1)

ooc,流水账,全文由各种片段组成,没文笔,自我娱乐





最开始

有一个假设,如果联盟没有喻文州这名选手。

到了开头

是有个人因为某件事百科的时候顺着搜到海马效应这个词,职业群里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黄少天:原来真的有解释,我还以为我能预知未来,有一次吧我想想,去年小卢生日那天我看郑轩大摇大摆从我当前走过去,手里提着几个袋子,我问他说是什么,他说是送给小卢的生日礼物,结果第二天我又看到他拿同样的袋子从我房门面前走过去,我问他说在干嘛他说是送小卢的生日礼物,我说你不是昨天才送过吗?他用看禽兽的眼神看我然后对我说‘今天才是小卢生日,而你竟然忘了’。我怀疑他是准备搞我,于是把手机拿出来把日期给他看,结果我自己一瞄发现那天确实是小卢生日,太book思议然后我们就争起来。

楚云秀:我比较想知道你们的吵点是什么。

郑轩:黄少啊……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到底要讲多少次?

徐景熙:这样比较符合他的人设。

苏沐橙:其实我也想到了几个片段,有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意思。

卢瀚文:不是错觉就好了,我可以多收到几份礼物。

孙翔:截的是什么鬼,没看懂,不过黄队这么一说,我发现我也遇到过这种状况,我觉得我总是能看到我们队长比完赛就对着那些媒体的摄像机发呆,而且我有好多个梦都重复做了好几次!

刘小别:还是不一样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是主动,海马效应是被动?

张佳乐:对对对,那就是个辣鸡被动,尽在没必要的时候触发,还尽触发些无关紧要的事。

杜明:翔啊,那不是你一个人的即视感。

孙翔:滚,叫老子全名!

罗辑:海马效应亦称既视感、即视现象,是人类在现实环境中(相对于梦境),突然感到自己“曾于某处亲历某过画面或者经历一些事情”的感觉。依据人们多数忆述,好像于梦境中见过某景象,但已忘了,后来在现实中遇上该景象时,便浮现出“似曾相识”的感觉。[图片][图片][图片][科普]

众:我们中出现了一个叛徒,把这个人踢出去!

李轩:好像我们都有这种状况,是时候拉个管理员出来说说了?

黄少天:哪个?是不是叶修!好,我看到了,老叶老叶,在线就别潜水了,快出来说几个段子给咱们乐乐!

魏琛:臭小子你怎么老是叫叶修,怎么都不喊我?

戴研琦:张佳乐“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我给你们(||๐_๐)”

苏沐橙:应该是让叶修说几个段子给张佳乐。

肖时钦:你们够了,气氛都没了……

张佳乐:……

黄少天:我有点不会说话了。

孙翔:说真的,韩队都被炸出来了,叶修你在怯场吗?

叶修:黄少天说他不会说话了,还不开趴体狂欢拜神。

王杰希:这人是在转移话题吗,技术有待加强。

方锐:有一句歌词我要贴过来 →(逃之夭逃之夭)极光下的街道(逃之夭逃之夭)獠牙衔着短刀(逃之夭逃之夭)就快逼入死角~

叶修:哥人在外面,忙,有事先下了。

黄少天:别走!!卧槽!震惊!叶修竟然逃了,到底是什么隐秘让荣耀教科书成为怂比,让我们走进今日联盟!←在他回话之前麻烦大家一直刷这句话!

韩文清:呵。卧槽!震惊!叶修竟然逃了,到底是什么隐秘让荣耀教科书成为怂比,让我们走进今日联盟!

楚云秀:噗……老韩你。

方锐:哈哈哈哈好无聊的人

周泽楷:卧槽!震惊!叶修竟然逃了,到底是什么隐秘让荣耀教科书成为怂比,让我们走进今日联盟!

苏沐橙:我要把上面那条发言截图发到微博上去。

苏沐橙:卧槽!震惊!叶修竟然逃了,到底是什么隐秘让荣耀教科书成为怂比,让我们走进今日联盟!

周泽楷:……不要闹。

李远:苏沐橙都叛变了,大家还等什么!

吴羽策:卧槽!震惊!叶修竟然逃了,到底是什么隐秘让荣耀教科书成为怂比,让我们走进今日联盟!

叶修将手机收进口袋,他头一次和孙翔有同样的感受,一个梦做过好几次,印象最深的一个,是恍惚记得人海里有个身影在不远处站定,朝他微笑,从未见过的一人,清亮的眼眸确实是看向他的,唇角的弧度被抹平之后,跟随徐徐流动的人群消失在他眼前。

相同的片段会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降临,当再度重现这个场景,记忆忽然清晰起来,记起了街道是喧闹的,嘈杂的,炎热的,那个笑是突如其来的,又在意料之中的,好看。

惊觉,一时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只晓得心跳在加速。

他又会走的,叶修捕捉到他的背影,追了上去。

这次他能跑动,他能继续把这个梦做下去,脉搏极速跳动,他抓住了那人的手臂,这经历比赛场还让人兴奋。

叶修看到那人回头,愣一下,又对他一笑,比往常那个无限重复的笑容更生动温柔,叶修听见他轻轻说:“你好呀。”

叶修怔了,放下那人的手,掐了掐自己的脸,疼的,好久才回道:“你好,我想和你认识一下,我叫叶修。”

那人眨了眨眼,笑容加深,他伸出手:“我知道,我叫喻文州。”

叶修惊讶,难道我已经这么火了吗,“你怎么知道的?”

他们边走边聊,确切的说是叶修跟着喻文州走。

喻文州:我在联盟工作,不知道你才不正常。

叶修:是嘛!你也打荣耀吗?

喻文州:不打,我不会。

叶修:哦,那我可以教你。

喻文州:不用了,我不玩游戏。

叶修:……那你什么时候想玩了可以找我,我把我手机号给你。

说完不等喻文州拒绝,叶修直接去掏手机,他不常用,手机号直接写在纸上照的照片,有人问就把照片给人看。

喻文州:15xxxxxx300对吗?

叶修的手机还在口袋里没掏出来,闻言停下动作,这都知道?他看着喻文州,突然问:“你不是本地人吧?”

喻文州以为他会顺着问他如何知道的,听到不一样的问题,反而松了口气:不是,我口音太重了吗?

叶修:不,你就是没有口音才让我确定。



一些莫名其妙的事

这时叶修刚陪国家队成员训练完,出门就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

叶妈妈声音有些抖,“阿修,我们都知道了。”

叶修一懵:“知道什么?”

叶妈妈带着哽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和你爸爸谈过了,我们不会反对的!”

叶修继续懵,还急:“妈,您别哭啊,到底发生什么了?”

叶妈妈压制住哭声,话题一转:“对不起,阿修,一直以来都让你受苦了。”

叶修心里像被刺了一下,没再深究下去,面上平静无波,“呵呵,不是你们的错。”

“你还在怪我们吗?”

叶修赶紧说:“我没有怪你们。”以前只是有些伤心,现在早就不了,没怪过是实话。

叶妈妈仍然在抽泣:“好……那你好好比赛。”

叶修很想解释他这次不参加比赛,但也说不定,他拿着手机无意识在走廊里游荡,“你和爸最近还好吧?”

他们又聊了十几分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家长里短。

晚上,叶修躺在床上,收到了叶秋的来电。

叶秋难得叫了声哥,随即问了句:“你还好吧?”

叶修觉得不太对,今天这是怎么了,接二连三来关心他,“还好啊,怎么,你想我了?”

电话那头叶秋翻了个白眼,“别贫了,爸妈是不是找你了?”

你出去住那么久了这都知道,叶修皱起眉问:“妈找的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秋一惊,又放松下来,还好不是他爸:“她没骂你吧?”

叶修回:“她骂我干嘛?”

叶秋那边静了两秒,然后又传来小心翼翼的声音:“发生了点事……”

叶修忙道:“我已经休息了,你可以慢慢说。”

叶秋又沉默了几秒:“好吧,是这样,爸妈知道你跟苏沐橙有点关系,前段时间就请她到家里来喝茶。最开始其实还好,先是聊了聊苏沐橙的身世,知道以前你出走后是和她还有她哥哥在一起生活,又知道苏沐秋出车祸去世了,然后吧……”叶秋一顿,“不知道为嘛话题就转到结婚上去了,苏沐橙可能被吓着了,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然后爸妈就以为……苏沐秋死了,你太伤心了,以为你因为太爱他,所以想继承他的遗愿去玩荣耀,后来才不回家。”

“……”

你这后面几句我有点听不太懂。

叶修脑子胀胀的:“你‘沐橙那一堆乱七八糟’后面的词是不是接错了?”

“没有没有,嗯……反正当时我也有点懵,但是爸妈好像听懂了,爸当初就失态了……”

叶修不懂他们到底听懂了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就你刚走那会,我劝了好久才把爸妈安抚住,今天我也是打电话回去了才知道爸妈给你打过电话,你可得好好谢我。”叶秋突然问:“你喜欢苏沐秋?”

叶修无语了好一阵。苏沐秋要是还在世,估计得抽他两巴掌,骂你自己基佬不要带上老子!

“你还当真了,他是我好朋友,我们的关系很单纯。你跟爸妈也说清楚,我就说妈下午怎么跟我哭。”

“妈哭了?”叶秋音量抬高了几调,又突然降下来,偷偷摸摸的问:“她没说你?”

“没,她说她和爸都不反对……醉了。”苏沐橙这丫头……

“那不挺好的嘛!”

“我是直男。”

叶秋冷漠的哦了一声:“可你已经奔三了还没有女朋友,苏沐橙是吗?”

“不是,她有喜欢的人。”叶修在床上翻了一圈,嘲笑到:“说我,你有吗?”

“我有过!”叶秋自豪道。

“呵呵,别说以前,就谈现在。”

叶秋连忙转移话题,再说下去就说不过了:“其实你也不用特地解释,爸和妈既然已经不反对了,你又给个念想他们,万一你将来真的喜欢男人,也好将错就错是吧?”

“滚蛋。”


你不知道的事

高中时喻文州和父母谈过将来,他父母都不太愿意他从事太过辛苦的工作,脑力辛苦的也不行,也不需要他太过出众,能顾着自己就行,到大学时就让他报了一个相当冷门的专业,不必和大多数人争,也不需要有太硬的技术功底。

毕业后直接靠关系让他进了个有名的公司,做个小小的机要员就行了,这公司叫荣耀职业联盟。

他工作的内容就是整理好联盟每天增加的纸质文件,再将他们分类保存好,当然这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完成,否则他早就累瘫了。

可能是联盟大多数人都是年轻人的缘故,作为这个小组记忆力最强,长相最佳,性格最好,待人处事最让人舒服,拿着微薄的工资却依旧开着豪车的优质男性,喻文州的名字很快就在一部分人之中流传了,特别是单身女性。

当一股搭讪的热潮悄然兴起时,大伙还没好好娱乐一下,就发现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顺利。

当事人总能找到理由,拒绝各种各样试图介入他生活的人,以一种温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疏离。

以为是朵向日葵,没想到是天山雪莲。

撇开八卦,就能力和人际关系这方面,喻文州处理的很好,每个联盟的宝贝(职业选手)记录在案的资料,他都记得一清二楚,包括不久前才收集到的,联盟第一选手叶修,的手机号码。


印象

叶修:第一印象只想问这人是谁为什么看着我,第二觉得他笑的蛮好看的,第三觉得有点渗人为什么他老是盯着我,第四想下次一定要记住他的长相,第五莫名有点亲切,第六觉得很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七印象是第一印象,觉得,这可能是命中注定。

喻文州:第一印象是这人资料好多,第二是我讨厌泛黄的纸张上面细菌多,第三是这人字写的不错,第四是联盟主席给的评语似乎都带着一种又爱又恨的惋惜,第五是怎么突然改名,第六是恭喜,第七也是第一,哇,好巧。

tbc

海马效应解释源自百科。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