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崇花】原创多少问

——————这里是一次七天下不了床——————青帮敢去神机营砸场的分割线————

1:→_→如果对方夜不归宿你会怎样?
崇:【阴森脸】你敢不敢不一来就问这种煞风景的问题?
24:【正色】有了应对这一题的勇气,你们才会对下面的题目应付自如。
花:睡觉,在下从来就不觉得他会夜夜归宿。
24:【鄙视看一眼贝勒爷】其实爷他说不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崇:…………【回敬鄙视24】你真的是站在我这边的吗?【点烟】正事必须是少不了的【24:太假了……】当然情事才是最重要的(花:…………)其实爷真的是夜夜想着福晋【24:……突然写不下去了】爷也知道要是有事耽搁了回去晚了就会有个搓衣板等着爷(搓衣板:…………),所以爷就干脆一点去了阿辛那里(辛:…………),然后…【抽烟】
24:和阿辛一起去胡同【望天】十二,快,小雕花在呐喊。
花:【揉眉心】你呢?
崇:去找你。
花:【默然垂下眼睑】下一题。

2:^-_-^梦中的对方是什么样子的?
崇:这个啊【唇角勾起些许邪恶的笑】大多数时候是经常可以在现实中见到的,偶尔是从没见过的。
24:【给二位端茶】也就是说爷你经常梦到十二对吧!那么大多数时候是什么样子?
崇:呻吟。
24:…………【向小明要了张纸巾】你太邪恶了!怎么能这么无耻这么下流第二问就开始讲这种事情呢!真是高富帅中的人渣,但是,我就是喜欢…
崇:………………
花:【以迅雷般的速度用小雕花将快落入杯中的枯叶划成两半】没见过的呢?
崇:【无视身旁若有若无的杀气,眼中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平和】你一直在叫爷的名字呢。
24:【扶额】为什么突然觉得很伤感…十二呢?
花:没梦见过。
24:嗯?!
花:是不可能的【浅笑】不过,也罢,谁叫他总在我身边,梦到不梦到又何妨?若是梦到他和别的人在一起,那还不如不梦到。
崇:不会。爷要是和其他人在一起,不会让你看到。
24:更伤感了…
崇:你八点档妈妈桑剧看多了吧,哪里伤感了?
24:难道你还想说喜感吗?
崇:…………下一题。

3:=△=如果晨练的时候碰到对方了你会怎样?
崇:【…………】晨练这种东西【揪24衣领】你特娘是故意的吧!
花:【忍笑,指套不小心刺到不知从哪冒出来黑猫】
24:【…………】我说……前提是如果,一般来说其实就是做运动。
崇:【眼中闪过一丝光,放过24衣领】那就和福晋做运动吧。
花:【试图留住想走的波拿巴】贝勒爷是不是还想说晨练的地点是在你府中柔软的大床上?
崇:【愣】其实爷是想跟福晋好好切磋下武艺,想想我们到现在还没正式交手过,总觉得缺点什么【转眼换成狡黠笑】不过如果福晋这么想和爷在床上做运动,那爷就恭敬不如从命。
花:【别过微红的脸】没有,那就切磋武艺吧。
24:十二你被玩坏了…
崇:【无视旁人,搂过十二的肩,食指掠过微张的唇】你害羞的模样,一如既往的好看。
花:【拍开贝勒的手,瞪】老实点。
崇:【再搂上去】眼神也是一如既往的诱人。
花:…………【扶额】下一题。
24:【各种捂脸】可是十二你还没答……
花:假装没看见。
崇:要是爷看见你了,你觉得你还有装的份吗?
花:【恢复平静,眼神微冷】贝勒爷今晚就那么想去胡同过夜吗?
崇:…………下一题。

 

——————这里是作者脑抽了———来个分割线免得你们以为我会一直抽下去—————

1:@_@有一种秋水叫望穿,有一种入戏叫太深,有一种守候叫下辈子我要做你的心脏至少我不跳你就得死,有一种思念会穿越时空,有一种注定叫寻山万水而来,有一种梦醒会带着泪。
崇:…………题目呢?
花:先别打扰他抽。
24:……【无语对苍天】十二你难道不知道我最近按我家电视的遥控器竟然总是不知不觉的按到了第十二个频道吗?以前都是不知不觉的就按到十一的啊!
花:…………
崇:所以你是想问你什么时候能亲自把爷【重音】的福晋按倒吗?
24:【看到贝勒爷在擦枪】爷你想太多了!好吧言归正传,题目是所以有一种崇花叫什么?
崇:胡同里的姑娘有时候会说爷在叫一只狐狸的名字。
花:【收扇,敲身旁人的脑袋】……深山夕照深秋雨。
24:求回归题目,十二你竟然只是打一下?!
崇:【毫不掩盖鄙视24这不懂行情的学生仔的目光】不行么?
花:今儿不早了,贝勒爷我们回…
24:【挥袖】好吧下一题。

2:=▽=我突然发现24是12的倍数,所以你们有没有想过韩露当初给十二取这个外号的时候在想什么?
崇:【翘着二郎腿】想着将来的出题人会是倍2。
24:…………
花:如果你是想说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话【妩媚笑】我们之前认识吗?
24:…………输了,下一题。

3:~_~火影乱入,鼬在月读中,用刀刺进卡卡西的身体,七十二个小时不见断。
崇:【坐正】你是来介绍其他cp的吗?
24:不……听我讲完,十二切记不可随便玩刀!
花:【收刀,随后抚摸波拿巴】继续。
24:不需要我介绍月读吧,所以,如果你把对方关进月读,你会对他做什么?
崇:这是个技术问题。
花:【冷哼】怎么,贝勒爷也想把在下刺个几千刀?
崇:福晋怎么能这么说呢?爷可舍不得伤了美人儿的身子骨【装深沉望天】你也是个讲信用的人,所以爷或许会逼着你先把正事做完,运河的事要早日解决,这种事可不能拖拉。
花:【看24】茶没了。
24:【…………泡茶】我以为对爷你来说唯一的正事就是早日把福晋彻底降服然后娶回府。
崇:难道爷就长了一张不务正业而且在现实生活中解决不了这种事的脸吗?
24:…………这个我就不评价了,反正八千朵花盼的又不是我【递茶】十二呢?
花:【似乎有些动容】一般来说,在下面的人最想做的是什么?
24:永远抓住身上人的心。
崇:【痞笑】难得一次见福晋主动,放心,爷的心会一直在你这里的【搂紧十二的腰】。
花:…………
24:难道不是?!
花:当然不是,在下会让他一直在下面苟延残喘的。
24:原来是反攻梦啊【→_→】
崇:下面的苟延残喘,不见得上面的就不会,福晋若是真的有那个精气神可以让自己撑个七十二小时,那爷也甘心,还是说福晋说的这上与下,只是关乎体位?
花:【品茶的动作停了一下】贝勒爷这个时候知道关心在下的身体了,那个时候也没见你停过。
崇:这个问题等咱们回去了再讨论,浪费在这一题上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下一题。
花:【挣扎着离开贝勒的怀抱】哼
崇:………………【再搂,猛地深吻十二】
花:【推开贝勒,试图平息躁动的胸口】……
崇:【吃到美味,邪笑中】
花:…………【脸红瞥一眼贝勒,继续平静呼吸】下一题。
崇:………………
花:………………
崇:【额头冒青筋】………人呢?
小明:刚刚捂着鼻子说去医院治眼睛,委屈贝勒爷和花福晋,在这儿等下了。

 

————————这里是别人家的————————分割线你不懂吗—————————

1:⊙▽⊙对于阿辛的大裤袜(辛:…………),你们怎么看?
崇:那小子只是太寂寞了而已【抽烟】
花:…………
24:太子爷不发表下意见么?
崇:【预感到暴风雨前的宁静猛地把手抚上太子爷的背】
花:…………【叹气】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说,其实是你让他穿的吗?
24:……!!……【盯】……没想到贝勒爷竟然好这口。
崇:福晋,爷表示很无辜,不信你看看爷忠实的眼神【踹走24】(24:…………),阿辛他其实是穿给阿易看的(易:…………)。
花:【眯眼笑】在下不过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贝勒爷又何必太当真。
崇:【默默擦干冷汗别过脸唇角掠过一丝笑意小声说着】狡猾的狐狸。
花:自言自语说什么?
崇:我说继续。
24:【舍弃人格爬回来,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那么下一题。

 

————————这里是望天望地求RP——————也还是求不到的分割线——————

1:OxO我想大家都知道有一种东西叫rp守恒定律,有人中彩票就有人踩狗屎,这种事情真心灵验过而且就发生在我的周围,当然中彩票和踩狗屎都与我无关,更当然并不是所有买了彩票中了奖之后都会有人在倒霉的时候踩狗……
崇:【用枪指着24的太阳穴】正题。
24:【冷汗就是这种来的】所以,如果你买彩票中奖了,你希望对方身上会有什么倒霉事?
崇:【收枪,想了一会儿】福晋身边那个黑皮肤一不小心被车撞了(尊:…………拔刀)。
花:【一个手势让尊退后了】他做了什么惹了贝勒爷么?
崇:他存在的本身就惹了爷。
花:…………
24:【吃药】尊爷不在了谁来保护十二?
崇:作为贝勒府的福晋,还怕没人保护吗?神机营的人渣们随时听侯福晋的调遣~【蹭十二下巴】【←卧槽受了!】
花:【推开】那些官爷在下可消受不起,在下只是个做生意的,尽好自己的本分就可,其他的也就不指望了(神机营众:………被嫌弃了)。
崇:【低头】…………
花:………………【似乎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悲伤气压的形成,望一眼贝勒,叹了口气】…………随贝勒吧,但是大猫必须在。
崇:【抬头露出得逞笑】那今晚爷要10次。
花:…………………【紧握拳头】
24:家暴什么的回家再继续嘛,十二你先答题。
花:每次去胡同见到的姑娘都被毁容了。
崇:…………………
24:…………………
崇:福晋的醋意,不一般的深啊。
24:最毒……妇人心……
(仙儿:………那小子是男的吧!而且那是什么啊他是在嫉妒老娘跟贝勒走的近吗有本事他也来舍弃节操唱十八摸啊有本事他也来神机营找瘪三们打麻将啊有本事他也来毁他妹的容啊!!)
(金明琇:………卧槽你骂谁呢老娘这么没栗一年方二六的黄花大闺你特娘没核桃仁儿的核桃仔才毁容呢!)
(场内:…………随即一片混乱)
24:【启动作者特权,无关人等一律退场,场地无条件还原】其实,你们说的,似乎都不是对方身上,而是对方周围啊……
崇:美人儿要是受伤了那爷怎么办,爷要是倒霉了谁来满足福晋,所以过。
花:………【颔首】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