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杰密】同居三十题(上)

说明: 
*双生子/双重人格 
*大学生设定 
*隐黑暗 
*相同并不同着 
*渣/OOC
*副CP灰夏

1、 相拥入眠

 

“呐,那个男孩很热情啊。”杰拉尔拿起桌上的饮料,目光一直停在密斯特岗身上。

“嗯,和他在一起让人很放松,他身上满是阳光的味道,”密斯特岗看着忙碌的男孩,微笑着点头,“所以这家店的客人总是特别多。”

“那么,喜欢吗?”杰拉尔也笑起来。

密斯特岗刚想应一声,心中一念杰拉尔的语气似乎不太对劲,他回过头,发现杰拉尔正看着他,似笑非笑。他无奈地站起来,不理会杰拉尔,朝店外走去。

杰拉尔看了一眼正在招呼其他客人的纳兹,他们学校的学生,和他同系同班,现在正在这家饮品店里做兼职。他咧嘴一笑,也走出了店。

密斯特岗并没有直接回家,如果没有晚自习,他一般都会在学校逛几圈再回家,并不是有多喜欢学校,只是在那里他会找到心仪已久的安宁,心中的安宁。

杰拉尔支开了佣人,他亲手下厨,做了几样他喜欢的菜,当然,也是密斯特岗喜欢的菜。其实他的口味经常变,他从不会执着于一件事物太长时间,除了……只是不管他怎么变,密斯特岗也会随着一同改变。

多么奇怪。既让人生恨,又让人生爱。

 

密斯特岗躺在床上,数羊。

他睁开眼,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漫天星辰。

良久,他叹了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

杰拉尔是被窸窸窣窣的响声吵醒的,声音其实并不大,来人动作也很轻柔,只是他的感知细胞太敏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

他被人从背后抱住,不用回头他都知道是谁。“怎么了?”他问。

“是你怎么了吧。”身后传来密斯特岗闷闷的声音。

“我怎么了?”杰拉尔不明所以。

密斯特岗沉默了一会儿,“你在生气。”

“……”杰拉尔转过身,回拥着密斯特岗,“并没有。”

“别说谎,今晚你没来我房间。”

“我只是在想,我好像占用你太多时间了。”杰拉尔语气轻柔。

“我已经习惯了,你知道的。”

“还有那个问题的答案。”

“哪个问题……”密斯特岗一顿,“哦,喜欢的。”

对象是你。

 

 

2、 一同外出购物

 

“你们班的夏令营,你要去吗?”密斯特岗问杰拉尔,后者看着书,一脸无所谓。

密斯特岗见他不语,知道了他的答案,“好歹也是大学的第一次课外活动,就不能积极一点吗?”他低头嘀咕了一声。

“你陪我,我就去。”杰拉尔将书翻页,昏黄的灯光下他发出低沉的语气,蛊惑人心。

“我不是你们班的。”密斯特岗无奈。

“有什么关系,”杰拉尔放下书,将密斯特岗拥在怀里,在他的额上印上一吻,“就这么决定了。”

“……”密斯特岗脱下浴衣,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要买什么让请由我们代劳。”女仆米莉安娜对密斯特岗说。

“不用了,我们自己来就行了,你去忙你的吧。”密斯特岗回以一个微笑。

“是。”米莉安娜脸红应道。

“好了,走吧。”杰拉尔拉着密斯特岗,对米莉安娜说:“这里就拜托你们照看了。”

“好的,请玩的开心。”

 

“你……怎么买的都是吃的?”杰拉尔看着密斯特岗,一阵无语。

“以防万一。”

 

“诶?这不是杰拉尔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杰拉尔回头,看到了同班的格雷,还有被他牵着的纳兹,纳兹红着脸想要拉开格雷的手,他看见杰拉尔的瞬间眼神带着诧异,不过当他透过他看向他后面时,随后又被喜悦所取代,“密斯特岗!好久不见!”

“纳兹?!好巧,你也过来买夏令营用的东西吗?”密斯特岗越过杰拉尔,发现被格雷藏在后面的纳兹,眼神充满惊喜。

“对啊,你也是吗?你们班也有夏令营?!”纳兹挣开格雷,朝密斯特岗走来,没发现身后格雷眼神一瞬间黯然。

“没有,我是和杰拉尔一起的,参加你们班的夏令营。”密斯特岗放下手中的物品,手搭在纳兹的肩上。

“喔!真的吗!太棒了!”纳兹也拍拍密斯特岗的肩,表情兴奋。

在他们的身后,杰拉尔和格雷相视一笑,满是无奈。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不是还有说学校练舞室的镜子经常无缘无故的会有人影在里面出现吗?”艾尔撒耸耸肩,语气轻松。

“诶!不是吧!我怎么不知道!”露西表情惊悚,因为她是学校舞蹈社的成员。

“一定是你练舞的时间不对……”蕾比声音颤抖,火光照在她脸上,阴影的部分显得她印堂发黑,“我曾经就看到过……”

“真的吗?!”纳兹一脸跃跃欲试,他用手肘推了一下格雷,“下次我们一起去看吧!”

“你是小孩子吗?”格雷扶额,他叹了口气,“想看就去看吧。”

“好,就这么说定了!”纳兹裂开嘴,露出白白的牙齿,“密斯特岗也一起来吧!”

“我?我就不用了吧……”密斯特岗满脸黑线,表情略显痛苦。

“诶,为什么?”纳兹一脸不解,“你怎么了?”

“纳兹!”格雷看到杰拉尔从远处走来,他叫住想走近密斯特岗的恋人,“你不是想看恐怖电影吗?现在差不多已经开始了吧,再不走就要错过开场了。”

“哦哦!想起来了!密斯特岗也一起去吧!”纳兹双手握拳,满脸兴奋,“杰拉尔也一起。”

 

“为什么夏令营的地方会放恐怖电影……”密斯特岗满脸阴霾。

“你怕了吗?”杰拉尔帮密斯特岗擦掉他额头的冷汗。

“你明知道……”密斯特岗对上杰拉尔调侃的目光,末了他认命般的闭上了眼。

“你啊……”杰拉尔停下脚步,他捧起密斯特岗的脸颊,“有我在呢。”

他虔诚的印上一吻,在他右眼的印章所在处。

我会为你驱除一切,一切让你恐惧的事物。

想让要你不再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越过恐惧这道坎。

所以。

 

当晚的恐怖电影一直放到了天亮。

之后。

纳兹表示再也不看恐怖电影了。

格雷一脸偷到腥的表情。

露西嗓子嘶哑了。

艾尔撒表示爆米花不太好吃。

伽吉鲁一觉睡到了天亮。

温蒂没去。

密斯特岗面瘫了很长时间。

杰拉尔?谁知道呢……

 

 

4、 一方的起床气

 

杰拉尔其实脾气不太好,惹了他,后果就是没有后果,只是一般情况他都可以控制。也只是一旦和密斯特岗有关的事情,他都不容易控制情绪,这是后话。再只是,一般人还轮不到让他来发脾气。

密斯特岗和杰拉尔刚好相反,他是个相对温柔的人,相对于杰拉尔来说,从他经常给经过的女生让道并提醒她们小心滑倒就可以看出来,虽然他也曾经把凌霸学生的学生教训得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但那是他们活该不是么。

那么你猜,有起床气的人是谁?

其实答案很显然。

是密斯特岗。

杰拉尔从来不会因为密斯特岗吵醒了他而发脾气,他觉得如果因为这种小事而责怪密斯特岗的话,完全不值。当然其他人就不会如此了。

密斯特岗一般情况下都会是好心情,不过人非圣贤,谁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而密斯特岗有一个固定点心情会非常的不好,就是那个时间段会把他那一天的坏心情都用光。

那个时间点,猜到了吗?对,就是起床时。

杰拉尔从来都是比密斯特岗晚醒,即便前一晚他们相互慰藉。

他知道密斯特岗喜欢看他熟睡的表情,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而来,虽然他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看的,大概是他也想知道自己熟睡时是什么样子?

如果前一晚他索求过度了的话,五分之四的概率之下密斯特岗不想在起床时看到他。在他被念叨无数次之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这一天,密斯特岗起床时没有看到杰拉尔,当然,前一晚他们也没做色气满满的事。

正在他疑惑之际,突然传开敲门声,升的声音传来:“密斯特岗少爷,您醒来了吗?”

密斯特岗没有理会。

可敲门声也没停。

咚咚咚……咚咚咚……的不停,扰他心烦。

“那么,打扰了。”升的声音再次传来,他打开了门。

然后,升差点以为他看到了杰拉尔。

“杰拉尔呢?”密斯特岗脸色不悦,眼神充满杀气,他皱眉盯着升。

“老爷来信,说帮会有事,杰拉尔少爷一早就过去了,走之前他吩咐我这个时候过来服侍您起床。”升努力让自己镇静。

“……知道了,你下去吧。”密斯特岗说完便躺了下去。

“少爷……”如果杰拉尔少爷回来没有看到您起床的话,升刚想这么说,就听见身后传来杰拉尔的声音。

“他还没起床吗?”

“……”升身体僵硬的转过身,“是……是的……”

杰拉尔越过升,走进房里,“……知道了,你下去吧。”说完他关了门,留下一身冷汗的升。

 

杰拉尔脱下外衣,爬上床,从后面抱住密斯特岗。

他也不理会身前人周围冒着的黑气,微微向前吻上了他的后颈,空气中传来啾的一声,在沉默的气息下显得格外清晰,随后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密斯特岗的耳根,意料中的感觉到身前人一震。

“再不理我我就继续了啊。”杰拉尔邪邪一笑,威胁到。

随后,费尔南迪斯宅传来一阵巨响,又传来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5、 做饭

 

除了密斯特岗心情不好,或者杰拉尔心情不好,杰拉尔一般不会亲自下厨。

除了密斯特岗心情好,或者杰拉尔心情好,密斯特岗一般也不会亲自下厨。

个中缘由,你自己想象。

 

 

6、 大扫除

 

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亲自做。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当母亲还在世时,他们兄弟之间还是挺相爱的,因为母亲不喜欢他们关系不和睦,虽然现在也很相爱,只是爱的性质不一样了。

母亲是一位摄影师,性格很像密斯特岗,贤良淑德,和父亲这种性格略显恶劣的黑道老大,看起来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其中经历了多少,杰拉尔和密斯特岗并不知道,反正母亲也没跟他们提起,父亲那边就更不用说了。

母亲死后,父亲把他全部的爱都用在培养杰拉尔和密斯特岗身上了,虽然用的方式不对,其中也不泛各种暗杀之类的,那些有段用来训练他们是绰绰有余,不过他们现在还活着,而且成为道上数一数二的好手,想来那些“惨无人道”的训练也是有益于他们成长的。

说了这么多,和这题到底有什么关系吗?

其实也没太大的关系。

杰拉尔不太喜欢回忆过去,他喜欢看向未来,或者把握现在。

不过密斯特岗喜欢,他的床头放着很多相框。

一张是全家福,幸福的家庭总是一样的。所以你可以想象那张全家福是什么样的。

一张他和杰拉尔十岁时照的,那时母亲才去世不久,密斯特岗很沮丧,并且十分消极的,在绝食。杰拉尔很见不得密斯特岗那个样子,所以他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嘲讽他,或者,转移他的注意力。所以这张照片上,杰拉尔坏笑着抢走了密斯特岗的“魔杖”,密斯特岗很不争气的哭泣着,那是母亲送给他的,哪个孩子小时候都有梦不是么。

一张是在国外,杰拉尔正在折一节桃枝,他偷拍的,寓意是什么和他无关,他只是很喜欢杰拉尔那时的表情,虽然杰拉尔总是威胁他说要撕了这张照片,可他总是没有付诸实践。

还有一些,不必多说,反正都和杰拉尔有关。虽然一般人看到这几张照片,都会以为照片上的男孩是密斯特岗他自己。

浏览这几张照片是他每天起床之后必须要做的日常,杰拉尔对于他这种行为,十分嗤之以鼻,不过他从来不会在密斯特岗面前表现出来,虽然密斯特岗知道。

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够了。

可他还是不会说什么,对于密斯特岗这种近乎无意义的行为。

人活着,回忆从前,把握现在,计划未来。

他拥有后两项,他拥有全部,或者他帮他拥有全部。

反正,我即是你。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怎么会呢。

密斯特岗唯一可以吐槽杰拉尔的地方,就是他太完美,虽然他有时思维有点奇怪。杰拉尔是优雅的王子,有时甚至是精密的机器,他从不给别人任何抓住他把柄的机会,密斯特岗也不例外。你要知道,要是被自己的兄弟兼恋人吐槽了,抖S也会玻璃心的。

而杰拉尔,从来不会吐槽密斯特岗。他舍不得。

 

 

  1. 相隔两地的电话

 

杰拉尔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电话play可以增进恋人之间的感情。

密斯特岗对于杰拉尔的这种提议,数次驳回。他觉得两人其实根本就没有打电话的必要,反正他们也一直在一起,又不是出任务。而且,比起想象,他更喜欢能触摸到的实感。

当然这也不代表杰拉尔不喜欢实感,不过他喜欢刺激的事物。

这不,机会来了。

他们的父亲让他们中的一人回公司帮助实习,密斯特岗去了。

所以杰拉尔的才浮现在脑海中不久的愿望,实现了。

具体情况,请自行想象。

 

 

10、 早安吻

 

    这是日常。

 

 

11、 替对方挑衣服

 

“是双生子耶!两个人好像!”

“手牵着!”

“你猜哪个是哥哥?”

“被牵着的那个吧。”

“不是吧,你还在萌兄弟年下啊?”

“一生推!”服装店里传来这样那样的声音,全部传到了密斯特岗的耳朵,他转头看向杰拉尔,发现对方面无表情帮他挑衣服。

那他这么在意是做什么,这样一想他扭过头,也装出一副正在看衣服的样子。身后又传来了尖叫声,“啊啊——哥哥好萌!他脸红了!”

其实密斯特岗比杰拉尔小。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哈比很可爱吧?”纳兹举起蓝色的猫,问格雷。

“啊……还行……”格雷敷衍的应着,心里暗自想着用什么办法把这猫赶出去,纳兹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过去了。

然后他看到了密斯特岗。

“呐,密斯特岗,你喜欢猫吗?”格雷问。

这边密斯特岗刚走进教室,就听到格雷在叫他,“喜欢,怎么?”

“这有一只猫,送给你!”格雷抢过纳兹手中的哈比,无视纳兹“混蛋下吊眼!你说什么?!”的嚷叫,将猫送到杰拉尔眼前,满脸欣慰。

“抱歉,杰拉尔对猫的毛过敏。”

    “……”

 

 

13、 一方卧病在床

 

“真是……”杰拉尔俯下身,额头贴上密斯特岗的,试探他的体温,“还没退……”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密斯特岗想撑起身,被杰拉尔又按了下去。

“没有哪一场感冒会是故意而为,除了那些有意的人。”杰拉尔打断密斯特岗,“那么大的雨你就这么淋回来了能不感冒么?!”

“我没带伞……”

“你可以在学校等着,我会去接你的。”

“你不是不在家么?”密斯特岗试探。

“……”杰拉尔沉默了一会儿,“那个男的跟你说了什么?”

“……”

 

“你胆子倒是挺大,敢打他的主意。”杰拉尔冷笑,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男孩。

“谁……那是他活该!敢抢我的男人,我只是警告他一声而已!”男孩不知哪来的力气,语气突然狠绝起来。但当他看到杰拉尔的眼神时,放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如木偶的线断了一般,毫无生气的坐在地上,“呵呵……呵呵呵……”

 

“你想要什么?”杰拉尔合上书问。

“你知道的。”密斯特岗回答,试图掩盖语气中的虚弱。

“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他看向他,表情温柔,和昨夜惘若修罗的模样判若两人。

“……”密斯特岗合上眼,不再理会。

“好好睡吧,明天会好起来的。”杰拉尔安慰到。

当他以为密斯特岗已经睡着的时候,被窝里传来虚无缥缈的一声。

“嗯……”

 

 

14、 午睡

 

“在学校还没睡够吗?”杰拉尔调笑到。

“嗯……?”密斯特岗揉揉眼,适应了强光,下午两点的太阳总是热情得火辣,他过了一阵才反应过来杰拉尔在说什么,开口传出的话语因为才睡醒带着些许撒娇地意味,“你知道了啊……”

杰拉尔被密斯特岗难得一见模样萌得眯起了眼,“去你们班找你的时候你也趴在桌子上。”

“啊……”密斯特岗打了个哈欠,软软糯糯地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是特别想睡觉……”

“是感冒的后遗症么?”杰拉尔皱起眉,唇贴上密斯特岗的额头,试探了温度,很正常。

“呵……”密斯特岗被杰拉尔紧张的行为逗笑,“与其说是感冒,不如说是病症……”

“嗯?”

“不过我想这种病你应该没有,”密斯特岗手撑着下巴,不知有意还是无心的说到:“樱花都快飘零了……在这个季节……”

“这不是很正常吗?在五月。”

 

 

15、 帮对方吹头发

 

“好软……”密斯特岗感叹道,明明是一样的发色,杰拉尔的头发摸起来就是舒服些,特别是在这种刚洗完头吹了一半的情况下,湿软的头发摸起来很清爽。

“你在想什么?”杰拉尔歪了歪头,想让拿着吹风机的某位回过神。

“唔……没什么……”密斯特岗突然笑起来,挠了挠杰拉尔的头发,俯身吻上他后脑的发。

“……宝贝,不要玩火。”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你说明天要去哪里?”杰拉尔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水声掩得仿若幻听。

“纳兹的老家,”密斯特岗躺在床上,翻着不知从哪来的杂志,“暑假到了,他要回老家,就邀请了我们,听说那里风景不错。”

“旅游要选在冬季,”浴室的门打开,杰拉尔下身裹着条浴巾就走了出来,“我们?”

“冬季只有寒风和枯树,”密斯特岗瞥了杰拉尔一眼,然后怔住。

他放佛看到杰拉尔身上还未擦净的水滴,沿着纹理清晰的身体流下,流过紧实地腹肌,到浴巾处消失不见,引人遐想呐……他咽了咽口水,转过头,“嗯,我和你,当然还有其他人。”

“你同意了?”杰拉尔眯起眼,他爬上床,跪在床上抬起密斯特岗的下巴。

“不然我收拾行李做什么?”密斯特岗想拍开杰拉尔的手,他想他现在的脸应该已经红透了,可他仍然坚持着,想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

“也不问问我?”杰拉尔的手转而抚向自家兄弟的后颈,冰冷的手指让密斯特岗一震,杰拉尔会心一笑,手指向下解开密斯特岗衬衫的扣子,“算了,反正我已经想好怎么惩罚你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纳兹的老家,让人顿生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感想。

这栋豪宅的主人似乎姓依古尼尔,杰拉尔曾经听父亲提起过,原来他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只是这性格,怎么也不像经历过严格的家教……

“啊啦……是纳兹回来了吗?!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啊!”回来的路上一旦有人看到纳兹都会来这么一句,脸上绽开的笑脸温暖人心,所以其实是近朱者赤么?

纳兹也乐此不疲的回答,并向他们介绍他的好友。除了格雷。

不过格雷看起来倒是不介意。

“那么,再见。”格雷突然说。

“诶?!你不进去么?”露西愣住。

“进去?”格雷挑眉,指着依古尼尔宅隔壁的另一座庄园,“我还是先回家看看,再过来跟你们一起开party好了。”

“……”

“原来你们是邻居啊,难怪,开学的时候你们就吵得那么厉害……”杰拉尔眼神暧昧的看着格雷和纳兹。

“切……”格雷撇了撇嘴,朝众人挥了挥手。

“那是因为他太可恶了!”纳兹龇牙,“别管他了,快进来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开party?”艾尔撒拿起酒杯,问依古尼尔宅的管家。

“从二十年前开始,每年这个时候,这座城镇都会有夏日祭,可以在家举行,也可以在外游玩。”管家低下头,为艾尔撒斟酒。

“二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有什么事发生么?”

“是纳兹少爷出生的日子,”管家弯起眼,眼角的皱纹尽显慈祥,似乎在回味什么美妙的事情,“主人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为这个城镇做善事,人们都很感谢他,所以当少爷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家就不约而同的开始了夏日祭,为了感谢主人。”

“哦……”艾尔撒扬起嘴,然后呵斥到,“那么你们两位能不要旁若无人的亲吻么?!”

“……”密斯特岗推开杰拉尔,试图稳住呼吸,“抱……抱歉……”

艾尔撒看到某人耳根红得滴水,某人却意犹未尽地舔嘴,油然而生无力感……

“算了,就当是为了纪念……”艾尔撒语气轻柔起来,她端起酒杯,喝了口酒,无意间瞥见角落里格雷和纳兹也在kiss。

“噗……”

 

 

18、 接对方回家

 

这天,纳兹起床发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杰拉尔呢?”沉默了半天他终于找到了缘由。

“家里有事,他提前回去了,抱歉,没有跟你打声招呼就……”密斯特岗放下手中的咖啡,眼神充满歉意。

“没事没事!正事要紧!”纳兹爽朗大笑,被格雷赏了个白眼,“喂混蛋下吊眼,你怎么一大早就在我家!”

“乐意。”

然后,一直到暑假结束。

 

“你怎么又来了?”密斯特岗诧异道。

“嗯,我来接你回家。”杰拉尔朝密斯特岗伸出手。

 

 

19、 离家出走

 

“哈?纳兹离家出走了?!”露西叫起来,引得杰拉尔朝她看去。

“嗯,开学前一个星期就不见踪影,管家说他已经出发了。”格雷皱起眉,表情严肃,这家伙……

“连开学典礼都不来?!成何体统!”艾尔撒猛地拍了下桌子,大地一震。

“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对他做什么了?”露西质问格雷。

“为什么是我对他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格雷不满地挑眉。

“……”艾尔撒想起那天夜晚角落里的吻,哽住了。

“……”杰拉尔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们,纳兹其实在他家。

 

“你有没有跟纳兹请假?”回家路上密斯特岗问杰拉尔。

“有,不过没用的。”

“没用……老师没同意?”

“他怎么敢,我是说,格雷他们很生气,过几天纳兹病好了回学校估计会被揍得很惨。”

“诶?他不是说已经给格雷留字条了么?”

“我要出去玩几天。——这跟没留一样。”

“……也是。”密斯特岗无奈的笑了笑。

“你会不会离家出走?”杰拉尔突然问密斯特岗。

“就算走了,你不也会找到我么?”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