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鄂湘】简中事之十二章经

第一章【忘愁

“湘儿,你觉得这楼盖得怎么样?本大爷可是花了好多心思,专门为你设计的!”鄂大寨主站在瞭望台上玩笑着,目光直直看向湘元帅,不肯移开。

对面的美人儿却丝毫不领情,一边脑海似乎揣着一团毛线,一边强压住声音招呼怀化,“快给我准备大炮。”还差点像个泼妇骂大街一样吼了句“把那副挂在楼上绣着鄂和湘穿着新郎新郎服的大布给本元帅轰下来!!!”

“哈哈哈哈!”邪气四露的寨主一旦大笑起来就会将自己死蠢(泥滚!!)的属性暴露无遗…“湘儿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害羞了?别急,本大爷现在就收起来,大不了晚上在本大爷房里,我们慢慢看。”

“你不会是因为做山大王太久脑子就变坏了吧,等下你这山寨都会被本元帅夷为平地,哪里还会有房?”湘恢复了往常的严肃神情,冷冷说着。

“呵,湘儿说什么呢,明明是你自投罗网,本大爷有怎会放过快到嘴的香肉呢。”鄂说完向后招了招手,山寨的大门被打开了,一群匪气又可爱的小喽喽们蜂拥而出。

湘元帅回过头打算看看自己的部队准备得怎么样了,却发现只有装备,别说人影,连阵风都没有,乌鸦都懒得带六个点从镜头前经过了,于是……

岳阳看看自家老婆带着明显暗示的笑容,再看看自家被五花大绑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元帅,既然都是自家的,所以这ky脑海中闪现一副自己蹲墙角数花瓣的画面,老婆大人温柔些,元帅温柔些,老婆大人温柔些,元帅温柔些,最后一片花瓣在元帅温柔些这里卡死了……

“元帅,其实属下觉得吧…”权衡事态后岳阳咽了咽口水,“你看看你自从和那个…”ky看了一眼原本也应该同为元帅现在却在山中称王此时还在淡定喝茶将来很可能会直接和元帅【哔——】还有【哔——】的鄂,“这该怎么称呼啊…”岳阳心里暗暗叫苦。

“自从你们分离了之后,好歹这也是你们第一次见面,您看您出门前还整理了好几次着装…”

“谁出门整理了几次着装了,啊?”岳阳话还没说完就被湘冰冷的一句话打断了,那语气着实让岳阳心里发了一个寒战,不过也只是在心里…

“这个…具体情况我就不多说了…”荆州妹子很淡定的擦了擦岳阳头上的汗,这丫得了自家老婆的支持差点就冒了一句“多谢老婆大人今晚也请满足我吧”这种直接会被荆州乱棍打死的话…为了证明他还是一个有头脑的ky,于是岳阳把“言归正传因为战争你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现在既然见面了就好好回房里叙叙旧我们保证什么都不会对外说的!”这句其实也和他内心期望差不多只是主人公不一样的话,他一口气说了出来,似乎已经看开了…

湘脸皮自然比不上此时已经大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身前的某只,恼羞成怒的他站起来红着脸使劲的踹了过去。

不过我们寨主是谁啊,躲过去了还不算,直接抓住踹过来的脚拉过来,顺手将他家湘儿抱了起来。

“走,入洞房去!”

说完还不忘扫一眼旁边围观的一群,“小的们,今夜记得开心点!”直接将元帅的人也算入自己的人了…

湘已经被自己手下那群“叛变”的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最可恶的当然是邪笑看着自己的鄂。

只能说这个是自己的失策,早就知道自己手下一群人也和这山寨头子的人是在一起的,他们又怎会和自己一样,听命于上级,放下自己的私情,过来围剿山寨。

到头来之前做的准备都是白费心机,想来那楼上挂着的布也必定是岳阳他们通知了他,他才会提前准备的。

“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湘儿竟然不好好看着我,在想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长满茧的手已经抚上了自己的脸庞。

“没想什么。”只是故作镇定。

寨主似乎看出了湘眼神里流露的种种,他无数次思念的人儿此时就站在自己面前,他的手抚上了他的青丝,还是同以前一样柔顺,触感不曾改变。

外面响起了宴会的喧哗声,只是现在这个时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除了身前的人。



刀锋划过,绑着湘的绳子散了一地。

湘暗村着该如何开口,恍然间却被山中王眼中不再遮掩的欲望镇住…


罢了,罢了…

各地的锋烟一触即发,四周充斥着紧张的气息时刻提醒着他,不能放松。
可他有点累了,偶尔放纵自己也好,为了更好的集中精力。

更何况旁边还有这山寨头子,和他在一起,他就会莫名的安心。

大哥交代的任务之后再说吧,拼命沙场自然也是后事。

今夜只道忘愁。








第二章【寻幽

阴沉的脸,紧锁的眉,湘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脖子上还有某人偷吃而留下的见不得人的印记,但那丝毫不妨碍他严肃的审视自己。

为什么!!明明几天前的夜晚【哔——】的时候感觉好不错,但是自那之后就一直有股暗气想找人发发!虽然之后一直没让那个山寨头子碰自己,虽然他这几天也是在精心照料自己,但是他今天一早上死哪去了!竟然怎么找都找不到人!

“夫人…”阿江不打招呼就推门而入,恰巧(你确定?)碰上了湘杀死人不偿命的眼神,连忙改口…〔→_→〕

“元帅大人,我们老大回来了。”

“……知道了。”努力平静的语气试图掩饰忽骤的心跳,“他人呢?”

“在后山,他让我回来知会元帅一声,怕元帅担心,需要我…”

“谁会担心他!他要死多远就死多远!最好永远也别回来!”湘说着,语气愈加冰冷…这句话,似曾相识…

阿江很识趣的退了出去,就算那句“需要我带你去吗?”也不用说了。





“你滚!有多远滚多远,最好永远也别回来!”湘怒不可遏,吼出了这句话,与之对应的,他难得的不平静换来的是鄂难得的平静,鄂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他看着湘,似乎有千言万语也不说不完,可他顽固的湘,现在已经什么都听不下了。

末了,他真的走了,从此没在他的眼前出现过。

明知是一时气话,却还是当真,明明这句话已经说了千万遍,最终却灵验。
谁都在后悔当初的争执,谁却都不愿让步。

直到很多年以后,湘开始听自己属下说,北边出现了一批山贼,起初还不怎么在意,后来等到自己的手下几名大将也开始时而消失,才重视起此事,只要深入一调查就会发现,原来那个山寨头子,就是跟自己认识了几千年的人。

什么不做,偏偏跟自己作对,真是…不可理喻…

湘想着,竟然笑了起来,鄂的这种行为,像是小孩子在捣蛋,你不把自己给我,我就抢你的东西。

他终于,回来了。





“你说像我这么睿智的人,我会去强求他?”王耀对陕说到。

“可是鄂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现在我们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陕不甘示弱。

“那你再看看,”王耀指着桌上的信,“这是他的意思,显然,他不想帮我。”

几天前,陕瞒着王耀让自己的手下给鄂带去了一封信,希望他回来帮助大哥。

今天来了回信,不巧被王耀看见,答案很简单,“本大爷现在日子过得挺滋润的,不想淌这趟浑水。”简洁明了,字字伤人,举国烽烟,他却一人快活。

…………

“或许,我们用的方式不对。”京想了想,忽的,看向了湘。

他这一举,必然会有人效仿,不一会,湘这块磁铁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可能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湘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绝不会自己主动去向鄂认错。

“可是除了你,谁还能劝动他?”川说着,他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在今天摊牌。

“那……也不行。”湘顽固的想要守住自己最后的防线。

“湘,现在是特殊时期,不要在使性子了,现在我们应该做的是团结起来帮大哥,那些事情等战争结束了再去争,好吗?”京试图冲破这道防线。

短暂的喧哗换来的是长久又不可避免的沉默。

湘最后看了一眼王耀,他最敬重的大哥,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虽然大哥表面上说不会要鄂,但他心中还是希望鄂能回来。

那…豁出去算了!

“等我。”湘丢下这两个字,就集结了自己的手下,去往目的地。





猫儿嘶哑的叫声,引回了湘渐远的思绪。

“这山寨头子,什么时候喜欢养猫了?”湘抱起了这一身黑的小家伙,走了出去。

五月的风沁人心扉,阳光照在身上正舒坦,湘的心情也不禁好了起来。

“元帅喜欢这猫吗?”襄阳从不远处朝湘走了过来,猫儿似乎看见了自己的主人,想要归去,挣扎着离开湘的怀抱。

“是啊,挺可爱的,你的吗?”湘不强求它。

“嗯,一个小妹妹送我的,她可喜欢这猫了,硬是要给我。”襄阳宠溺的摸摸它的头。

“她这么喜欢这猫还要把它给你?”湘玩笑着说到。

“上次,她家被欺软怕硬的官兵抢了,我们正好路过那里,”襄阳看着远方的天空,平静的说到。“帮助她家,杀了那群人。”

湘无话可说,默了一会儿,问到,“他在哪里?”

襄阳似乎终于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唇角扬了扬,“我给元帅带路吧,这地方很复杂,很容易走丢的。”

一层一层的新树,颜色绿在心里,透过枝叶的光芒,全然不顾底下的阴影,指引着前来探路的行人,路的终点,又一处柳暗花明。

湖心亭上飘渺的角徵宫商,或为世间最美的和谐。









第三章【访古

一曲尽,荆州和襄阳都退了下去,亭子里只剩鄂和湘。

“小荆的琴弹得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湘先打破了平静。

“是啊,这样幽静的地方,这种简单的日子,很容易将她的杂念都洗掉。”鄂备了两盏茶,他递一杯给湘,“所以,等她再回到人间,便会愈加绚丽。”

“……你是故意把山寨的据点设在这里的吧?”从这里,不远处就可以看见八指山,山上的残庙,山下的旧迹,即使不去看,记忆里也无比清晰。

“我倒是想设在云梦泽,可那里一望无际全是平原,目标太好找了很容易中枪的。”鄂嘻笑着,被湘瞪了一眼也不见收敛。

被放纵了太久,没有实际意义的震慑一点作用都没有,湘忍不住叹息,鄂愣了一下,目光移向微波修饰的湖上。

“湘儿瘦了好多,前线已经让你忙的喘不过气来了吗?”

“你也知道啊!还老一个人在这里快活,大哥都快忙死了,而且……”哽在喉咙里还未说出口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拥抱掩住。

“那我帮湘儿喘口气,如何?”

湘抬起头,眼中满是惊讶,却不知这个动作正巧给了某人趁虚而入的机会,快速又霸道的吻覆在微张地唇上,不留余地地深入,无视静默之后的挣扎,无视身旁的一切,一往情深。

等到鄂分神去褪尽湘的绿色军装,湘才趁鄂不意给他一踢,从鄂怀中逃了出来。

“你做什么!”湘怒不可遏。

鄂揉了揉被湘踢中的腹部,邪笑起来“看不出来吗?做你。”

“…………”湘忍住头上悬挂的线线,穿好衣服,“中午了,快回去吃午餐!”说着他走过鄂身旁,打算回到岸上。

“湘儿知道回去的路吗?”鄂说着,也不回头。

“…………你来带路。”湘也不回头。




 “怎么跟方才襄阳带的路不一样?”湘看着鄂的背影问。

“去一个地方的路又不止一条,这里有很多条道路可以通往各个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鄂回头给湘露一个灿烂的笑容,可以没有闪瞎湘的眼……

湘确实不知道,每条路都是可以改变的,更何况他也好多年都没来了,他以前到这里来都是有人带路的,所以他根本就没记。

“所以说,不是要回山寨吗?怎么回这里来了?”湘青筋暴露,想不到最后的目的地就是荆州古城墙遗址。

“哎呦,本大爷也不知道啊,估计是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的迷路了。”骗鬼啊!

要不是想求他将自己带回去,湘早就不顾形象的上前,给嬉皮笑脸的鄂一顿暴打了……

鄂自顾自的踏上了城墙,风吹雨打抹不灭深入骨髓的痕迹,他看着前方,这里曾经万人来朝,曾经以霸主之势傲视天下,如今却是一片废墟。

战争,非输即赢,赢了便可留住所有,输了就会失去一切。





“湘儿。”

“嗯?”

“湘儿。”

“做什么?!”

“这里会不会倒?”鄂指向脚下。

“…………不会的,”湘想了想,“不会的,我会在这里,你也会在这里,所以不会的。”

“哈哈哈!”鄂突然大笑起来,“我也觉得不会。”

“嗯。”湘低头简单回了句,脸上浮现了久违的笑容。

发现周围一片寂静之后才抬起头,一眼就看见鄂看着他笑,“你笑什么?”

鄂朝湘走了过来,“快,继续我们刚才没做完的事。”

“嗯?”湘愣了一会,才猛地体会过来,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




“陛下,三思啊!”鄂不为所动,一如既往看着楚王君临天下。

“陛下,不可听信谗言!”吾本天子,何必听你一凡夫俗子的指使。

“陛下,不可让!”我楚之大,何必在乎那寸寸土地。

“如此骄奢淫逸,如此肆意妄为,必将被革天命!”……凡人的话不过如此……

“陛下,来不及了,快随我逃!”


…………



数百年的城墙经不起战火的摧残,随着楚王府一同走向历史的深渊,鄂在燎原上看着一个王国的灭亡,一如看着它的建立,它傲慢的张狂,它不顾一切的扩张,它无可匹敌的繁华,它顽强的抵抗,它不堪一击的毁灭。一如看到湘不安的眼神,失望的愁容,不甘的愤怒,绝望到崩溃。

鄂的狂妄不容许自己的失败,但他最终却受到了狂妄的惩罚,说他从此一蹶不振是不现实的,但不得不说那段黑暗的时期他很颓废,低落得两眼空洞无神。曾经的帝都改名换姓,湘无助到了极点,鄂仍然无动于衷。

历史的长河似乎能容得下所有的悲伤,它帮鄂承载了大部分的痛苦,随后再一点一点的还给他,不让他忘记曾经所受的痛苦与折磨。

多年以后当鄂重新回到湘的面前,湘无语凝噎,想来那种目空一切的态度,与其说是祸根,不如说是机缘。

…………

你是不是总是这样,一个人站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看着前方,想着从前,估摸未来?是想到你逃不过乱世,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陷进来,只有在需要你的时候,你才会全力以赴,养兵蓄锐只为不留余地。

湘凝视躺在身旁的鄂,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繁忙得忘记了这张安详的脸,也忘了自己该有的安详。

王孙兮归来,山中兮不可久留。








第四章【初静

    “你小子终于肯回来了啊!”陕上前下重手猛拍鄂的肩。 

    “多谢了兄弟们,等一切都过去了,本大爷一定好好犒劳你们。”鄂放声大笑。

    “什么意思?”湘皱眉,“多谢什么?”

    “额……”气氛瞬间冷凝。

    “不管怎样,总之,鄂回来就好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京唇角微扬,岔开话题。

    “京哥说得对,来来来,我们先到楼下好好聚聚,再谈正事。”晋招呼大家。

    “……什么啊?”湘疑惑着被晋带走。

    鄂看到自家老婆走远了,私底下对着陕说:“喂喂喂,毁尸灭迹了没有?”

    “当然,我是谁。”陕笑的一脸灿烂。

    “嗯,不错不错。”鄂说着拍拍陕的肩,也下楼去了。

    陕看着鄂远去的背影,再看看一旁一直不语的大哥,满脸阳光的表情逐渐变得阴沉,“完了……”



    “那么,就这样了,大家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吧。”王耀嘴唇紧抿,神情严肃。

    湘两手交叉撑着下巴,皱着眉头:“我有疑问,关于四川那边的消息,是谁告诉大哥的?”

    “……”王耀看了湘一眼,垂下头来,“还真是警觉啊,小湘,我只能说,并不是我们的敌人。”

    看样子不是鄂了,湘不由得紧张起来。那那小子到底是怎样,一回来还一脸得瑟就像大家本来都欠他什么似的,大哥之前明明就大发雷霆了好么,这货就不能有点自知之名么?!

    喂喂,那可是鄂啊……这样想着湘突然释然了很多。

    “没有疑问了的话,就散了吧。”王耀收起之前难以言表的苦涩神情,含笑对着大家说到。

    等下,对鄂的惩罚呢,那货撇下大伙那么多年,就什么事都没有?大哥啊这不科学!

    仿佛察觉了湘的愕然,王耀心里了然,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的眼神略显玩味,随后走出了会议室。
    



    “已经要开始了,你们准备好了吗?”赣看着鄂和湘,再看看周围惬意的景色,对鄂问到,“你怎么带我们到这里来了,琴台可不是商量正事的地方。”

    “谁说我们要商量正事。”

    “那你叫我来是什么?”赣问了句。

    “整理之前的记忆,我所有的,记得的不记得的,都记在了这些石板上,你们也来帮我整理下,已经有好些年没来了。”鄂一改往日的不正经,直直看着石板,末了还伸手抚摸,一脸满足。

    “啊,我想起来了,大哥之前好像也帮你整理过。”赣回想起几天前的情景,“他弄完心情好像还很好的样子。”

    “不要有我便好……”湘看了一眼鄂就急忙转过脸去,掩盖自己微红的脸,刚刚眼角眉梢显露的神情,和几天前的那个晚上他们做少儿不宜的事的时候很像,话说那么久的事还记着走什么!这样一想脸他又红了些。

    “湘……这不可能。”赣说着,注意到红着的耳根,“怎么了?脸这么红,是感染了风寒么?”

    鄂闻言看了过去,心下了然嘴角扬起一丝邪笑:“湘儿是害羞了吧,没事的。”

    “……”心事被戳穿了的湘,瞪了鄂一眼,转身便走,“哼……”

    “你啊,也别太嚣张了,小心湘揍你。”赣敲了下鄂,语气却带着笑意。

    听到身后鄂爽朗大笑与赣调侃的声音,湘心里又突然烦躁起来,正想回头呵斥他们几声,不经意间却瞥见墙上的字眼……




    “你最好跟我解释一下,哈,鄂大寨主——”湘端起桌上的茶。

    啧……每次湘儿把本大爷的名字拖长读出来,准是要有暴风雨了,大哥啊大哥,你这是报复吗?没事干嘛把那封信刻上去啊……

    鄂叫苦不迭。

    回想起刚刚古琴台的种种不堪,鄂不由得扶额,不小心碰到眼角的伤,痛得捂住眼。

    “明着是说自己怎样也不会回去,让湘着急一番。暗着是让陕他们把湘搞到山寨来,只要湘一过来,他就会乖乖回去。”石板上这样刻着。

    “啊哈哈哈,这其实是个误会,肯定是大哥想看我们好戏故意写上去的,你想想,以我的智商,怎么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当时鄂是这么解释的。

    “那好吧,那我们就去问问大哥,是不是误会好了。”湘强忍着怒火,哦,让湘着急一番,湘着急一番,着急一番,急一番,好吧,我现在不就着急了么,虽然是急着想揍你。

    “诶诶,别啊,既然是大哥的恶作剧,他怎么会轻易承认呢,是不是啊赣。”鄂向旁边的赣使眼色,“嗯嗯的对吧?”

    “最近这么多事情缠着大哥,他哪来的闲情恶作剧啊。”赣想了想,如是说。

    这孩子……

    鄂还想说什么,转头看向湘的时候等到的是恭候已久的拳头。

    好吧好吧,我就认命吧,你想打就打吧,反正你现在也在我手上,想跑也跑不掉了。

    鄂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对湘赔笑。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想你想到肝肠寸断了么,你又好,死活不肯来找我,我一急,不就联合他们演了这一出么。”

    “就是啊,而且你不是也很想鄂吗,现在他回来了皆大欢喜,小湘你就别再生气了!”陕在旁边帮忙吹风,开玩笑,你要是再生气不理鄂了,他还不得把我整的连我家西安都不认得我了。

    “你闭嘴!”湘呵到,“这样有意思啊,合起伙来……”湘还想说什么,却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止住了声音。




    “孙先生已经开始行动了。”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