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3)


董龙长得人高马大,迎面而来一股气势,震得叶修向后退去,叶修只觉此处应有郑轩。

结果自然是打不过,叶修被董龙的内力震晕了,不过他昏过去之前看到了李复的身影。

醒来时旁边是秋叶青,秋妹子见叶修醒了,连忙扶他起身,喂了一口水给他,“我发现你不见了,就去让复哥找你,复哥找到你之后就让雕兄送你回来了,紫晴帮你稍作诊断,说你没有大碍,就是要好好休息。”紫晴是万花弟子,正在稻香村游历,前些日子还教叶修如何识别药草。

不等叶修说什么,秋叶青突然恼怒起来,“他竟然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那董龙岂是小辈,让你一人独闯山贼营地,出了事该怎么办?!”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有个人在关心自己,虽然知道这是系统设定,叶修再想置身事外,此时也心中一暖,连忙安慰道,“我没事,只是不知道李复怎么样了。”

听叶修这么一说,秋叶青也不免担心起来:“我从长安追他到至此,他却一直对我十分冷淡,我就不信他不懂。至今我都未曾发现有能让他慌乱的事,或许这一切也都在他的计划之内,甚至是连我的到来……”秋叶青越说越小声,最后竟红了眼眶。

叶修一看这妹子就这么哭了,有些无措,一转头发现李复从不远处的桥上走过来,忙拍了拍秋叶青,“看,李复回来了!”

秋叶青听到,抹了抹眼眶。

李复淡淡看了一眼秋叶青,转过头对叶修说,“计划失败了,董龙没死。”

叶修一听就知道是假的,你作为一个鬼谋,说自己弄不死一个小boss,唬谁?准是你根本没想弄死董龙。然而即便他知道,他也做不了什么,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他的到来而发生改变,轨迹早已确定。

“在绝对的势力面前,一切谋略都会被碾压为粉末,敌人实力强大,坚守也是徒劳,不如撤退吧。”李复叹息,如此对刘洋说到。

刘洋听到连李复也对董龙无可奈何,颤抖着差点站不住脚,脸上的落寞怎么也无法消散。

最后终于转过头对叶修说,“事已至此,稻香村如今是注定要毁在我手上,我已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可你年轻气盛,将来必定前途无量,还是早早远离这段纷争吧!我听闻扬州城作为千年繁华的古城,向来有许多名门望派弟子在此,如果运气好,还可以被他们收入门派。你快些收拾行李,找到村口王富,让他送你去扬州吧!”说完便挥了挥手,黯然回到房内。

 

叶修站在原地,沉默良久,竟然这么快就被赶出新手村,感觉什么都没学会啊!

一旁的李复若有所思看着他,露出莫测的笑容对他说:“天下之势,合久必分,李唐盛世表面光鲜,底下早已开始腐烂,内乱不可避免。动荡之前,你我能在这里相遇,想必也是一种缘分,阁下不如跟李某交个朋友,将来再遇,也好打个照面。”

“呵呵,能和李先生交朋友,是在下的荣幸。”有大腿哪有不抱的道理。

“既然如此,这本《空冥诀》秘籍,我便借予你,离开稻香村的事不必着急,不如先学写功夫再走吧,这稻香村还有许多美景,叶兄也可慢慢欣赏。”李复面色平静说完,也不等叶兄道谢,便朝远处走去,好似稻香村此时便是风平浪静。

这是有隐藏任务的节奏,叶修掂量着,大侠墓包裹里的东西可是还被小白拿走了呢。

于是他来到小白家门前,小白也正在家门口玩泥巴,经过几串糖葫芦的收买,小白才告诉他,包裹里的东西被他藏到村子中央那颗大树下的罐子里。叶修连忙跑过去打开罐子,一看,果然是《空冥诀》下册。

之后几天,陆陆续续清完稻香村隐藏任务,叶修找杂货商张桂芝买了几打纸,将《空冥诀》悉数抄下,准备以后再练。开玩笑,你十几天就能学会一本秘籍?那你还不如上天。

 

叶修最后看了一眼稻香村,拉低王大石送他的蓑帽遮住双眼,带着刘洋送的弯刀,向过来送他的几人道别,才坐上王富的马车,只身前往扬州。

几天后,他在扬州遇到了明教圣女陆烟儿,并且通过陆烟儿的考验,陆烟儿让他到驿站坐马车前往明教,到了明教,教主陆危楼会收他入教。

 

以往在网游里过一个地图,也就是十几秒的事情,但是叶修生生坐了一个多月的马车,中间还换了骆驼,一路奔波,等到了明教地图的时候,他的新手装上灰都叠了好几层,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绵绵荒漠,风沙蔓延,大雕飞过遥远的绿洲,叶修也来到明教地图。朝圣者沈平早就收到陆烟儿的信,在路边的茶棚里等他,准备带他去明教总坛圣墓山。

从遥远绿洲往北,路经迢迢沙地,有一座耸立在茫茫沙海中的巨大石山,高逾百丈,常年受风沙侵蚀,却也形成了沙漠中最壮丽的画面,这就是圣墓山。圣墓山山体可分为三层,最下层为明教弟子起居、练武之所,中层有巨大明尊塑像,最上层的圣墓山顶才为明教圣殿,庄严雄伟,圣火灯长明不熄,教主与圣女便是长居于此。

门派引荐人伊利亚斯对叶修说,明教弟子但凡入门之前,都要经过最后一段考验,就是通过通天圣火柱,通天圣火柱会将真正虔诚的人送上圣墓山顶。叶修想以后就要靠这一门技能活下去,不虔诚也不行了。

但是这被圣火洗礼的过程真是但不忍赌,整个人像要被化成灰烬一般,疼痛难耐,然而过了一阵,叶修就觉得痛苦少了许多,越到后来身体反而越温暖,不知不觉竟然有一股助力让他飞了起来,他只用双脚一登,借助上升路段的障碍物,便轻轻松松到了山顶。

山顶上明教的三心情王左思将他引入圣殿,圣殿内陆危楼朝他看来。

作为明教的创始人,陆危楼已经白头,却丝毫没有一般老年人那样面容苍老,眼色浑浊,神型衰颓,他只是站着,就有一股威严。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叶修此时也难得紧张起来。

陆危楼没有为难他,这位老人的性格倒是比他严肃的面容看起来好相处,他知道叶修来的目的,也不多说,只是试探了他的内力与资质,便同意他入教,赐称号影月,将他纳入法王墨衫夜帝卡卢比门下。

入教仪式上,叶修走进大光明殿内部,缓缓向陆烟儿走去,夜光的照耀下,陆烟儿仿佛不似这凡间烟火,也不受这红尘羁绊,她用内力将圣火引到叶修体内,叶修便觉得全身的疲倦和浮躁都被洗尽,说不出的舒爽,境界一下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入了门派之后,叶修白天做着任务,跟着师傅卡卢比练习门派武功,晚上便偷偷练习《空冥诀》,修炼自身内力。

“圣火昭昭,圣光耀耀,凡我弟子,同心同劳。怜我世人,飘零无助,恩泽万物,唯光明故。”《大光明典》中的教义看起来就跟是要洗脑一样,但真正读起来,好像又真的能让他平静,洗尽他的枯燥,无奈,不安,还有那些若有若无的念想。

 

光阴荏苒,不知不觉,三年就这样过去。

叶修的模样甚至没有变化,《空冥诀》只是最初技能难懂,叶修慢慢的摸出了门道,现在竟也学得差不多了。

他自入门派以来,从未出过明教地图历练,武功却进步很快,切磋时门派高级弟子大多已敌不过他,卡卢比很是欣慰,请示教主陆危楼,破格赐予叶修破军套装。

叶修从师父手上接过类似刺客信条里装备的“校服”,哭笑不得。

“我观你武艺突飞猛进,如今已小有所成,为师能教的都已教授予你,今后只能靠你自己慢慢体会,”卡卢比对他说,“武林大势现已风起云涌,你不如出门闯荡一番,也好锻炼你的本事。不过你内力进展实在太快,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容易走火入魔,这挂件无量妙法音,我便赠与你。若是发现不对,只需弹奏我平日教你的乐曲,便可让你静下心来。出门在外,一切多加小心,莫要忘记明尊会保佑你。”

“是,师父。”

叶修不忍叹息,来这里三年,叶修也认识了不少朋友,如今就要别离,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回来,叶修难免有些惆怅。

与他们道别后,叶修便启程。

刚出明教地图,他就醒了。

没错,醒了,有那么一个信号,通过他的脑海,让他觉得他就是醒了。

他躺在床上,看着亮白的天花板,琢磨着唐朝什么时候还有这么高端的装修,还有这灯,龙门荒漠难道不全是黄黄的沙子吗,建筑物也不会这么现代化吧。

打开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他在床上足足躺了十分钟,才坐起身来。

 

叶秋最近很烦躁,叶修看起来就像得了重病,整天躺在床上,跟瘫痪了一样,但是上次带他去医院检查,却什么事都没有,他怀疑是那家医院检查结果出了问题,决定今天拉叶修再去别的医院检查。

他已经做好软磨硬泡叫叶修起床的准备,所以当他打开房门看到叶修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时候,他怀疑他看错了,毕竟沙发上的人是醒着的。

“哟,早啊。”叶修注意到叶秋的动静,对他笑了笑,那笑容,怎么说,有点茫然,又有些释然,看得叶秋也莫名心疼。

叶秋愣了好久,才恍然回道,“早……呵,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正好,我们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了,我觉得我现在很好,哥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有精神过了!”叶修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忙得收起脸上的表情,伸了个懒腰,还起身做了几个动作给叶秋看,“别担心了大老板,赶紧吃完饭去上班吧!”

“你这……”叶秋狐疑的盯着他,“真没事?”

“真没!你就放心吧。”叶修呵呵着都到叶秋面前,准备给他捏捏肩犒劳犒劳他。

没想到刚捏一下,叶秋就哀嚎起来,“哎哟我去,叶修你谋杀亲弟啊,这么大力气!”

“啊?”叶修退后一步,无辜的举起双手。

“我……”叶秋忽然睁大眼睛死死盯着叶修的手臂,还掀起叶修的睡衣,“我说你什么时候还有肌肉了!还腹肌!六块!”

“……”叶修也很惊讶,他脑子很乱,一直没注意到这个。不过他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骄傲的神情,“怕了吧,哥都是趁你不在,练着呢。”

“你……”叶秋你了半天,深呼了一口气,叶修自觉体贴的准备给他顺气,被叶秋一把拍开,“我说你就为了锻炼你这破身体,每天累的不行还躺床上,还不告诉我为什么,害我担心这么久?你厉害啊你厉害!”

叶秋气的直摇头,在屋里来回走,嘴里还碎碎念,完全不给叶修解释的机会,虽然叶修也不好解释,“行,行,我说你怎么还不打荣耀了,好好好,我服,我怕了你了,以后我再也不敢揪你衣领了!”

叶修还想怎么忽悠过去,叶秋就自己脑补完剧情,他只能呵呵一声,郑重的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叶秋被他拍的变脸,“嘶……轻点,我知道你现在力大无穷!”

“弟啊,其实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你看看你这小身板,哥这不是等着要是哪天你被人打了,我给你虐回去。”叶修语重心长,作出一副你竟然不了解我良苦用心的表情。

叶秋无言以对。

“行了行了,早饭都快好了,快去洗漱吧。”

“……”

送走叶秋,叶修才沉下脸来,他比叶秋还疑惑,如果之前所遇到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为什么他的身体也跟着强壮起来,如果那不是梦……他低头打量他现在这身体,无力的笑了。

 

下章预告:你以为你逃得掉?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