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番外)

为什么正文还没写完就开始番外?

因为又突然萌上了一百问。

而一百问也,不需要文笔。

OOC/轻喷

 

--------------------------------


    某天,叶修又来到G市,只是这次他无论他出多少钱,蓝雨的经理都没有让他再住进蓝雨俱乐部,毕竟这是个刚刚才在兴欣当上了教练的人。

    于是在叶修的哄骗下,喻文州看似无奈的住进了蓝雨俱乐部附近的酒店,一晚。

戴着口罩,喻文州暗搓搓的打开叶修所订房间的门,发现没人。

压下心底的失落,喻文州没有猜测叶修的踪迹,他走进浴室,打算洗净了躺床上等。

才走进去就被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

“叶前辈,一天不吓人你一天不舒服是吧?”喻文州咬着牙拧了下叶修的围着他腰的手臂。

“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喻文州那点小动作完全不能给叶修造成困扰,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喻文州颈部露在外面的皮肤。

“生气了?”喻文州歪着脖子躲过,拿开叶修的双手挣开他,反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讨笑道。

 


几天前在喻文州身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外出时他被几个蓝雨的粉丝认出来,彼时蓝雨正好结束主场对兴欣的比赛,输了。

当然,也不是出现了什么恶意伤人事件,而是有个女粉丝情绪十分激动,本来就是喻文州的狂热粉,又是第一次见真人,所以趁喻文州给别人签名的时候强吻了他。

还亲了就跑,只留喻文州尴尬的留在原地,和其他粉丝大眼瞪小眼。

比较幸运的是,那几位都是明事理的人,没有做出也要亲喻文州的动作,只是友好的继续跟他合个影。

但是此事却被媒体拍到,并且大肆宣扬蓝雨队长有女朋友了。

哈哈哈哈哪有那么巧。

就是被同队的徐景熙看到惹。

于是乎当天晚上蓝雨的都知道了。

再然后,黄少天有意无意间在Q群上提起……

全联盟职业选手都知道了。

包括叶修。

然后他就过来了。

因为黄少天的原话是:“叶修你男朋友要跟人跑了。”

 


“是啊,我很生气。”叶修严肃的说。

“噗。”喻文州见叶修直直盯着他,一副求安抚求精神慰藉的模样,忍不住笑场。

“你还笑!”叶修见眼前的人没有丝毫歉意,凑到他左脸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要留印子了。”嘴上这么说,喻文州却没有要躲开的意思。

“留了最好。”叶修咬完之后有舔了舔那里,含糊不清的说。

“那你先帮我找个借口?”喻文州笑着说,往叶修露在他面前的耳朵边轻轻吹了口气。

“有什么好找的,情侣之间的正常调情,大家都懂的好吗!”叶修被他吐出的气息一激,没再忍着,边说边伸手往他腰间探,准备脱他衣服。

“先洗澡。”喻文州按住他。

“可以边洗边……”多余的话被淹没在水流里。

 


情事过后,两人惬意的躺在床上,叶修点了根烟,虽然他已经快戒了,但此时还是想烟雾缭绕一下。

喻文州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一阵过后,喻文州套了件白色的长袍睡衣,他不习惯裸睡。他还准备给叶修也套上,叶修拒绝了。于是他起床,走到他之前拿过来的包那里,从里面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又坐回床上,安安静静地复习笔记。

叶修看不下去了,掐了烟,“喻大队长,我还不如一个破本子迷人吗?”

“各有各的魅力。”喻文州翻了一页,目光没有离开笔记本。

“一个本子有什么魅力?”

“你快睡吧。”喻文州没接下去,只是上身从叶修身上越过,关了他那边墙上的灯。

“……拔X无情啊你!”

“呵呵,快睡。”喻文州闻言,轻轻吻了一下叶修的额头,“赶了一天路,刚刚还辛苦了那么久,你不累吗?”

“这算什么,而且这么早,睡不着啊。”

“那你跟我一起看吧。”

“不看。”

“那你数羊吧。”

“……”

叶修一直拿喻文州没办法,又想起是自己刚刚先作死的,只好拿出手机刷起微博来。

 


    “我就喜欢你无可奈何却又不能拿我怎样的表情,我啰嗦,我就啰嗦了,你不就是爱我的啰嗦吗?快说你爱我,说说说!我要听!”叶修突然说道,喻文州听到看向他,他又说,“黄少天如是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笑而不语,转过头继续看笔记本。

“文州,你不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吗?”

“方锐如是对叶修说?”

“别闹好吗,方锐你也能……”没有说下去,叶修看着喻文州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

“吃醋了?”叶修突然激动起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呵呵。”

“你太无趣了。”叶修又躺了回去。

“哦?”喻文州挑了挑眉。

“无趣我也爱你。”叶修赶紧说。

“嗯。”

“我刚刚收到了沐橙发给我的一个消息。”叶修拿着手机,表情有些纠结。

“什么?”

“是个问卷,看样子是要我们来回答的。”

“那就答吧。”

“你确定?”

喻文州看向叶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叶修忍不住舔了下嘴唇。“那来吧。”

 

 

叶:请问你的名字是?  

叶:叶修。

喻:喻文州。


叶:你的年龄是?  

叶:29

喻:26


叶:您的性别是?  

叶:男的。

喻:男。


叶: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叶:九分好。

喻:(笑了一声)和气。

叶:不止啊,我……哦,这是下一问。


叶:对方的性格呢?  

叶:冷静,自信,脾气好,温和,等等,以上都可以用一个字概括。

喻:温柔,随性,洒脱,有耐心,等等,以上都可以被一个词覆盖。

叶:很有恶意啊喻大大。

喻:(无辜地张大眼睛)难道不是?

叶:(无奈)是是是。


叶: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叶:游戏里吧。

喻:应该是正式相遇。

叶:唔……

喻:(摸下巴)我记得是在一个馆子里。

叶:啊?

喻:(扁嘴)那个时候你肯定还不知道我是谁。

叶: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我最开始好像没出现在公众面前吧。

喻:后来在电视上见到了你就想起来了。

叶:你是怎么记得那么久远的事?

喻:呵呵,下一题吧。

叶:……


叶: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喻:这人真烦。

叶:……意识不错,可惜是个手残。

叶:诶到底是什么时候啊?

喻:好早了。

叶:说吧!

喻:好吧……大概是我六年级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没接触荣耀,那天是我生日,然后我就跟几个玩的要好的同学去餐馆吃饭,当然,不是包间。那个时候,好像你还跟另外两个人一起,你们就在旁边一桌聊荣耀,聊得还很高端的样子,把我同学的注意力都引走了。

叶修:咳……那真是好久了。

喻:(点头)不记得就算了。


叶:喜欢对方哪一点?

叶:哪一点都喜欢。

喻:同上。

叶:(怀疑地看)

喻:(扭头)你不信就算了。

叶:(忙摆正对方的脸亲一口)我信。

  
叶:讨厌对方哪一点?  

叶:你有一种魅力,一段时间之后,总能让我觉得你的缺点都是优点了。

喻:唔……以前讨厌你抽烟还不听劝。

叶:咳咳……

喻:(勾唇,将笔记本翻了个页)

 

叶:等下啊
叶: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  

叶:相性就是合不合。

喻:还用说吗……

叶:(轻笑)


叶:您怎么称呼对方?  

叶:(想)文州,喻文州,喻大大,喻大队长,喻队,喻队长,手残,新手喻。

喻:叶修,叶前辈,前辈,叶神,老叶,君公子。

叶:你有一次叫我叶大流氓。

喻:哦。

叶:听到的时候我其实还有点伤心。

喻:想必那个时候我也很恼火吧。

叶:(尴尬)那下一题吧。


叶: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叶:阿修?

喻:(没忍住笑)

叶:(挑眉)有什么好笑的?

喻:(摇了摇头)你高兴就好。

叶:叫老公?

喻:老公。

叶:(深吸一口气)下一题。


叶: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叶:猫,我是猫奴。

喻:我还以为你会说我是鱼。

叶:(呵呵一声)你哪有鱼那么乖。

喻:这话该我说吧?

叶:那你说吧。

喻:……(闭眼)

喻:黄鼠狼?

叶:要不要啊你!

喻:呵……(摸头)下一题。


叶: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叶:足浴盆。

喻:护手霜。

叶:这还要你送啊。

喻:(眨眼)我的也不用你送。

叶:……荣耀世邀赛世界冠军队领队签名要不?

喻:什么也不缺,只希望你安好。(笑吻)

叶:(舔了舔嘴)


叶: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叶:好多。

喻:什么?

叶:说了你现在也给不了,下一题吧。

喻:想要我一直在你身边吗?

叶:嗯哼。

喻:我退役之后我们就住一起吧。

叶:那得等到何年何月。

喻:我们还有好多个年月呢。

叶:(切了一声)别用你对付粉丝那招来糊弄我。

喻: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啊。

叶: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觉得异地恋很好的人。

喻:小别胜新婚。

叶:(叹了口气)下一题吧。


叶: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叶:你太冷静了,有时候。

喻:环境所迫。

叶:借口,最开始我都觉得你是个冰山,每天捂得我心力交瘁。

喻:(看过去)最后还不是被你捂化了。

叶: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喻:最开始觉得你很烦,后来就没有了。

叶:嘿嘿。


叶:您的癖好是?  

叶:现在没事做就喜欢跑网游里抢boss。

喻:睡觉前习惯性泡脚。


叶:对方的癖好是?

叶:有时候半夜三角突然跑起来复盘。

喻:睡不着,刚好想到一些细节,就去整理一下。

叶:(叹了口气)我该让叶秋弄点安眠香给你用的。

喻:(握住手)不用那么麻烦,习惯了。

叶:等下啊。

叶:好了,下一题。

喻:(无奈地笑)


叶: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叶:抽烟……现在有所改善。还有一些其他的,不过都是当时。

喻:撩完就跑?

叶:(怒)你也知道啊!

喻:(哈哈)


叶:对方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叶:独自承担的时候。

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叶:啧……

喻:下次尽量告诉你。

叶:呵呵。

喻:你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叶:怎么?

喻:你知道某件事会引起我的不快,并且会尽量避免。

叶:(晃了晃食指)学学。

喻:(点头,认真)是,向叶神学习。


叶: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  

叶:大家都知道的。

喻:大家仅限于玩荣耀的。

叶:毕竟身处一个八卦的联盟。


叶: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叶:我老觉得我们现在也是在约会。

喻:就是啊。

叶:约到床上?

喻:不行吗。

叶:再约一次?

喻:完了再说,你跑题了。

叶:不就在蓝雨俱乐部。

喻:那不算吧。

叶:那从哪次开始?

喻:应该是在上林苑小区附近的公园。

叶:因为那次是你主动过来的吗?

喻:(抿嘴笑)下一题。


叶: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叶:挺好的。

喻:很和谐。


叶: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叶:大家都知道了。

喻:(笑)嗯。

叶:(看)怎么了?

喻:这个你刚刚不是说了吗?

叶:那个时候本来就是大家都知道了嘛!

喻:好好好,下一题。


叶: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叶:(不满)酒店咯。

喻:(亲一口)嗯。


叶: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叶:这怎么能说。

喻:哦,那过吧。

叶:你可以说啊。

喻:(想了一下)洗白白?

叶:……(捂脸狂笑)洗吧!

喻:别抖了。

叶:哈哈……停不下来。


叶: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叶:我啊!

喻:是你是你。


叶:您有多喜欢对方?  

叶:(嘟囔)差点被老头子打死。

喻:什么?

叶:(大声)全宇宙我最爱你。

喻:(弯起嘴角)嗯。

叶:你呢?

喻:你不知道吗?

叶:狡猾。

喻:彼此彼此。


叶:那么,你爱对方吗?  

叶:废话。

喻:(凑耳边,低声)我爱你。

叶:……


叶:如果约会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叶:没出过这种状况。

喻:嗯……你不是一个不守时的人呢。

叶:(皱眉)那万一呢?

喻:一般迟到5分钟你就该打电话给我了,而我如果来不及也会提前打给你。

叶:唔……也是。


叶:认为你的情敌是?  

叶:(坐起身)黄少天!王杰希!

喻:苏沐橙,唐柔,陈果。

叶:(又躺下)沐橙是妹妹,小唐已经有男朋友了,至于老板……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喻:(摇头)我也很想知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会觉得我喜欢的就一定是男的?

叶:因为有一大片不知名的妹子被我省略了,而你之前看起来身上就立着单身flag,只有像我这样强大的人能引起你的兴趣。

喻:说得好像你没有女粉丝一样……我原本也是喜欢过女孩子的,是个很温柔的人。

叶:好了好了,下一题。


叶: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叶:做什么都没辙,有辙也被你弄没辙了。

喻:(呵呵)异常坚定的时候。


叶: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叶:不可能的事。

喻:那就是叶神一生的黑料了,说不定会身败名裂啊。

叶:好毒。

喻:(笑)那也得你给我机会。


叶: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叶:不能。

喻:加一。


叶: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

叶:爱笑的眼睛。

喻:爱笑的眼睛。

叶:你有在认真答题吗?

喻:你怎么能怀疑我呢?

叶:看着我的眼睛,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喻:(看了一下,亲上去)倒映着我的眼睛。


叶: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  

叶:快X出来的时候。

喻:(愣)你确定要把这种答案发给苏沐橙?

叶:谁说我要发过去。

喻:那我们问这有什么意义?

叶:留个纪念啊!

喻:真是一个万能的答案呢。

叶:(摆手)你觉得我的呢?

喻:这么想听我夸你啊?

叶:快说快说。

喻:认真的时候都挺性感的。

叶:哦,那你还忍得住?

喻:大庭广众之下,你想要我怎样?

叶:反正大家都知道了啊!

喻:你考虑一下恐同者的感受啊。

叶:切……


叶: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叶:你每次一亲过来,我就特别把持不住。

喻:看情况。

叶:什么情况?

喻:氛围。

叶:(斜视)

喻:有时候跟你在一起心就狂跳。

叶:(靠近)什么时候,几个例子。

喻:就上赛季轮回夺冠蓝雨亚军,我在场下看到你上去给周泽楷颁奖的时候。

叶:哦,原来是在酸啊……

喻:当时就在想如果冠军是蓝雨的话……然后你正好又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叶:(吻过去)那不是怕你哭出来嘛。

喻:哪有这么夸张。


叶: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叶:有过,还好,过吧。

喻:逃避不是一个成熟的人会做的事。

叶:没有逃避,哥这不是答了吗。

喻:我还没有。

叶:那你说。

喻:(用笔记本捂住嘴)一样。

叶:呵……


叶: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叶:世邀赛胜利和你答应我的时候。

喻:没有最,我觉得现在就很幸福,如果这赛季蓝雨夺冠就最好了。


叶:曾经吵过架吗?  

叶:没在一起的时候吵过,在一起都不敢跟你吵了。

喻:是吗?

叶:是啊,哪舍得。

喻:冷嘲热讽你也会。

叶:这不是你最擅长的?

喻:要去问少天吗?

叶:他肯定偏向你啊!

喻:那苏沐橙?

叶:那丫头的心思你别猜。

喻:算了,别为这种事争起来,下一题。


叶: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呢?  

叶:(看一眼旁边)过?

喻:过吧。


叶:之后如何和好呢?  


叶: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叶:大家都是生活在社会主义旗帜下的祖国花朵,这种宿命之说还是算了吧。

喻:那我们之前遇到的事怎么说?

叶:好吧……如果还记得的话,我肯定回去找你的。

喻:哪怕我是条鱼?

叶:那我养你咯。

喻:我也是。


叶: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 

叶:润物细无声嘛,你接受我之后我就一直有这种感觉。

喻:人群中你冲我笑的时候。

 
叶: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在爱我了……?  

叶:还真没有。

喻:我和少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不会?

叶:我就当你是在撩。

喻:我确实是。

叶:(哼笑)……你肯定不会有这种感觉。

喻:是啊,我很幸运。


叶:你爱情的表现方式是?  

叶:网游里盯着你打,跑来G市找你,吻你,和你缠缠绵绵到天涯。

喻:不逮着我打我们还能好好相爱。

叶:打是亲骂是爱。

喻:(盯)哦。

叶:(背后一凉)你呢?

喻:一吻封喉。


叶:两人之间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  

叶:这不废话嘛。

喻:战队机密,其他没有。

 

叶: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叶:你不爱我。

喻:怎么会呢。

叶:以前。

喻:(吻上对方锁骨)我没有过。

叶:你的手速你没自卑过?

喻:以前……只是郁闷过,但这是天生的,就算被负面情绪淹没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好好挖掘自己的长处。

叶:嗯。


叶: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叶:公开的。


叶: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叶:至少可以持续到我死。

喻:嗯呢。

叶:咳……等下我问下。

喻:去吧,我再看看(将好久没动的本子翻页)。

(一会儿过后)

叶:(面色有点不正常)文州啊。

喻:嗯?

叶:做好心理准备。

喻:(含笑)好。
叶: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叶:攻就是你,受就是我。

喻:哦。


叶:为什么如此决定?  

叶:我舍不得你疼,下一题。

喻:(不明所以)……哦。


叶: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叶:还行。

喻:……满意。


叶:初次H的地点是?  

叶:就是破/处。

喻:哦……(不好意思)蓝雨。

叶:嗯嗯。


叶:当时的感想是?  

叶:挺好的,终于弄到手了。

喻:(哭笑不得)我是东西吗?

叶:对,你就是我心口的朱砂痣。

喻: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叶:(大笑)

喻:我当时就觉得挺舒服的。

叶:(停住,搂上去)是吧。


叶: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叶:(摇头)不能想不能想。

喻:(呵呵)挺性感的,嗯。


叶: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叶:唔……去吧。

喻:(想了一下)抱歉,我要去训练了,你好好休息,早餐在这里,饿了记得吃。

叶:我当时早就醒了,还以为你会怎么哄我呢,结果你就出门了。

喻:(无奈地)后来不是又回来给你送早饭了吗。


叶:每星期H的次数是?  

叶:应该是几个月一次。

喻:啊?

叶:(愣了一下)好吧,H就是做/爱。

喻:哦……毕竟不常见面。


叶:你觉得理想的情况下,每星期几次最好?  

叶:两天一次不过分吧!

喻:(顺毛)下一题。


叶:那是怎么样的H?  

叶:大家都是温柔的人。

喻:你确定?

叶:你自己说的。(翻记录给喻看)

喻:那是一般情况下,你很多时候做爱的时候挺凶狠的。

叶:(眯起眼睛)你有时也不赖啊。

喻:(瞥)还不是你自找的。

叶:(笑)好好好,怪我。


叶: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叶:挺多的,有时候自己不觉得,但是被你一摸……

喻:大腿内侧。

叶:(噗了一声)不是吧?!我怎么没发现?

喻:因为大多时候只有你会碰我这里,而且都是我们恩爱的时候。

叶:哦……(戳了一下)

喻:(抖)别闹。

叶:(压上去掰开喻的双腿)

喻:(笑着打闹起来)

 

(良久)
叶:(喘气)对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叶:我刚刚知道了。

喻:其实我觉得你脖子右后侧一直很敏感,每次一碰都要缩一下。

叶:你还喜欢咬那里。

喻:对呀~


叶:如果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是?  

叶:朕从未见过如此绝色的男子。

喻:(笑起来)你每次都这样夸我,我脸皮会越来越薄的。

叶: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喻:好吧,你就是狡黠的大懒狗变得如狼似虎。

叶:怕了?

喻:怎么会。


叶:坦白的说,你喜欢H吗?  

叶:嗯。

喻:大家都是正常的男性。


叶: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叶:床上呗。

喻:有时沙发浴室。


叶:你想尝试的场所是? 

叶:老了,折腾不起。

喻:就这样挺好。


叶:冲澡是在H之前还是H之后?  

叶:我都行,你好像喜欢先洗完澡。

喻:嗯。


叶:H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叶:专心做吧,还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喻:是吗?那你还每次抓着我说……

叶:(摆手)好了好了好了,下一题。


叶: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吗?  

叶:没有。

喻:(摇头,下床倒了两杯水来)


叶: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呢?  

叶:唔……不可取。

喻:(喝一口水)别告诉我你之前打过这种念头。

叶:怎么会呢,我还要。(迅速喝完一杯后抢过另一杯)

喻:不赞同。


叶: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叶:没有这种如果。

喻:嗯,你现在也不弱吧。


叶: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或是之后?  

叶:不会。

喻:刚开始有一点。


叶: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叶:全联盟都知道我有人了,还能这样说,说明此人人品不可取,尽快绝交就好了。

喻:我相信我的好友是不会这么做的。

 
叶: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叶:还行,就是老是脐橙不太好吧……(看)

喻:(笑)我看你挺享受的样子。

 
叶:那么对方呢?  

叶:可以的。你可以不需要技术。

喻:你开心就好。


叶: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叶:隐忍。我相信只有我看到过。

喻:双眼红红的,睫毛染着泪水缠在一起,嘴唇微张的样子。

叶:我以为你会跳过呢。

喻:(笑而不语)


叶: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叶:什么鬼问题。


叶:你对SM有兴趣吗?  

叶:你懂是什么意思吗?

喻:嗯……没有。

叶:你怎么懂的?

喻:你不也懂。

叶:是谁教坏你的,告诉我。

喻:你太夸张了。

叶:(认真盯)

喻:(笑着挡住某人的眼睛)搜片子的时候顺便搜到的。

叶:啧啧啧,看着衣冠楚楚的样子,没想到暗地里你也……

喻:不要说得你很正直一样。赶紧下一题。


叶: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身体了,你会?  

叶:你会吗?

喻:老了都会这样。

叶:也是。如果你不索取,就只能我主动了。不过好像一直都是我主动的啊。

喻:呵呵。


叶:你对强奸怎么看?  

叶:还能怎么看?

喻:(摇头)


叶:H中比较痛苦的是?  

叶:刚进入的时候总会有一点,后面就好了。

喻:我想睡了,而你却依旧精力旺盛。

叶:年轻人,不要忘记锻炼身体。

喻:是你外挂开太大了。

叶:说起来,每次被你撩起来你又不负责,我忍得也是很痛苦啊。

喻: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弄一弄吧。

叶:……


叶:在迄今为止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叶:第一次。

喻:……是。


叶: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叶:说多了都是泪。

喻:(笑)经常。


叶:攻方有过强暴行为吗?

叶:(突然)我们可以来一场。

喻:不行。

叶:(撇嘴)

  
叶: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叶:呵呵。

  
叶:对您来说作为H的对象是理想的对象是?  

叶:下一题。


叶: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叶: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叶:没有。

喻:领带算吗?

叶:不算。

喻:那就没有了。


叶:你的第一次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叶:28

喻:25


叶: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叶:是的。

喻:嗯呢。


叶: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叶:哪里都可以的。

喻:嘴巴,我喜欢一个缠绵的长吻。

 
叶:H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叶:舔你就行了吧。

喻:(点头)你的舌头太勾人。

喻:我记得我从背后慢吞吞的在你体内进出的话,你就会一直在床上摩擦。

叶:对,你动作太温柔了,我真的……不由自主,快要炸。


叶:H时你会想什么?  

叶:想你啊,满脑子。

喻:不然还能想什么?


叶:一晚H的次数是?  

叶:看情况。

喻:最少一次。

叶:……(看)

喻:(不好意思地转过头)


叶: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呢?  

叶:都有,大部分是我,你喜欢看我在你面前脱衣服。

喻:其他的最好脱快点,里衣脱慢点。

叶:你这人……(摇头笑)

喻:你不也喜欢帮我脱衣服,还边脱边舔。

 
叶:对于你而言H是? 

叶:正常的宣泄。

喻:爱的一种。


叶: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叶:帮我摸摸?

喻:好啊。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