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4)



(剑三等级差别太大的话,高级看低级是灰色,低级看高级是四个红色问号)


-----------------------------------


叶修出门跑了一段时间,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料,体能方面提升了不少,他回家洗了个澡,拿着游戏卡坐在电脑前很长一段时间。

他觉得他遇到的这事吧,太匪夷所思了,说出去压根没人会信,索性放下不想,还是回到原来的生活吧。

点了一根烟,叶修简直快激动哭了,他感觉他插卡的手都在抖,又是这熟悉的味道,熟悉的界面,还有这熟悉的感觉。

只不过好久没上游戏,现在有点陌生感,他甚至有种三年没上游戏不知道那群小年轻现在进步到什么地步的错觉,然而现实是他昨天才在职业选手群群嘲过,蓝雨和皇风的比赛也才过去没多久,今天还有嘉世和呼啸的对决。

深吸一口气,叶修登陆了游戏。

还真有点生疏,不过网游里真正的高手不多,和几个粉丝打了几盘,走出竞技场,叶修差不多也回到以前的状态。

此时职业选手们都应该在训练,要么就在复盘,所以当他在路上又看到索克萨尔的时候,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感,“我说喻大队长,你可别告诉我白天你也失眠啊,难道你老做白日梦?”

“……啊?没有。”喻文州声音从耳边传来,难得地带着一股惊慌,听得叶修一笑。

“怎么,”叶修吐出一口烟,“训练时间偷偷上游戏被我逮着,怕了?”

“前辈说笑了,我请假在家呢。”喻文州声音还是虚的,像是被叶修惊醒。

“病了?”叶修哦了一声,记忆力喻文州好像是跟他说过,“感冒还没好?”

“嗯……算吧。”

“支支吾吾的,不像你啊。”

“呵呵。”

“病得很严重?”

“还好,多谢叶神关心。”

“那你还是要注意休息。不过我怎么都没听说过,这可是大事啊,队长不在,蓝雨接下来比赛准备送分?”

“这种小事也不必弄得人尽皆知。蓝雨现在积分靠前,现在还没到赛季后,最近都没有蓝雨的比赛了。”

“唔……”叶修扶拍了拍头,“忘了。”

“也难怪,叶神现在应该要转型了吧,”喻文州笑道,“我听说你拒绝了陈老板的请求。”

“呵呵,看情况吧。”叶修笑了笑,他带国家队拿了冠军,回到家老头子也没像以前一样觉得他一事无成,硬逼着他继承家族企业,何况他也不是做商人的料。倒是叶秋看不下去,将他打游戏这些年赚的钱都拿去投资了,现在他只用坐在家里收钱。不过要真让他放弃荣耀,还是比登天都难啊。

“这么关注哥啊,带孩子有多辛苦,喻队长又不是不知道。”

喻文州轻声一笑,“我肯定没有王队了解。”

君莫笑和索克萨尔站在碎空森林的大树下,阳光透过树叶稀稀落落洒在他们脸上,他们不了解外面的发生了什么,只是安静的站着,等待主人的指令。



晚饭时间叶修才反应过来,他白天上游戏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状况,玩着游戏自己就突然跑到了游戏里,现在的一切都仿佛回到原来的模样。

职业选手们知道叶修最近比较闲,赶着要跟叶修PK,以黄少天最聒噪,叶修吐槽一句“你们这群受虐狂”就隐身了,任群里再怎么疯狂,他也没有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在网页上搜索剑网三。

一个网页,只有几个有价值的链接可以点进去,还好这款游戏并没有完全消失,他点击下载,看着17.8G的游戏大小沉默。越到后来,电脑的配置越高,游戏所占空间也越小,以荣耀举例,画质要求最高的版本都只要3G,而这……还好家里网快。

叶修知道他不该对十几年前的游戏抱什么技术方面的指望,可是这画面……你怎么对得起17.8G的大小啊亲,看来这游戏所属公司是完全放弃这款游戏了。

下载完也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叶修用这个时间建立了账号,也充了点卡,顺便去论坛科普了一下,现在人最多的服务器还是曾经的绝育服双梦镇,但是也没多多少,只有一些情怀党还没有离开这款游戏。

开开电影级画质发现还是可以看的,叶修点开游戏界面,还是选择明教这个职业,脸就不用捏了,直接选服务器吧。

君莫笑这个名字已经被占了,看来这里也有他的粉丝啊,扬起嘴角,叶修输入“莫笑君莫笑”这个ID,不得不说,有执念。

进入游戏,叶修发现最开始的CG画面跟他梦里所遇到的一模一样,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撇了撇嘴,他就下线了。

没办法,玩太晚叶秋回来又要叽叽喳喳的。

所以他就洗洗睡了。

 


再一睁眼,眼里是连绵起伏的沙丘,还有由清一色黄沙堆砌而成的沙柱,温度高的不正常,叶修的身体却是习惯了,在他身边的只有一只骆驼,也不知道是不是等久了,它恹恹的趴在沙地上。

又来了。

叶修无语,只能调整好心态,打开包裹,发现包里果然出现了龙门荒漠的地图,牵起骆驼,他朝前走去。

叶修在明教时,门派里游历归来的师兄师姐经常会将自己在外所见所闻告知他们,所以叶修知道的,远比一般游戏玩家知道的详细,而他能预见的,又比门派里的高人多。对于各大地图的了解,叶修就算没去过,也听过不少。

特别是农门荒漠,这是外地去往明教的必经之地,也是明教前往中原的必经之路。

玉门关,是汉武帝时期开通的官道,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如今早已没有当初的繁荣,只有一群马贼和锦虎营的官兵在此交战,偶尔他们也会劫取过路跑商之人身上的碎银。

叶修看着面前大石山歪七扭八的玉门关三个字,知道自己没有走错路,接着向前走去,龙门荒漠这个地图不仅仅只有荒漠,除了沙漠本身的威胁,这周边还有几股势力,哪一股都不是好惹的。

玉门关的东面是飞沙关据点,可由浩气盟和恶人谷争夺,不过飞沙关靠近恶人谷总据点昆仑,所以常年归恶人谷所有。有据点就有跑商,恶人谷中人,行事多随心所欲,他若看你顺眼,说不定就要调戏你;看你不顺眼,杀你是分分钟的事。

而在飞沙关东面,又是血衣魔鬼城,此地是红衣教的据点,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说起红衣教,又是一段恩怨,红衣教教主阿萨辛正好和明教教主老陆是同门师兄弟,当年他俩从波斯总坛来到中原大陆传教,到来之后都混得不错,所以老陆就创立了明教,阿萨辛创立了阿萨辛教,后来改为红衣教。

眼看明教越做越大,威望甚至超过少林寺,陆危楼虽是稳妥行事,但中原人士对外来宗派排斥之大,暗自打压明教,所以后来发生“大光明寺事件”,明教遭受重大打击,只好退至西域,韬光养晦,为以后重返中原做准备。

与明教相反,红衣教教主阿萨辛在暗地里蒙蔽信徒,将他们培养成杀手,妄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帝国。红衣教接纳了大批普通的信徒,实力也急剧扩大,在江湖上有一教两盟三魔的说法,其中这一教就是指红衣教。

在荒漠的正中央,是龙门客栈,客栈老板娘金香玉也是个狠角色,否则也不会在这地方混得风生水起。在沙漠的西南边是楼兰古城,里面住着排外的楼兰子民。

路途遥远,食物都得省着吃,叶修觉得自己就在天堂和地狱来回走,在家里想吃什么叶秋都能给他弄到,虽然他也不挑;在这里,呵呵。

一天之后,他才来到目的地龙门客栈,老板娘金香玉会做人,看他风尘仆仆的,忙给他准备了一间上房,还吩咐小二给他烧点热水洗澡,又备了许多好吃的。

越到后面,升级所需的阅历,也就是经验越高,他现在只有28级,刷怪要快一点,一般玩家出门派都是这个级别。

在这个世界,他看NPC都能看到他们的等级和修为,而NPC们看他,就只能用身上的装备来评估他的修为。

龙门荒漠是50级的地图,他现在身上穿着80级才能穿的破军套,一戴上兜帽,刚进门的时候弄得客栈里的大侠们都看向他,有的只是偶尔瞥一眼,有的就光明正大盯着了。

盯着也没用,哥现在没满级,谁也加不了仇杀,只能被怪打死。叶修心想,这挂开得好。

叶修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他托金香玉准备了一些补给,就上路了。

走过龙门峡谷,他来到了长安战乱。无奈长安战乱地图的NPC等级都太高,怪也是,看谁都是血红的问号,他的破军套在这里不够看,怪隔老远都能看见他,追着他打,被咬一口就是要命的节奏,他只得隐身,大轻功飞到少林。

少林有一个五人秘境叫灵霄峡,刚好可以让他刷怪练级。

他记得剑三的五人秘境,如果同等级肯定是单刷不了的,不过他现在有内力附体,单刷应该不难。

叶修发现秘境里的怪都打不死,只能打伤,越是低阶的副本,boss技能越少,伤害越低,所幸这三个boss技能都不难,他躲起来也轻松,一刀一个怪,三下两下就刷完一遍。小怪多,吃了玄九丸,叶修升了一级半。

再进入秘境的时候,那些怪的伤已经全好了,这恢复能力简直比空冥诀还逆天。又刷了三次,叶修已经35级了。

当他准备刷最后一次的时候,他看到秘境前面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叶修看到那张脸,就觉得在这种地方还能看到熟人,此时应该热泪盈眶。

 


喻文州穿着万花弟子套装站在灵霄峡秘境前,叶修觉得这点在他意料之外,想起之前种种,又好像在他意料之中。他不觉得是自己做梦梦到他了,他觉得应该是喻文州跟他一样,穿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背后有个人突然笑起来,将正沉思的喻文州注意力引来,他转过头,发现有个穿明教弟子校服的人捂着肚子不停的笑,还指着他,这笑声还耳熟得欠扁。

他乡遇故知,喻文州默然,无数想法从脑海飘过,不安的心竟平静下来。

“我说文州啊,原来你对你账号的执念比我还深。”叶修走向捏了喻文州脸的黑发版“索克萨尔”,有些失笑,喻文州不错的面容配上黑长直,怎么看怎么违和,“你该不会是戴了假发吧,哈哈。”

喻文州没说话,只是一直对着叶修笑,看起来是相当愉悦。

“怎么,吓傻了?”叶修在喻文州面前站定。

“是有点,”喻文州没有否认,“你真是叶修?”

“除了我还有谁。”叶修将兜帽取下,好让喻文州看清他的脸。

“那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喻文州又问,看见叶修的瞬间他觉得他可能还是在做梦。

“不知道,”叶修耸耸肩,“我猜大概是睡着了就会到这里来,醒了就又是现实世界,在这里的时间会很长,但是一觉醒来也就一个晚上,而且早上起床头都不会痛。”

喻文州听完摆出一副深思的脸,叶修看见又想笑,只听喻文州又说,“我最开始察觉不对是在比赛里,我发现自己变成了索克萨尔。”

“是和轮回的那场比赛吗?”叶修想了想,问,“你那场比赛很奇怪,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老魏看了差点掀桌。”叶修想说狂骂你,不过这时候就不要给喻文州添堵了。

“没错。”呵呵一笑,喻文州也知道那位老前辈的品行。

    那可是蓝雨对皇风的上上场比赛了,这小子还真会装。

 


-----TBC-----

下章预告:

文州,带你装逼带你飞?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