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5)



那一场地图选在乡村黄昏,当时已经快到比赛末尾,双方剩余的几人都已是残血。

时间永远停留在傍晚,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将橘红蔓延至整个天空,几只老鸦划过的天际下,一枪穿云正和夜雨声烦还有流云在小麦田里缠斗,无浪和吴钩霜月在破旧的茅屋外准备带走蓝雨的治疗灵魂语者,索克萨尔将笑歌自若堵在湖里,混乱之雨被使出后,整个河流都像被污染了一样,浑浊的让人反胃,笑歌自若被伤害命中,进入混乱状态,索克萨尔趁机一个巫毒术,持续伤害够把笑歌自若磨死了。

索克萨尔抓紧时间上岸,他躲在茅屋的拐角处,旁边有一个大草堆,他准备卡视角放大招。轮回的魔剑士和剑客专心对付蓝雨的治疗,灵魂语者只剩3%的血,还被控住了,看样子喻文州准备牺牲徐景熙拖住轮回二人。那边的一枪穿云见势在地图频道提示队友,并往这边赶来,被蓝雨双剑客打掉不少血。

“我说周泽楷,你跑什么跑什么跑什么!这就怕了你还枪王呢,看你这么怂你干脆跟你前任第一人一样退休算了,诶小卢,告诉你,以后千万别学轮回的做缩头乌龟啊!”黄少天一边追一边不忘垃圾话。

“那当然!”卢瀚文连忙附和。

周泽楷又是谁,对他使用垃圾话,他只会用实际行动回你,实际行动就是他要去支援。

索克萨尔不慌不忙读条死亡之门,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此时发生。

喻文州眨眼睛发现自己手里不再是鼠标,而是一根手杖,而他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户外,姿势从坐着变成站着,他面前的空气突然裂开,一个漆黑的门逐渐成型,吓得他倒退一步。

脑袋再一晃他又回到比赛现场,他张大嘴巴,往电脑屏幕一看,死亡之门的读条……确像是被他刚刚那个动作打断了。

一枪穿云已经赶来,新的荣耀第一人一点也不含糊,见状也不管是不是蓝雨战术大师另有所图,找准位置放出70级大招巴雷特狙击,目标正对索克萨尔,这一枪下去,本来就残血的索克萨尔就被爆了个头,剩下1%的血,喻文州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着想躲,却来不及了,他本来手速就慢,那边无浪解决掉灵魂语者,又一个烈焰波动剑向他袭来,被双面夹击,索克萨尔没撑住,挂了。

双剑客此时才赶来,黄少天看到刚刚喻文州的异样,不免嘀咕,快速朝喻文州瞥了一眼,发现他队长面色严峻,一脸的难以置信。可他这一个不留神又被一枪穿云乱射击中。

“黄少你在干嘛!”流云头上冒出气泡。

他连忙将注意力放到比赛场上,然而这时已经被轮回三人抢了先机,双剑客也无力回天了。



叶修当然懂那种感受,他当时在家里都吓得半死,更何况喻文州还是在比赛途中,那种时刻胜负总在秒秒钟里决定。

不过幸好当时时机不错,蓝雨和轮回那时都早已出线,那场比赛大多数人是抱着友谊赛的心观看的,职业选手们也不例外,打的时候比较放松,喻文州最后的失误也没给蓝雨造成多大的损失,只是难免被人抓住把柄,论坛微博上又是一波黑。

叶修当时不了解情况,也觉得喻文州的失误太低级,顺带看了比赛后的采访视频。那些记者的逼问十分刺耳,但喻文州已经经验十足,他对过错总是能从容应对。

现在想想那时喻文州还能笑着一个一个回答,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叶修着实是佩服。

“后来……说实在的,老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昏昏然然的。”喻文州苦笑,他的声音将叶修从回忆中拉出,“看了医生,医生也说我没事,不敢碰游戏,也不敢待在宿舍,怕他们担心,只能请假回家了。”

“那我怎么每次上线都能遇到你?”叶修眯起眼表示质疑。

“呵呵,说明我们有缘,我管不住手上线几次,都能见到你,”喻文州勾起唇角,“不过也不排除叶神太闲。”

“我在家确实挺闲的,毕竟也不是谁都能拿那么多冠军,之前辛苦那么久,只能现在回来慢慢补了。”叶修叹了口气,又想抽烟了。

“那叶神是休息够了,准备在这也闯出一番名堂?”喻文州被叶修说得有些纳闷,他们本来也是好友,此时也不收敛性情。

“别拿这个说笑啊你,”叶修倒是正了神色,“除了你,你们队还有其他人有这种状况吗?”

“我也分别隐晦地问了他们,他们都没有异状,”喻文州抿了抿嘴,“你呢?”

“我谁也没说,”叶修耸耸肩,“说了人家也不会信,你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按照你刚刚的说法,我还没醒过,今晚大概是第一晚。”

“到了多久?”

“大约三个月。”

“呵呵,那你有的玩了。”叶修幸灾乐祸,“你知道我昨晚来了多久吗?”

“多久?”

叶修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又拍了拍喻文州的肩,以示安慰。

喻文州一时也纠结起来,脸上的神情叶修还从没见过,或者说好久不见,“放心吧文州,这不还有我陪你嘛。”

喻文州听到这话,双手环在胸前问道,“这种情况,难道叶神还想单刷?”

“要是没遇到你,我还不真得单刷,”叶修也不客气,“你之前玩过这个游戏吗?”

“……什么游戏?”

“剑网三……”叶修一愣,才反应过来,那时候这小喻队长估计还在上小学,但是那时剑三好像也有小学生啊。

不过像喻文州这样的人,没接触过剑三,叶修也不奇怪,其实叶修一直觉得他应该去做学者,而不是打游戏,他有时也有点好奇喻文州到底是怎么会想要来打荣耀的。

“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就是以前一个游戏里的世界,这游戏现在还有呢,你醒来可以去搜搜。”叶修接着解释到。

“……还能这样?”喻文州无语。

“既然你没来过这里,那就跟我走吧,新手喻。”

 


进入秘境,喻文州有种索克萨尔和君莫笑在打副本的错觉,只听叶修问他,“你门派技能都学会了吗?”

“能学的都学了,木桩都练了好久。”喻文州刚来这个世界不久,又是第一次出门派,不敢马虎。

“那就好,其实这本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怪都挺低级的,”叶修嗯了一声,“对了,等下出本我们切磋一下。”

“好。”喻文州点头,这是他打的第一个秘境,很多秘境的小怪都是人型的,他发现怪的血没比他低多少,叶修一边走一边给他科普这个副本的背景。路上的小怪都被叶修顺手清了,他乐享其成。

不知不觉来到一号boss面前,喻文州停下来,准备运功打boss。明教是近战,万花是远程,由他拉怪比较合适。只是他技能还没甩到boss身上,那boss就躺了。

“……”自然是被叶修一个隐身加驱夜断愁秒杀了,喻文州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你的伤害高得有点不对劲。”这是喻文州观察良久的结果。

“啊?”叶修停下来看他,“同样是元气职业,你也低不到哪去。”元气四神岂是吹出来的。

“没有你高,”喻文州正色,“不信你看。”

他对路边一只小兵读了一招阳明指,这是万花的主要输出技能,小怪只掉了三分之一的血,向他跑来,他又读了一个不用运功的持续伤害技能商阳指,接着又用一招少阳指,这是个辅助技能,喻文州借此后退15尺,小兵减速了,他趁机又读了一个阳明指,才将小怪打伤。

“不给力啊你,”叶修啧啧道,“修为丹吃了吗?”

“吃了,”喻文州皱眉,迟疑道,“你不会又开外挂了吧?”

“哦……?”叶修想了想,说起外挂,他恍然大悟,“你没修炼《空冥诀》?”

“那不是任务物品吗?”喻文州反问。

“你离开稻香村的时候,李复会跟你交朋友,然后把空冥诀借你修炼。”

“……”喻文州差点被口水呛到,“没有,哪有这么好的事!”

“这不科学!”叶修的惊讶不比喻文州少,“他有说要跟你交朋友吗?”

“叶修,你关注点不对,”喻文州扶额,“我最开始试过,《空冥诀》我打开是空白的。”

“原来你还真打过这种主意。”叶修一脸我看透你了的表情。

说得好像你没有一样,喻文州嘟哝一声,“隐藏任务我也做了,没有一个是提示我能修炼《空冥诀》的。”

“大树下有个罐子你发现了吗?”

“是说村中央的那颗大树?哪有罐子?”

“……”这回叶修沉默了,喻文州做事他是放心的,心思缜密如他都没发现,那肯定就是没有,他看喻文州脸色不大好,忙安慰道:“没事儿,大概是李复看我长得太帅,一时忍不住,就冲动了。”

本来苦恼的喻文州听到这话,无奈地笑了,他本来就长得不差,眉清目秀的,此时又成了长发翩翩的气质花,叶修不得不承认,这喻文州确实耐看,越看越帅,他要是姑娘,这会儿就该动心了。

“不方的,以后我罩你。”叶修再次说道。

“是是,那就拜托前辈带我飞了。”

“你连轻功都不会?”叶修假装诧异。

喻文州笑,“叶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叶修没说话,回头也盯着他似笑非笑,好一会儿才回头带路,嘴上却也没停,“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有点张新杰啊!”

“哪里是最近?也就刚刚。”

“呵呵。”

 


知道喻文州跟其他人一样,叶修也不再抢着刷怪,他让喻文州打,好磨练他。

“对了,你知道在这里锻炼身体,现实世界你的身体也会得到锻炼吗?”叶修闲得无聊,只好找话,“我现在可是有腹肌的人。”

“那不错啊。”喻文州听着,手上的招式都没停,脸上的笑意也加了一分。

“所以你加油练,以后就能在你们那和尚庙好好秀一秀了。”

“跟他们有什么好秀的。”

“那你要给谁秀?”

喻文州噎了一下,笑道,“我自己欣赏。”

“闷骚啊你。”叶修鄙夷,又问:“你为什么选万花?”

“看着最顺眼。”

“还自恋。”叶修呵呵一笑。

“彼此彼此。”

 


刷了几趟,打怪所得阅历低了不少,叶修准备带喻文州换地图。刚出副本,叶修就醒了,他眨了眨眼,坐起身来。

拿着苏沐橙送他的手机,他才想起来他没有喻文州的号码,刚想上QQ问问,电话就来了。

叶修挑眉,表情愉悦,但对面的人看不到,“早啊喻大大。”

“叶大大早,”电话那边的声音听着倒挺平静,“就是想看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

“这肯定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呵呵,”电话那边喻文州的笑声很轻,听不出是讽刺还是开心,“既然如此,打扰了,回见。”

“一大早的,扰完人清梦就挂了?”叶修不依不饶。

“那你是要?”

“还用说?材料补偿啊。”

“你都退役了,也没去兴欣,补给谁?”

“……我虽然人在家里,但我心在兴欣,当然是给兴欣了。”

“那我要用什么理由?”喻文州大抵是心情好,也乐得与他纠缠,“难道要我跟春意老说,‘荣耀教科书在梦里帮了我,所以你给兴欣一些稀有材料以表感谢吧’,那他还不得说我神经病。”

“啧啧,一码归一码,不给就算了,不过你还是要请客。”

“呵呵,我算是知道你是怎么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还能去一个不缺人的网吧当网管的了。”

“这叫本事,”叶修知道他什么意思,“竟然对前辈这个态度,那我就不告诉你你以后可以安心打游戏了。”

“什么意思?”

“你自己想吧!先这样,我弟醒了,我先挂了。”

 


“你干嘛,一大早笑这么恶心。”叶秋拿起面包啃起来。

“哥就是高兴,”叶修回,说完又盯着叶秋,“倒是你,整天板着脸,现在你跟别人说你是我弟弟,别人都不信。”

“我也就比你小几十分钟!”

“小一分钟我也是你哥,快,笑一个,别cos韩文清,会把公司的小朋友吓哭的。”

“去死!”



TBC

下章预告:全员出没。要换地图。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