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7)



“在下自是知晓无盐岛中有坏人,但他们多是修为低下,以我之力,想解决他们,也不是难事。”喻文州说道。

“……你有所不知。”娜香叹了一口气,继续向喻文州解释到,“七秀坊原来是叫忆盈楼的,是公孙幽为了纪念她的妹妹公孙盈建立的。”

公孙幽与公孙盈合称公孙大娘,以剑舞名动天下。中宗李显为一观公孙氏剑舞而在一年内连下七道圣谕招大娘入宫,彼时大娘与妹妹公孙盈有所芥蒂,公孙盈得知,便自请代姐入宫。

公孙盈进宫之后,对中宗之女安乐公主李裹儿极其喜爱,特收她为弟子,教导她修习剑舞之术,她也在皇宫住了四年才出宫。

后来,安乐公主之母韦后毒杀中宗,安乐公主李裹儿被同门师妹李裳秋打伤,逃到七秀坊找到师父公孙盈,公孙盈将李裹儿安置在内坊,她本来不是深沉多思之人,如今见所传爱徒也被姐姐的传人所伤,她更加难谅,与公孙幽的芥蒂更深。

李裹儿到了内坊,为了报复当年害得自己隐姓埋名漂泊多年的李隆基和打伤自己的七秀外坊,便暗中指示弟子杜姬欣以色相勾引无盐寨大当家钱宗龙,以图后事。

再后来,有位正义之士带领众人将杜姬欣还有钱宗龙除掉。李裹儿心有不甘,她知道神策将领庞虎文的哥哥当年在七秀坊作恶被燕秀小七当场诛杀,便怂恿他到秀坊报仇雪恨。谁知小七在他到来之前就已经向掌门请示,要前去战乱的天策府助阵,等到庞虎文到的时候,小七已经走了。

庞虎文心里不服,便勾结原来岛上的余孽罗翼和军中女将杨心羽,占领了无盐岛,并专门暗中抓了很多七秀坊外出弟子和周围百姓,以残忍手段折磨这些无辜的人。

“还有这等事……”喻文州皱眉,弄个boss还一波三折。

“如今的无盐岛,便是我等秀坊弟子,也不敢轻易入内,先生还是莫要冲动了,早些离去吧。”娜香又劝到。

“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在下与人约好在无盐岛相见,又怎可毁约。”权衡一番,喻文州便对娜香行了一礼。

“你……!”娜香见喻文州神色坚定,叹息一声,不再阻止,“你要多加小心。”

“一定,后会有期。”

“告辞。”

 


约定是有,不过喻文州眼看着这么半天,叶修都还没来,便也不打算等下去了。他今早和叶修一同醒来,以为也会和他一起到来,最不济也只是相差一点时间。

现在看来这游戏的时间间隔,还真是让人咋舌。

他又怕走远了,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叶修遇到,只敢在秘境入口徘徊。

半天后他决定先到无盐岛查探一番。

他没有看过有关无盐岛的剧情,此时还不知道秘境的boss已经变更。

正准备入秘境,却听身后传来一道动人的声音止住他,“公子请留步。”

喻文州转过身,入眼是一袭青色的罗绮长裙,还有那拥有独特花纹的琴,只看一眼来人,就算是个半文盲,此时他脑海中也浮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句诗。

未等喻文州打招呼,那女子就问他:“公子是要前往无盐岛?在下长歌遗音弟子杨辰末,正好也要去此地,公子不如与我结伴同去,可愿?”

“正是……能与姑娘同行,是在下的荣幸。”喻文州欣然一笑,内心却打起鼓来,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种事,眼前的女子,别的不说,就凭那四个血红的问号,就让喻文州不敢拒绝,万一这姑娘恼羞成怒……叶修他是不知道,他自己反正谁没死过的,不敢死,因为都不知道死了会发生什么。

“那我们快进去吧!”

进本后,杨辰末才仔细打量了喻文州,“方才一时情急,还未问公子大名,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在下姓喻。”

“喻公子,”杨辰末朝他点头,“不知喻公子到无盐岛所为何事?”

“必然是为了铲除奸邪。”

“可……我观公子……”杨辰末犹豫一番,才开口,“公子何不去金水镇?”

“哦?”

“金水镇中有浩气盟大据点,更有浩气七星之一的可人姑娘镇守。可人姑娘时常会发布一些悬赏令,令牌上都是些作恶多端的人,公子若是有心,何不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杨姑娘所言之事,喻某也曾听说。只是喻某有一位友人,被这无盐岛的杨心羽抢去,”喻文州做出一副忧伤的表情,“江湖凶险,能交到一个朋友已是不易,我这位友人曾为了我,出生入死,如今我又怎能放下他不管。”

“原来如此……是我小看了公子,公子德行,在下佩服,”杨辰末闻言,对喻文州深深作了一揖,“便让我来助公子一臂之力吧。”

“那就多谢姑娘了。”喻文州没有推托。

 


有了帮手,打本自然容易一点,但是也没有容易多少,遇到怪之后喻文州才发现这些怪都是70级,难怪一路谁都在劝他……但此时退出去让杨辰末一个人打也说不过去。

根据杨辰末的输出,喻文州大约可以推测她大概有75级,而这些怪等级太高,血都是喻文州的几倍,他的伤害打到他们身上都是偏离。所以他和杨辰末商量,由杨辰末主要输出,喻文州负责控制和治疗,进度倒也不快不慢地在进行。

又打伤一个小兵,两人慢慢移到几垛草丛后,一号boss罗翼就在他们不远处,他周围有四个盾兵。

“先趁罗翼注意力不在这里,将那四个盾兵引过来。”喻文州提议。

“不必引,你别动,看我的。”杨辰末说完,只见她对着琴弹了几个音调,她周围便出现一个拿琴的黑色影子,没等喻文州惊讶,那影子就快速冲到一个盾兵面前,抚了抚琴,那盾兵便被定住,影子趁胜追击,宫商角一波技能带走了盾兵,接着杨辰末又用同样的办法解决了其他三个盾兵。

罗翼在第一个盾兵受伤后就注意到那个黑影,只是每当他准备上前准备战斗,影子就不见了,弄得他大为恼火。

休息了几个呼吸,两人主动来到罗翼面前。罗翼看到两人,正要说话,就见那青衣女子坐下开始弹琴,他一时被哽在原地,被抢占了先机,等他发现,浑身已经疼起来,他大叫一声:“别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神策军救了我,我很牛的。”说完一摇双锤,那锤子里竟发出刺耳的铃声,喻文州定睛一看,原来那锤子周围围着几圈细线,线上有几个外观怪异的铃铛,没等他做出反应,就发现自己浑身动弹不得,转动眼睛,发现杨辰末也同他一样,不能动弹。

他暗叫不好,却见那罗翼不仅没有向他们袭来,反而跑了。

“……”

十几秒后,他们恢复行动。

“那铃铛有古怪。”杨辰末说道,神情严肃。

“不错,我们可以把耳朵堵起来。”喻文州说,“刚才我不能动弹,余光发现这岛四周的山上都有弓箭手,我们要小心,尽量走大路。”

“嗯!”

二人走了一段,途中又打伤了几个小兵,再次发现了罗翼的踪迹。这次罗翼见到他们却没躲,与他们硬对硬,打掉罗翼一些血,罗翼又开始故技重施。

喻文州以为这次有所准备,不会受影响,不想还是失算了。那铃铛不仅影响听觉,还有身体的感知。

他感到深深地无力,因为罗翼又跑了。

两人第三次来到罗翼面前,发现他身边还有一只狼。

“这次他应该不会逃了。”杨辰末松了口气。

“只是那条狼,看起来不好对付。”喻文州皱眉。

“这次你可要看好我。”杨辰末自告奋勇,准备一对二。

“好。”喻文州抿起嘴,严阵以待。

 

杨辰末使出一招孤影化双,召唤出六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影子,她自己与那匹狼单打独斗,而那些影子出来后对着罗翼就是几曲,将罗翼打的没有办法,大吼一声:“别逼我破釜沉舟!”

只见罗翼又是一晃双锤,他周身竟出现一道黄色的光盾,将影子们的伤害悉数吸收过去。杨辰末被吸引了注意,一不留神被狼咬了一口,喻文州连忙一个毫针对准杨辰末的伤口,将血止住,又对杨辰末甩了一个持续治疗技能握针,还没停,他又开始运功春泥护花,周围树上的叶子突然朝杨辰末聚来,在她周围形成一个绿色的护盾。

杨辰末得到支援,全心全意对付狼。快将那匹狼打死时,罗伊突然又一甩双锤,大叫一声:“打狗也要看主人,何况是狼!”

然后喻文州就看到那匹狼满血了。

“……会玩。”喻文州郁闷地嘟囔了一声,对杨辰末道,“先解决罗翼。”

杨辰末也发现异样,见狼又恢复成原来精神奕奕的模样,饶是她修养再好,此时也不禁恼怒起来。不再隐藏,对着罗翼又召唤出几个影子,又原地弹起江逐月天这首曲子。罗翼发现自己什么招式也使用不了,又被那几个影子折磨得直呼救命。

十几秒后,罗翼倒在地上抽搐,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那匹狼见主人已经不行了,准备逃命。只是它速度没有喻文州快,喻文州见他要逃,一记少阳指就朝它击去。

未命中。

……

不过有杨辰末,她要一雪前耻。

 


“走吧。”杨辰末调息完,她等级比这里的怪都高,boss掉下的装备给她也没用,就都让给喻文州了。无盐岛是七秀的秘境,打出来的装备大多都是七秀的,但还是有一只万花的输出笔喻文州可以用。他将笔放到梨绒落绢包里,以备将来之需。

“等等。”喻文州最后来到罗翼面前,他蹲下身,取下罗翼武器上的几串铃铛,分给杨辰末一半,“这是个好东西,未来或许有用。”

杨辰末接过,忍不住对他笑起来,她本来就美丽,现在一笑更是让人赏心悦目,“多谢。”

“不必。”喻文州回以一笑。


 

二号boss不难打,只是过程却让二人十分痛心。

所有被抓到无盐岛的受害者都在这里,庞虎文将人绑住,见两人一来,就当着他们的面,命刽子手处决了他们。

二人甚至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杨辰末睁大眼睛看着那些头与身体分离的秀坊姑娘,心中怒火无法抑制,与庞虎文拼起命来,喻文州比她要冷静许多,在她身后不慌不忙辅助她。只是仍心里忍不住刺痛,他想起稻香村,那个在他走后将会毁于一旦的村落。

二人在寨子旁的棚里埋葬了她们,为她们立了木碑。

这种真实感太让人无奈。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最后一个boss面前。

杨心羽是位女将,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英姿飒爽,穿着军装的她看起来甚至比喻文州还高大,性格似乎也很直率。

她走出亭子,看出喻文州更弱,什么也没说,一柄长枪朝喻文州刺来,喻文州注意力一直在她身上,此时不敢怠慢,连忙躲开,持续技能减伤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放。一旁杨辰末也没干站着,坐下弹起乐章来。

杨心羽又岂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趁着二人都在运功之际,她讥笑一声,也运起功来。

 


TBC

下章预告:何时踏上路途已无期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