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8)



三人对峙半响,喻文州不见杨心羽周围出现异样,心里敲起警钟,不等他再多想,突然就看见他和杨辰末周围都出现了几圈红色的光线,光线出现的瞬间喻文州就感觉到心脏开始刺痛,疼痛蔓延得很快,几秒种后他就疼得不能动弹,杨辰末状况看起来比他好一点,还能发动技能。

杨辰末一边忍痛一边弹奏江逐月天,让杨心羽无法再发动其他招式,随后又变换曲调,改弹笑傲光阴,喻文州发现身上的疼痛减少了不少,想来应该是这曲子的效果,他忙的运功彼针,给自己和杨辰末同时止住血,他又准备读长针给二人回血,却发现并没有太大的作用,一曲结束后疼痛感又开始加深,。

杨心羽此时已经恢复自由,哂笑几声,她也没有再做什么,只是回到亭内坐下,一边畅快饮酒,一边欣赏喻文州和杨辰末的惨状。

喻文州神情有些扭曲,他已经流出鼻血,嘴里也散发着腥味,巨大的疼痛让他无力运功,甚至无法集中精神思考。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谋略都没有作用。李复早前说这句话时,他还不十分赞同,现在他倒在地上,思绪连篇而过,最后却只想到这一句。

他察觉到自己这是要死了,不知道在这里死后,现实中的他是也跟着一同死去,还是……成为植物人?

未知断绝希望,绝望不可避免,他慢慢闭上了眼。

 

叶修到无盐岛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很多人,他一出现,人群就朝他看来。在这种低级秘境入口,出现一个穿着高级校服的人,总是会引人注目的。

他环顾四周,没多做什么,只是向七秀坊的杂货商走过去,他要买一些药。

还没过去就被一个拿刀的壮汉拦住。

“这位兄台,可是要去无盐岛铲除那害人的山贼?”

“是啊。”叶修没否认。

“那不如与我们一道同去?”那壮汉对他笑道,说完又指了指旁边两个人,“我们三人听说七秀坊的无盐岛被十二连环坞的人占了,那群山贼各个都不是好东西,一想到秀坊的姑娘们生活在这样的困境中,我等实在是痛心,决定结伴前去,杀了那群山贼!”

“唔……”叶修想一下,说到,“可是我要等人啊。”

“无妨。”那两人中一个穿白衣的女子闻言说到,“我们便与你一同等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是啊,人多力量大。”另一个面容俊俏的男子附和道。

大是大,阅历也被分了啊。

只是看这三人期盼的眼神,他也不好拒绝,“那好吧,只是我也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过来。”

“不着急,这山贼也不好打,我们正好可以在此商议对策。”白衣女子又说。

“呵呵,那我们不如去问问秀坊的姑娘,哪里有休息的地方吧。”叶修说。

“好好好,走吧。”

 

一天以后,喻文州还是没有过来。

“叶兄弟的这位朋友,不知是什么来历?”

“他是万花弟子,会一点医术,我们要是受伤,他可以帮我们治疗。”

“哦~那便好,那便好。”

三天以后。

“叶兄弟,这位秀坊姑娘听说我们要去无盐岛,硬要与我们同去。对了,她也精通医术。”

“若是你们等不及,不如先进去吧。”

“这……”

七天以后。

“叶兄,你这位朋友……”

“走吧,不等了。”叶修大手一挥,朝秀坊的码头走去。

“好好好!那我们这就出发!”

 

之后过去了两年。

叶修满级了,江湖中已经流传开了他的传闻。

这两年,他一次也没有醒来过,他有时怀疑喻文州的到来或许只是他的幻想,甚至连他能回去也是。只是还是忍不住,过一段时间就要到无盐岛查看一番。

这一天,他又来到无盐岛入口,却发现和往常有稍许不同,秘境门口的仓库管理员娜香不见了。一时好奇,就去问了旁边的信使云雁,他来的次数多了,秀坊的姑娘们都眼熟了他。

云雁告诉他,娜香去向掌门请示,想要带几个人进入无盐岛。

“进去干嘛?里面都没东西了吧。”叶修问。

“叶大侠有所不知,前段时间那神策府庞虎文带了人来寻仇,占了无盐岛,还抓了很多七秀坊外出弟子和桃花村的村民。”云雁解释到,“几个时辰之前有位公子跟娜香聊了几句,就闯进无盐岛,到现在还没出来,娜香实在担心,就……”

“那公子是不是万花的?”叶修突然问。

“不错,正是万花杏林弟子,只是他的修为不高,现在,恐怕已经凶……”

没等云雁说完,叶修就转身离去。

无盐岛是海上的一座小岛,想要过去是要坐船的,只有划船的婆婆知道路。不过叶修去过太多次,线路也摸熟了,坐船太慢,他心中急切,只好大轻功飞过去,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多少气力值。

一进本,果然发现小怪们都躺在地上哀嚎,没有停留,叶修往前寻去。

越到后面,场景越是狼狈,地上都是血,不知道是谁的。明明已经见过很多大场景,此时竟然能让他看得发虚。

路过二号boss所在的结义厅,来到三号boss藏身的苩茶苑,老远就听到有女子的痛呼声,他悄然隐去身躯,才向前走去。

随即就看到令他此生都难忘的画面。

他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

他看到喻文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面色发青,嘴唇发紫,七窍都在流血。喻文州旁边还躺着一个女的,表情痛苦,那痛呼声就是从她嘴里发出的。

而不远处有位女将正在抚枪。

只是她就要与她的爱枪永别了,叶修凛然。

 

迷迷糊糊中,喻文州感应到外界有一股温柔的力量进入自己体内,暖暖的。意识回归,他发现自己身体的痛觉减轻了不少,睁开眼,就看到了叶修。

他在给自己传功,脱了上衣的。他自己的衣服也被脱了。

“……”

叶修见他醒了,也没有停手,一直到喻文州面色回到原本的红润,他才收功,大呼一口气,“你刚刚的样子真是吓死我了。”

“你也是……”喻文州突然有些别扭,叶修肌肉均匀的身躯上面布满汗水,同样都是宅男,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我怎么吓你了?”叶修闻言一愣,“兄弟,你知不知道我等你了多久!”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着凉了可不好。”喻文州拍了拍他,沾了一手汗。

“不,你先听我说,你知道我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吗?”叶修一脸悲痛,边问边往喻文州靠近,伸出手搂住喻文州的肩膀,大有长谈的趋势。

喻文州被叶修身上的汗味熏得皱起眉毛,伸手挡住他的动作,“前辈,有话好说,别动手动脚的。”

“诶,你先别动。”叶修一直盯着喻文州,这时终于忍不住,伸手往喻文州脸上探,打算擦掉他脸上的血。

他这一抹,倒是提醒了喻文州,他往旁边一看,果然看到杨辰末躺在地上,昏迷了,“先看看她怎么样了。”

说完止住叶修的动作,站起来走到杨辰末身边,替她把脉。

叶修一看他的动作,心里顿时不是滋味,我这么久没看到你也不见你说什么。但这句话他也没真说出口,只是问到,“谁啊这是?”

“长歌门的杨辰末,在秘境门口遇到的,就跟她一起打了,她一路上帮了我不少。”喻文州边说边运动,给她回血回蓝。

“……”叶修见状,止住他,“你才恢复,先不要运功了,我来吧。”

“那好,你来,别脱她衣服。”

“……”叶修一滞,又看喻文州理所当然的样子,“你也太不客气了吧!”

“不是你自己要求吗?”喻文州张大眼睛。

“……”叶修语塞,转移话题,“文州啊,她就帮你打个本,你就这么紧张她,那我还救了你呢,你要怎么报答我?”

喻文州一听,笑道:“公子大恩,在下自是无以为报……”

“不如以身相许?”叶修打断他。

“往后必当做牛做……”喻文州愣住,“嗯?”

“呵呵,你台词衔接得不对。”

喻文州眼皮一跳,也呵呵一声,不再理他。

 

杨辰末醒来,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队伍里还多了一个人,喻文州见她疑惑的样子,对她解释:“这位就是我那个在岛内的朋友,是他救了我们。”

杨辰末闻言,忙起身给叶修行了一礼,“多谢公子相救,在下杨辰末,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叶修礼貌地笑了笑,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顺手的,我叫君莫笑。”

“没想到喻公子的朋友竟是这样的武艺高强,”杨辰末赞许道,说完忽然叹了一口气,语气里带着悔意,“还是我大意了,原先在进来之前我就听说这杨心羽会一招挑拨离间,这时应与其他人分开8尺,只是没想到挑拨离间竟然是这样狠,还未等我想起,就先中招了。”

“这么重要的事你都能忘记?”还没等喻文州说什么,叶修倒是先叫嚣起来,“幸亏是我来了,要不然你们就得死在这里了!”

“确是我的过错,我在这里给喻公子赔不是了。”杨辰末满脸自责,喻文州倒不好非难于她。

“杨姑娘言重了,我们能走到这里,也多亏了杨姑娘功夫了得,在下还要多谢姑娘才是。”喻文州安慰到。

“喻公子胸襟实在宽广,只是一想到差点害死喻公子,我心里便不痛快,”杨辰末摇了摇头,说着从自身所带包袱里取出一幅画卷,“这画卷是我从风雨稻香村中好不容易找到的,卷中字画皆是平心静气的真言妙法,如今,我便送给公子,往后公子若是遇到瓶颈,这画卷说不定能帮到公子。”

“这……使不得!”

“公子莫要拒绝,否则我寝食难安。”

眼看就要上演一场春节时期就会出现的戏码,叶修啧了一声,对喻文州说,“收下吧,别客气了!”

好笑地看着叶修的模样,什么都没做就收到礼物的喻文州,倒真不好意思拒绝,他淡定收起画卷,“那就多谢杨姑娘好意。”

“那你要送我什么?”叶修开始凑热闹。

“送你这个!”喻文州见杨辰末又要拿出身上的宝贝,忙阻止她。他拿出之前在罗翼武器上取下的铃铛,递到叶修面前。

“一串破铃铛就想打发我,喻公子真是大方。”叶修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却还是把铃铛收了起来,“枉我不眠不休赶来找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还没等他演完,喻文州就拉着杨辰末,走到杨心羽尸体旁,“看看她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吧。”

叶修一怔,满肚子的话被憋住了。

两人蹲下,喻文州忍着笑翻过杨心羽,就看见她腰间戴着一个粉色的挂件,杨辰末也发现了,她惊呼一声:“是‘悦’!我正是要找这个东西!”

喻文州听到,就将这个叫“悦”的挂件取下,端详一番,发现它上面刻着一句诗。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终于找到了!”杨辰末又说,脸上的激动难以言表。

喻文州看她兴奋的模样,也不禁笑了起来,“找到了就快收起来吧,免得弄丢了。”

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杨辰末才回过神来,面露迟疑之色,“这……还是……还是给你吧,这东西很难得,以后说不定就没有了。”

“既然难得,那我就更不能要了,”喻文州站起身来,“更何况此物看起来也与我不配。”

“呵呵,我倒觉得和你很配啊,喻公子。”一旁被无视的叶修终于忍不住了。

“嗯?”喻文州看向他,笑意未灭,一脸你凑什么热闹的表情。

“你看你,仪表堂堂的,再加上这个撩妹神器,整个就是五彩斑斓了,一般姑娘们见到,都得被你出色的打扮惊艳,拜倒在你的……”叶修又看了一眼喻文州下身,看得喻文州莫名腿一软,“红色长裙下。”

 

TBC

下章预告:叶·千里送·修好像开窍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