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楚夏】校园十五题(7)


哈哈哈哈哈哈哈快三年了宝宝回来填坑了,就问你们怕不怕!

食用说明:

没有耶梦加得/原著衍伸/私设一大堆/校园温馨平淡向

文笔是什么我不知道/慢进展/ooc/轻喷


1-6


7.没带宿舍钥匙


夜晚,在卡塞尔校园轶闻中作为搞笑担当的三人组回到了学院宿舍,他们刚刚结束了一个访谈,一个很正规的访谈,你没看错,一个由守夜人带队,学生会长保驾护航,狮心会长充当保镖的访谈,将由学院新闻部在论坛上独家播出,哦不,发帖。

受访人大家都认识,就是那个跟波斯猫一样长着异瞳的帕西。

“为什么要采访他?”戴眼镜的总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出场了,想要刷一刷存在感。

正在痛哭流涕的一边接过戴眼镜的给他递过来的纸巾,一边哽咽回答,“因为他帅。”

“……旁友,一段时间不见,嘲讽能力见长呐!”以为我听不出你在说我丑吗?戴眼镜的黑着脸说。

“什么嘲讽,他确实很帅啊!”擦眼睛的有些委屈,“而且有钱,还有权,听说这次又来是代表加图索家族到学院来注资和扩建。”

“是吗……我觉得校长应该不缺钱吧!”

“有钱也会被败光的!上次‘自由一日’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擦眼睛的原本悲伤已经快被抑住,话题一转,他又难受起来。

“那是你吧……哭个蛋早干嘛去了。”

“那些装备我可都是跟技术部借的,谁知道会被玩坏,我要投诉!好歹也是一个正规部门,怎么弄出来的东西质量这么差!”

“你在玩火你知道吗?”戴眼镜的呵呵一声,默默点开论坛置顶帖。

入眼是穿着正装打着领结的芬格尔,胡子剃了,长发被安分地绑在脑后,看起来很有精英范。

然后是传说中的“s”级路大大,关于此人我们就不多做描述了,本文主角不是他。

最后是学长见学长嗨学姐见学姐弯杀胚见杀胚爱的新晋校花,夏弥。帖子上如此评价她。

他们对面是拿着话筒笑得温和得体的优质秘书。

这是一张很和谐的照片,总体上没有任何爆点。

往下看,整个的访谈也没有违和的地方,和正常的报道没什么差别。

就是总感觉哪里不对。

戴眼镜的推了推眼镜,觉得现在这世界真是越来越具有欺骗性了。

 

现实还是很公正的,刚刚还表现得像成功人士的三人现在正可怜兮兮的蹲在一间宿舍的门口。

夏弥边摇头边玩手机,玩是字面意思,她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她正在像转笔一样转她的手机。她旁边同样还有两个状况跟她一样的猪队友,他们三个大眼瞪小眼半天,决定这个时候还是按照他们的秉性来打发时间。

“我觉得现在这情况老大有点危险。”路明非表情严肃,眉毛都皱起来了,看样子很方。其实今天早上芬格尔拉他一起去采访他是拒绝的,指不定一个问题没问好他就被这个家族盯上了,但最后还是抵挡不住学妹的威逼。没有利诱。

“不是有点,是很!这个帕西就是来炫耀的,加图索家族这是要架空老大的节奏,到现在都没怎么让他管事,反而让这货来,你看到他那排场没。”芬格尔难得正色,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似乎忘了他身上的西装是找人借的。

“难道不是因为你们老大还没毕业吗?”夏弥将手机放到头顶,身体左摇右晃起来,以此锻炼自己的平衡力,她是个随时随地都能自娱自乐的人。说起帕西,她对他也没什么好感,毕竟前段时间他找过楚子航麻烦。

“大四了!是实习的时候了。”芬格尔回,惹得路明非和夏弥鄙视。

“但是你们老大一副很平静的样子,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小事。”夏弥摊手。

“我看他内心说不定早就风起云涌了!”芬格尔叫嚣道。

“口胡他又不是楚子航,哪那么闷骚。”路明非反驳,转眼看到夏弥正眯眼盯着他,假咳一声,他乖乖交出自己的信用卡说,“想要什么,我买。”

“我天?你现在竟然学会这样泡妞了?”芬格尔有点难以置信。

“不不不,这妞我不敢泡,我就是最近卡里的钱到账了想装一下壕。”路明非连忙举起双手看向夏弥,表达自己绝无此意,这要是被楚子航听到就该死亲友了。

不过楚子航已经听到了,悄无声息地,他和恺撒出现在三人周围。

“嗷!你终于回来了!事情做完了吗?”访谈结束后楚子航和恺撒被守夜人拉去喝茶了。夏弥看到自家男友出现,来了精神,收回要接卡的手,站起来就搂住楚子航,脸在他脖子上蹭来蹭去。

路明非捂着脸,表示庆幸以及非礼勿视。芬格尔觉得自己受到了会心攻击,hp已经清零。至于恺撒?他在打电话给诺诺求安慰,但是诺诺没接。

“嗯,不是说让你先回去的吗?”楚子航淡淡笑了下,主要还是因为肌肤接触的地方有点痒。

“宿舍钥匙没带,开门的人都下班了,”夏弥抿着嘴回复,“零学姐又出去做任务了。”

“那你们呢?怎么也不请人进去?”恺撒打断他们的调情,挑眉问他两个马仔。

“我也没带……”路明非弱弱地说。

“同上。”芬格尔举手,不然他们还会坐在这里吗,“我已经想念我亲爱的电脑6小时47分钟了。”

“你手机不是没电了吗?”路明非放下手狐疑地看向他。

嘿嘿一声,芬格尔炫耀地撸起校服袖子,露出他刚买的Patek Philippe。

然而路明非对这个没研究,瞥了他一眼就对恺撒谄媚:“老大求收留!”

“……同求。”芬格尔见没人关注他的手表,撇了撇嘴无力的附和。

“我可以睡地板的,浴室也可以!”夏弥接着说。

“你们约好了吧。”恺撒无奈扶额,又恨铁不成钢地提起路明非:“诺顿馆是被你吃了吗?!”

“……”路明非显然被恺撒吼懵了,张大嘴巴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忘了……”

“诺顿馆?”夏弥扭头看向路明非,一副有猫腻的神情。

“你路师兄去年‘自由一日’赢到的奖品。”一旁芬格尔看路明非注意力还在恺撒揪着他衣领的手上,自告奋勇向夏弥解释起来,他也忘了……谁让路明非都没怎么去过。

“哇……听说过,赌注好高!”夏弥感慨,两眼发着微光。

叹了一口气,楚子航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今年的已经结束了。”

“什么时候?!”

“我们之前去校长家的那段时间。”

“啊……早知道就不去了!”夏弥惋惜地说,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脸红起来,默默把头埋进楚子航的胸口。

楚子航唇碰了碰夏弥的头发,“不要紧,今年诺顿馆还是你路师兄的。”

走廊灯光昏暗,众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的动作上,没看夏弥的脸。

他们还能说什么。

太娴熟了!

段位真高!发展真快!

大庭广众,不是很懂你们年轻人!

“咳,老大,求松手,我快窒息了。”路明非不忍直视,还是看向恺撒,大哥你就不累啊?

恺撒刚刚被他室友直白的动作雷到,他的宿敌最近很有点不对劲,难道越是沉默的人恋爱起来就会越反常吗?路明非出声他才注意到自己还提着他的领子,松开手,他又鬼使神差的好心起来,主动帮路明非整理衣着。

路明非有些受宠若惊,揉着脸道谢,话说出口又想抽自己一巴掌,真是狗腿子惯了,这有什么好谢谢的!恺撒还毫不客气的接受了。

他扯了扯嘴,转头对芬格尔说:“走不?”诺顿馆空房间多,整个学生会的人住进去都没有问题。

“走走走,潇洒的走!”芬格尔赶紧起身,他不想再当电灯泡了。

楚子航低声在夏弥耳边说了什么,后者这才抬起头松开他,转身对路明非说,“带上我呀。”

“不是吧!这个时候你们就应该独处啊!是时候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了!”芬格尔哀嚎,已然没有之前全力助攻的模样。

“衣冠禽兽啊你!这么快就下手。”沉默半晌的恺撒接茬,虽然和芬格尔想法相反。他鄙夷地看着楚子航,好像他已经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这算什么,我们都开过房啦~”夏弥扭头,对恺撒做了个鬼脸。

恺撒哼了一声,这事他又不是没听说过。

被调侃的人没说什么,旁边路明非倒是被说得脸一红,快速观察了一下楚子航的表情,发现他还是木着一张脸,就回了夏弥一声:“来吧来吧。”

看着夏弥远去的背影,楚子航静静站在原地,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心里其实有些犹豫。这的确是个联络感情的好时机,最近琐事缠身,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夏弥单独相处了。

“愣着干什么?要么进来要么追上去。”恺撒打开宿舍门走进去,挑衅地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面无表情看了一眼恺撒,走过去帮他关上了门。


TBC

评论(1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