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9)

出了秘境,三人正好遇到娜香带着几个人向他们快步走来,叶修笑着跟喻文州解释缘由,喻文州得知后有些感动,忙向她们道谢。

娜香没想到这位喻公子竟然和君莫笑认识,也一时感慨,寒暄几句,就又带人离去了。

“天下之大,能与两位公子相逢,实属不易。同为江湖儿女,不如我三人结伴而行,在这乱世,也好有个照应。”杨辰末如此向他们两人提议。

“姑娘的心意我们明白,只是我二人还有要事需前往太原,只能拂了姑娘的好意,还请不要姑娘见怪。”叶修自作主张,随意找了个借口推辞,在喻文州开口之前,就朝杨辰末回道。他也说不清缘由,现下他只想和喻文州独处。

他以为他在游戏里这几年的经历足够让他活得透彻,但再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对他诉说,千言万语到嘴边,又被理智制止。然而不可否认的,还是被身旁的人打乱了节奏。

不出所料看到这人眼里划过一丝困惑。

即便知道他们共处的时间不长,但以叶修对喻文州的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喻文州对这位杨姑娘有些好感。也不能这么说,这位绅士对女士提出的要求,只要不过分,都会尽量满足。

可也只一刹那,那黑眸里又只剩沉沉深潭,不见波澜。

“怎么会。”杨辰末闯荡江湖有些时日,看得出叶修与喻文州相处的氛围有些微妙,见叶修有心回绝,喻文州也歉意一笑,暗忖他们这是要好好叙旧了。没有勉强,她抱拳一笑,“那就后会有期了!”

“保重。”

“后会有期。”

 

“怎么那么快拒绝,有她在,我们遇到状况,可以轻松很多。”送走了杨辰末,喻文州没有忍着,问叶修。

“两男一女,别人误会了怎么办。”叶修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似不经意说。

明教男弟子大多梳的背头,他也随大流,可惜头发太短,额前的头发被他捋到后面,又不安分的回到原位,几次之后,叶修就没管了,任它随风飘荡。倒是喻文州强迫症发作,帮他理清,叶修一边看他动作一边听他说:“大唐作风开放,一男一女都没人误会。”

叶修也知道喻文州不好糊弄,做出‘你怎么这么认真啊受不了’的表情,答非所问:“有哥在呢,你一定会很轻松的!”

“哦。”喻文州点点头,了然他是想转移话题,也不再纠结。他一顿,像是想到了什么,拿出包裹里的东西递给叶修,“这个给你。”

是一枚戒指,少林所用,但是因为装备等级太低,导致元气职业可以通用。

传灯戒,传灯已悟无为理,濡露犹怀罔极情。叶修这几年受古代文化熏陶,不用细读也知道这诗是什么意思。

啊~虽已咱已经出家悟得佛法至理,但是,咱仍然放不下对父母恩情的感怀和对他们的思念。

“我已经够想娘了,你还送我这个。”叶修一看,无语笑道。

“缓解你的思乡之情啊。”喻文州看叶修的举动也顿时反应过来,叶修刚刚说他等了他很久,想必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种装备了。只是叶修一直说要罩他,让他有点过意不去,不自觉将自己得到的东西与叶修分享。

“看到你这副无谓的模样,我心真伤悲。”

“不至于吧!”喻文州失笑。

“你难道没有发现我有什么不对劲吗?”叶修叹了一口气。

“你……”喻文州看他忽然感慨起来,便作状认真打量起他,一边看还一边点头,倒是把叶修看得不知所以,“……有什么不一样?”

“……”

“哈哈,好了,知道你强了很多。”喻文州看到叶修憋屈的表情,忍不住勾起唇角。

“我等了你整整两年!”

喻文州眼睛稍稍睁大,有点意想不到,他以为这时间就算会差也不会差多少……“那你还穿着破军。”

“我拓印的,怕换了衣服你认不出来。”

一时失语,喻文州静静凝视叶修,许久才出声,“我知道了。”

“……”你知道个头啊,你知道我这两年有多心累吗!叶修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死死盯着喻文州,一言不发。

喻文州苦笑,他有些见不得叶修这副模样,斗神应该是在任何时候都充满斗志的。

想了想,他走上前抱住叶修,轻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叶修显然没有料到喻文州会这么直接,他被喻文州的动作弄得有些尴尬。虽然这个拥抱一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自己也察觉到他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他更多的是难为情,眼神不由得游离起来,然而所有的感知都好像集中到被喻文州抚摸的背上,刺激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时间手不知道往哪放。

喻文州虽然看不到叶修窘迫的模样,却能大概猜到,他嘴角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这样子要是被叶修的女粉丝看到,她们一定直呼要给他生猴。

喻文州的笑声很轻,带着南方人的常有的粘软。听他笑了半天叶修终于没忍住,一把抓住喻文州的衣后领,将他提开。他力气现在比喻文州大了不少,轻而易举就将喻文州和他分开,当然不排除喻文州知道他的意思,主动往后退了一步。

分开时喻文州的气息擦过他的脸颊,叶修忍不住扭头看他,正好和喻文州微微眯起的眼睛对上。距离太近,叶修可以看到喻文州深褐色的瞳孔,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眼里满是安慰与温柔。

你这是要把人吸进去啊,我要是妹子我就心动了……叶修再次有了这种想法。

从前那些独自一人的夜里,在脑海盘旋的迤逦心思也抑制不住,入侵他内心的孤城。

“咳……”叶修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异样,“那我们去枫华谷吧。”

“说好的去太原呢?”喻文州问,幸灾乐祸无需言说。

“太原等级太高了,你去只有被虐的份。”叶修一摊手,又耻笑道,“你要真想去送死,我也不能阻止。”

“你不是说我跟着你会很轻松吗?”喻文州故作期待。

“是啊,所以你跟我走吧。”叶修不接茬,两手放到喻文州肩膀,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赶快满级,我都等不及要跟你一起打团本了。”

“听起来你要跟我双飞?”

“别闹。”叶修横了喻文州一眼,他突然发现面前这个人可能不如他从前想的那么纯良。

“没闹,既然你用不着,那戒指就还我吧。”喻文州伸出手,这东西叶修用不着他可以留着自己用。

“送了东西又要回去?你被人附身了吧,说吧你这妖孽到底来自何方?!”

“不还拉倒……你开心就好。”喻文州呵了一声,挥开嬉皮笑脸的叶修。

 

七秀离枫华谷远,轻功又经常需要停下休息,时间匆匆流逝,却不会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

喻文州飞累了,停下动作就地调息。明教和万花的轻功都有大雕在空中相护,他看到护送叶修的巨雕从他头顶飞过,又飞了回来。大风刮过落叶,眨眼之后叶修出现在他面前。

“累了?”

“嗯。”喻文州擦了擦头上的汗。

“那休息一下吧。”叶修说完,在喻文州旁边坐了下来,喻文州水囊里的水已经喝完了,他就拿出自己的递给他,看着他喝。

他们一直在赶路,像这样停下来一起坐着的机会不多,叶修趁此时机慢慢向喻文州科普这个世界。

叶修说了很久,但还是没有说完,只是把各方正邪势力大概说了,但这一讲就讲得口干舌燥。

喻文州将水囊还给叶修,叶修有些犹豫,这样不就是间接接吻了吗,原本他是不在意的,但是现在情况跟以前不同,他会想很多。看喻文州倒是一副坦然的模样,叶修在心里默默对自己翻了个白眼,拿起水囊仰头就喝。

觉得休息的差不多了,叶修吹了一声口哨,喻文州听到,仔细观察起周边的情况。果然,过了一会儿,一个满体通红的马跑到他们面前。

这马的鬃毛茂盛,双耳泛白,背上和马蹄上都有精致的白色图案,绕是喻文州对马没有研究,也看得出这是匹好马。

“这是赤兔,”叶修介绍到,“一堆人在抢它,它就选中了哥。”

“……”喻文州想你还秀起来了,“你怎么不早点叫它过来。”

“轻功都没练熟,还想用马上轻功?”叶修反问,不承认是因为想欣赏喻文州在空中的姿态。

万花的轻功没有难度,起飞过程有绿叶相伴,武器会自行旋转在主人周围护体,空中还会自恋的转体360度,叶修从上往下看喻文州,就是觉得赏心悦目,此情此景当真独一无二。

“马上轻功?”

“嗯。”叶修不多说,直接示范。

叶修上马,招呼赤兔跑起来。一段路之后,他吹一声口哨,竟然直接从赤兔身上跳起,用轻功飞了起来,赤兔也没有停下来,喻文州仔细看着,发现叶修双手分别握住一把刀张开,暗黄的刀气从空中划过,他在空中翻转一圈,一个飞行之后,落到地面跑起来,赤兔就在他不远处,再一次上马,叶修已经回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不自觉鼓起掌来。

叶修得意一笑,对他解释操作这样可以让气力值消耗变小。

喻文州还是赞叹,他小时候就过得循规蹈矩,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安排下,玩荣耀就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叛逆的事情,他还一门心思将这件事情坚持了下来,现在混得还行,也让家里人哑口无言。

虽然在联盟里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也不泛中二还未毕业的,真正有武侠梦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这其中绝不包括他,偶尔提到这个话题时他都是一笑而过,毕竟荣耀不是中国风的游戏,一直以来他连小说电视剧之类的都看得少,当初来到这个武侠世界的时候还很无措,到现在他都与这个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刚才,看叶修这样娴熟的演示,他突然就澎湃起来,内心一阵激动,不能自己,好想也抓一匹马痛快驰骋。

可惜他不会。

叶修见喻文州神色有些难耐的盯着赤兔,眼睛眨也不眨,心里有些许不满,刚刚装逼的不是我吗,难道你不是应该多看看英俊威武的我吗?

但是转念一想,他现在居然有了这种想法,这是真的中毒了吗……

咬了咬唇,他拍了拍马背,示意喻文州上去。

喻文州目光闪闪的,在叶修的帮助下摇摇晃晃上马,有些爱不释手的抱着赤兔的头,一会儿摸一会儿拍的,好久才意识到这不是他的马,咳嗽了一声,从容地朝叶修笑了笑,以为这样就能拯救他在人面前成熟稳重的形象。

后者早就被他刚才的模样惊呆了,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喻文州是这样的人!竟然这么的……萌?!

意识到有些不妙,叶修忙转移注意,“会不会骑?”

喻文州抿起嘴唇,眼神真诚,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妈的……叶修再也忍不住,抬起双手捂住脸。

喻文州觉得自己做出这副模样,叶修肯定懂的,接下来就应该是他教他骑马的时刻了,但是这位前辈为什么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不教也不用这样吧……好吧,确实有点恶心。

如果黄少天在这里大概有一长串的话早就憋不住了,劈头对二人教育一番最后化为一句,这就是代沟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叶修后来确实如喻文州所期待的,教会了喻文州骑马。之后叶修表示他也要骑,不等喻文州伸手拉他就自己上马坐到喻文州身后。

喻文州身高与叶修相仿,身体却比叶修瘦弱很多,用他的话说就是,“一下子变肌肉男,怕把队里那群宅男吓到。我就不练这个了,反正我是远程。”

真是有点任性。

所以当叶修双手环过喻文州的腰,牵起缰绳,竟然觉得这样的喻文州有点小鸟依人。

一路的颠簸都不能阻止叶修的心猿意马。

TBC

改了好多,这张只有开窍,千里送在下章。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