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0)


二人来到枫华谷,准备前往枫华谷的秘境荻花宫前山,之前在无盐岛没有刷到多少阅历,这次在荻花宫要好好升级了。

只是到了门口,喻文州却停下脚步。

“怎么?”

“我怕我一过图就醒了,到时候又得让你等半天。”

“我来了两年一次都没醒过,你才来这一会儿,怎么可能。”叶修不以为意。

“嗯……也是。”喻文州笑,跟上了叶修。

然而造化弄人。

 

叶秋早上醒来被吓了一跳,因为叶修这厮站在他床前,一动不动盯着他看,“……你要干什么?!”

“早。”叶修还是注视着他,突然笑起来,疯魔的模样让床上的叶秋一抖,“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

“你没病吧?”

“之前不是才上医院检查过吗。”

“往常这个时候你要么是在睡觉,要么是在打荣耀。”叶秋狐疑道,他揉了揉眼,准备起床。

“你以前不是都不让我打的吗?”叶修摊手,满脸无奈。

“我那是……让你克制!”

“胡说,你当时就是想砸我电脑,让我永远玩不下去。”

“现在我求你去玩。”

“行啊,”叶修一口应下,又说,“对了,帮我订一张去G市的机票吧。”

“做什么,你自己不会订啊。”

口比心快的叶修此时也暗自嘀咕了一下,嘴上却解释起来,“我这不是忙着打荣耀嘛。”

“呵呵。”

“呵个鬼,给你秘书打个电话,分分钟的事。”

“你先告诉我你去G市做什么!”

“有场比赛,我想看现场。”

“骗谁啊,G市最近没有比赛!”

“哟,你还蛮清楚的嘛,看不出来,你什么时候也迷上荣耀了?”

“近墨者黑。”叶秋闭眼。

“别扭给谁看。”叶修呵呵一笑,还是没有解释,默默退出了叶秋的房间。

站在走廊上叶修点了根烟,沉默半晌。

良久,才将燃了大半的烟送进嘴里,又淡淡吐了个烟圈,突然发现在烟雾缭绕中,出现了喻文州模糊的样子。

他摇了摇头,强笑。

 

黄少天最近过得很憋屈,起先是自家队长身体出了状况,导致队内训练一直不顺利。

接着他小徒弟卢瀚文,虽然现在也不小了,昨天迎接队长回来的时候太高兴,和他打闹的时候不小心用力过甚,把他撞下楼梯了,虽然没出什么大事,但是脑袋撞了一个大包,疼。

而现在,蓝雨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啧啧,让我看看,这是谁啊,怎么毁容了?”叶修嘴里叼着根烟就出现在蓝雨俱乐部后门,打了个电话招呼黄少天下来。黄少天刚下来他就注意到他额头上的青紫。

“滚滚滚滚滚,伤患面前不得抽烟,赶紧给我灭了!”黄少天挥了挥吐在他面前的毒气,“你怎么突然就过来了?不是说在家里蹲吗?我说你还玩不玩荣耀了啊最近都没看你上?你不会真想玩那个破游戏吧?”

“都玩,”叶修将烟头掐灭,挑重要的回答,“你们队长呢?”

“你是来找我们队长的?你要做什么?诶你知不知道你最近特别喜欢找我们队长的麻烦,你打什么注意,不会就因为世邀赛坑你一把你就惦记上了吧?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你要知道那都是战略,战略懂吗?我知道你肯定懂,你看也多亏了队长这神来之笔我们最后才反败为胜,我跟你说别人不了解队长的良苦用心,你作为战术大师你不能理解啊!”黄少天脑补一大串。

“你也发现了?”叶修突然问。

“发现什么?”黄少天一愣,随后反应过来,“那当然,虽然你们都没说,但是我看得出来。”

“连你都能看出来……”叶修郁闷。

“我怎么不能看出来!不要怀疑我!美国那个队长就是看我们当时上场的时候近战多,所以让远程双面夹击……”

“……行了行了。”发现牛头不对马脚的叶修叹了口气,打断黄少天,看了他半天,最后一脸无语的拍了拍他。

“靠!你轻点!”黄少天惊呼,转念就开始仔细打量叶修的身板,“你不会真的有肌肉吧!”

G市常年温暖,此时正是5月,气温不低。叶修今天上身就穿了一件白衬衫,他得意一笑,撩起衣服就把腹部给黄少天看。黄少天难以置信的上前以试真假。

喻文州听说黄少天到战队后门去了,正好要去找他,下楼就看到后门口,他的搭档在摸叶修的肚子。

叶修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到喻文州在不远处,面无表情朝他们走来,他顿时反应过来,忙放下被撸起的衣服,挥开黄少天。

这边黄少天倒不介意被嫌弃,看到自家队长也下来了,赶紧对他说到,“队长你看,叶修这家伙竟然真的有腹肌!几个月不见他竟然就这样练出来了!”作势又要掀起叶修的衣服给喻文州看,被叶修一巴掌拍开。

“之前他在群里不是发过照片吗。”喻文州闻言只是笑道。

“我以为那是假的啊!”

“好了。”喻文州手背拍了几下黄少天的肩膀,看向神情有些不自然的叶修,问:“叶前辈怎么突然过来了?”

“你说呢?”叶修一撇嘴,反问。

“我说……进来说话吧,站门外,想被粉丝围观吗?”

“真敢请我进去?不怕我偷看你们训练内容啊?”

“不怕,反正你现在退役了。况且,我想队里那群小子巴不得跟叶神你练练呢。”

“你们蓝雨已经穷到要找一个退役的来练手了?”

“那大神到底进不进来呢?”喻文州笑着问。

“进,怎么不进,不如这几天喻大队长顺便把我的吃住也包了吧。”

“好啊,如果你要来蓝雨当教练的话。”

“要不要啊你,我反正没带多少钱,你不管我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我做不了主,这得问我们经理,谁让你身份特殊呢。”

黄少天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喻文州和叶修,挠了挠头,咋舌一声,跟了上去。

“我说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

 

    “也不知道叶修跟经理说了什么,经理竟然还真让他住下来了!”黄少天跑回训练室,对正在做手操的队长说,训练室里的其他队友当然都听说了大神到来的消息,此刻都竖起耳朵听。

“哦,那他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喻文州倒是没有太惊讶,或者说他不太关注。

“他在你房里。”

“……”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

“他要跟你住!”黄少天说完还郑重的点头。

“宿舍不是还有很多空房间吗?”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他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就一副很嘚瑟的样子,我问他他就贱笑说要跟你讨论战术,队长,你可得看着他啊。”黄少天语重心长。

喻文州沉默,过了一会拍了拍手,对训练室里都看着他的队员说,“好了,都继续训练吧!”

“……”

“对了少天,晚上会有一批学员到训练室来,你到时候去接他们吧。”

“啊?这不是我的工作吧。”

“人手不够,你去帮帮忙。”

“怎么可能人手不够,你……”黄少天还想反驳,看到队长看向他,表情温和,笑意盎然。他打了一个寒颤,只得悻悻地答应,“我知道了。”

 

夜晚,喻文州回到房里,看到叶修正坐在他床上,双手撑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不饿?食堂的阿姨都说没看到你。”喻文州伸手在叶修面前晃了晃。

“饿啊。”叶修起身,看着喻文州手里的饭盒,“这不是等你回来嘛,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贴心。”

“所以你就在这里发了一个下午的呆?”喻文州将饭盒放在桌子上,拉开椅子让叶修坐下,又打开一旁电脑桌上的电脑,“其实我觉得,这种事情我们也可以在QQ上聊。”

“那哪够。”叶修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喻文州看他的模样,一时好笑,“这么饿,怎么不自己去食堂。”

“我在思考我将来的人生。”

“呵……你不会真打算来蓝雨当教练吧。”喻文州打趣。

“不,要去也是去兴欣。”叶修毫不犹豫的说。

“你跟我们经理说了什么?”

“想知道?求我啊。”

喻文州一顿,眼睛一转,竟然真的摆出一副谄媚的模样,还揉了揉叶修的肩膀,“求你了!”

“……”叶修被喻文州讨好的模样会心一击,呛住了。

“哈哈,你吃慢点。”喻文州忙拍着叶修的背给他顺气。

“不要调皮!”叶修咳了一声,转而问,“你有女朋友吗?”

“我们这样的,哪有时间谈恋爱。”喻文州如实回答,琢磨着叶修这么急着过来,不会是想给他介绍对象吧。

“轮回那个都有孩子了。”

“人家不是队长。”

“那你肯定也没有男朋友咯?”叶修又问。

“叶修,别告诉我你真信网上谣传的那些。”喻文州眯起眼。

“哥就是确认一下。”

“没有,我和少天都是直男。”喻文州不由得不顾形象,翻了个白眼,他靠在桌子旁,拿起桌上的笔转起来,以此表示这个话题实在没有吸引力。

“我突然发现我不是。”

“不是什么?”

“直男。”叶修表情严肃,尾音却有一点颤。

“……”喻文州张了张嘴,怔怔看着叶修,沉默了一小会儿,他怀疑叶修在玩他,但还是定了定神,说:“哦。”

“你歧视同性恋吗?”

“……不。”喻文州发现叶修正异常严肃的看他,连忙摆摆手,他是真的不歧视。

“那你怕同性恋追你吗?”

“这个……”喻文州想他也不是没有被男粉丝告白过,“你到底想说什么?”

“咳,”叶修清了清嗓子,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直视喻文州,“我想我喜欢你,我想追你。”

“……”喻文州发现他今天无语的次数有点多,不可思议的望着叶修,发现他虽语出惊人,但眼神却很坚定。他有点混乱,摇了摇头不敢相信,不自觉在房里踱步起来。

叶修这时倒是温柔起来,没有给他更大的打击,只是坐下继续吃饭。

“大冒险?”良久喻文州才问他,在这种事情上他还是有点经验的。

“那我刚刚就应该拿手机拍下你懵逼的样子。”

“那为什么……”喻文州一屁股坐在床上,皱眉问他,“是我?”

“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叶修耸耸肩。

“具体点……”

“因为你和我一起穿越了,让我觉得我不是一个人。”

“如果跟你一起穿越的人不是我,你就不喜欢我了?”喻文州沉下心。

“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我以前就挺欣赏你的。只是在你不在的那段时间,总是特别想你,你可能无法体会。”叶修扭头,眼里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没让喻文州看见。

喻文州确实无法体会,他人所说的时间在他的眼里都只是一个名词。叶修说他等了他两年,他信。但是他只是离开了叶修很短的一段时间,根本不足以让他设身处地的理解叶修的经历。

他可以因为你是职业选手,去了解你的作战风格,但是不会想去深入探讨与你私生活有关的事。所以当叶修说等他的时候,他是有点感动,但不会代入自己去想,他毕竟没有亲身体验过。

你说了,他知道了,就够了。

舔了舔因为紧张而有些干裂的嘴唇,喻文州说,“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

喻文州又一顿,没想到叶修这么快就同意了。

气氛尴尬起来,叶修继续吃有些凉了的饭。他是个有些死皮赖脸的人,不过在这种事情上,急不来。

TBC

喻大大需要时间接受。

评论(1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