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1)


叶修还是有些急躁了,方法没有想好,就用了下下招。软磨硬泡,喻文州或许会渐渐发现,最大的可能是跟着打太极,在双方没有说开之前就将念头止住。然而言语侵略性太强,他也能直截了当拒绝,不留情面。

他看似平和,其实霸道得很,在蓝雨,他可以理解与认同队友的想法和建议,但最后的决定权还是在他手中。

说到底还是叶修没经验。

他为自己的轻率懊恼,可是一旦知晓了自己的心意,就怎么也抵抗不住。

面前这个人的魅力太大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会将他打磨的越来越耀眼,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温文尔雅,到哪里都能让人驻足。

他开始忍不住想要介入他的人生,想要在别人之前,就将这个人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上。

不止以好友的身份。

“你会觉得很恶心吗?”叶修慢吞吞吃完饭,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细嚼慢咽过,盒子里还剩不少饭菜,但是他现在也吃不下太多东西,只是做做样子收拾了自己留下的狼藉。

喻文州正在做复盘,听到叶修的话,停下在本子上写写划划的笔,转过身看他,“这倒没有,就是一时难以置信。”

“其实我刚发现的时候也觉得难以接受,”叶修将饭盒扔到垃圾桶里,点了根烟,他发现他的烟瘾似乎比以前更重了,像是要把之前没吸到的都补回来,哂笑一声,他继续说,“过来的时候我还很忐忑,看不出来吧。”

那时经历过的心慌,断不如现在这般语气平静。

“是啊,你藏得太深了。”喻文州打起哈哈。

“我就想你这样的人太难追了,连个让我威胁的把柄都没有。”

“……那你现在打算?”

“强的就不用了,怕吓到你。”

已经吓到了,喻文州干笑,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脑筋一转又想出好几个话题缓解尴尬,“手残不就是缺点,你不是很清楚吗?我想你一下午肯定不是只想这个?”

“对,我在想怎么向家里出柜。”叶修也扯了扯嘴,在这个满是喻文州味道的床上想这种事他觉得特别有……安全感?不对,怎么觉得好变态……甩了甩脑袋,“你那材料已经没有让人再黑的欲望了,我们现在谈生活。”

“说得好像你很懂生活一样,况且,还没追到手就出柜,很划不来。”喻文州认真提议,仿若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不是他,眼睛却不自主瞥了一眼角落的桌子。

叶修一直盯着看他说话,此时也捕捉到他的眼神,顺着看过去。

那边唯一值得他瞩目的,就是矮桌子旁边堆了一叠叠报纸,他走过去一看,都有些落灰了,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这样我会以为你也喜欢我。”

报纸上是当年报道叶修在网吧住宿条件的新闻,这么久了他还留着。他不是这种会在意这种琐事的人,那样的日子连叶修自己都不太记得了。

“当时的情况,关注一下前辈的境遇,实属人之常情。”喻文州低下头说,义正言辞地,“一直忘了扔。”

“我不信,你们蓝雨有专门打扫卫生的人吧。”叶修无意识翻了翻手上的报纸,这个时候必须得有什么能转移他的焦灼。

“我的房间都是我自己打扫的,我不太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喻文州转了回去,继续做笔记。他原本是真的有些问题打算跟叶修探讨一番的,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叶修看他不理人的样子,知道他是不准备给自己希望了,就是可惜了心里那团无法控制的,还没燃个苗头,就被无情的湮灭。

 不能多想,怕徒增烦恼。



叶修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烟燃烬,啧了一声,打破了像是被冻住的氛围,“你这里还有别的房间吗?”

“啊?”喻文州的注意力还在电脑上,没来得及理解叶修问题的含义。

“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想我跟你一起睡?”叶修指了指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哥倒是不介意。”

“……噢!”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跟我来吧,你的行李呢?还没让人送过来?”

“没带。”叶修摊手,感情这位之前没问是以为他会找人来伺候他,“我想如果我告白成功,就直接穿你的;没成功也穿你的,喻大队长应该不会这么小气,连件衣服也不借吧?”

“……”喻文州木然,“你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好。”

也没拒绝,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蓝白相间的格子睡衣递给叶修,“新的,过过水了,还没穿过,你应该穿得了。”

“嗯嗯,”叶修接过,见喻文州关了柜门,他摇了摇头,颇为无辜,“内裤有新的吗?”

喻文州闻言,不由剜了他一眼,“没有!”

“那好吧,我出去买,这附近有超市吗?”

喻文州微微皱眉,只觉得今天过得特别累,叶修这是在明知故问,他来蓝雨不止一次两次,又不是路痴,这附近他肯定早就摸熟了。

不想再忖度他的用意,喻文州只是拦住他,“旧的穿吗?”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我也不好嫌弃你,拿来吧。”

“……”

“还有洗漱用品。”

“……”

 

将叶修安排好,喻文州准备回房。在走廊上又刚好碰到黄少天回来,“队长!在想什么呢!怎么叫了你半天都没理啊?你和叶修跑哪去了?找你们好久。你都不知道那群小崽子有多烦人,一路上叽叽喳喳个不停。”

“……我在给叶修安排住处。”喻文州没停,往自己房间走去,心说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吵。

“他不是跟你住吗?怎么又不跟了?一下午没见他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黄少天抱怨着跟上。

“他嫌我床太挤。”喻文州随便找了个借口。总不能说他刚拒绝了人家求爱,人不好意思再跟他住吧。

“早干嘛去了!浪费我表情!”黄少天唾弃,看喻文州看他,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我是说叶修!”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的心思,没有在意,漫不经心地说:“他住307,想找他玩就去吧,别弄得太晚。”

“嗯嗯嗯,我有分寸,你就放心吧!”黄少天深深看了一眼喻文州,迫不及待走了。

 


“叶修叶修,来来来,干一场。”黄少天在外面狂敲307的门。

“睡了……”叶修的声音有气无力从门内传来。

“骗小孩子呢,装什么装你个夜猫子10点不到你就睡?你比小卢还能睡啊?”

“老了,是这样的。”

“别扯,快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忍无可忍,叶修拉开门,头上青筋凸起,“就一台电脑,拿什么PK!”

“这里可是蓝雨基地,训练室多得是!快快快!我有钥匙!”黄少天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晃了晃。

“千里迢迢而来,朕已经乏了,要入寝,有事明日再奏。”叶修毫不犹豫地拒绝,作势要关门。

“诶!慢着!”黄少天挡住叶修的动作,推了推他飞快进入房内,关上门就抢占了椅子。刚坐下就看到穿上有件衣服很眼熟,“咦,这不是我们队长的吗?粉丝送的呢!怎么在你这里?”

“我没带行李,文州借我的。”叶修看黄少天要拿衣服,一把抢过来,抱着睡衣就瘫软在床上。

“你怎么了?”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叶修这副没精神的模样了,一时看不下去,“我说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啊?行李都不带!来旅游的?你准备现买是吧?那你也多带点钱啊?蹭吃蹭喝就算了,连旅游的费用不会也想我们出吧?”

“你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连个旅游费都出不起了?是不是朋友?”

“这个时候你才想起来我们是朋友?啧,你别扯开话题,快说快说快说快说!”黄少天跑到叶修旁边坐着,不停地戳他肚子。

“说什么?”

“别装蒜了大哥,看到你这样我心好累啊!”

“你心累?我比你更累!”说完叶修闭上眼睛。

“喂喂,别睡啊!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需要我们帮忙?有话就直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看叶修还是没动,黄少天自说自话起来,“真受不了你,话说我刚刚感觉队长有点不对劲,整个人看起来好茫然的样子,是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

叶修叹了口气,睁开眼睛自下而上怒视黄少天,一字一句的说,“打!酱!油!来!的!”

说完不顾黄少天的反对,起身将他推出房间。

“我擦!这可是我蓝雨的地盘,你……”回答他的是关门声。

 

“法克!”黄少天郁闷,又在门外叫了半天,发现没动静才放弃,动身回房。

“少天前辈,你怎么了?”卢瀚文打游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技术问题,打算请教自家队长,还没走过来就听到黄少天的叫声。

“还不是那个叶不修!”

“叶修前辈又怎么了?!”

“他……算了算了,别管他了,倒是你,这个时候就该休息了,怎么还乱晃?”

“还早啦……我找队长有事。”

“是吗,那走走走,我们一起去。”

 


因为大小剑客的缘故,喻文州睡得比较晚。他和叶修进入游戏世界的时间不定,这一次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他遇见。

不过,就算见到了,喻文州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从前他是向往过叶修的,那是对高手的崇拜,那个时候的他还是训练营里默默无闻的候选队员,斗神的名号就已经打响了。

后来成为蓝雨的队长,才开始正式跟叶修打交道。印象中这位无下限的前辈,对每一个有前途的新手都不遗余力的教授,不管是不是嘉世的队员,与他比赛一场都能或多或少被提点到。

黄金一代是被叶修虐大的,其中以喻文州最甚,最开始在场上遇到叶修的时候,尽管在某些团队赛上蓝雨处于优势,但叶修个人都能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些在不眠不休的夜晚做的笔记,想的对策,仿佛都是一个笑话。

撇开手速不提,后来两人的差距越来越小,就算会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触,但是在荣耀里,在赛场上,甚至是全明星赛事,他们也依旧是对手,鲜少合作。而在其他领域,说实在的,喻文州自觉他称不上了解叶修。

这样一个人突然和自己告白,怎么想怎么别扭。

又忽然记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

除却不习惯,更多的是无动于衷。也许是自己没有这种心思的缘故,他始终无法将他的队友,甚至其他战队的人跟爱情联系在一起,尽管他觉得恋爱可以让他们更成熟,但职业圈到目前,虐狗人士仍是极少数。

大概,叶修是真的退役了,他不会再回来了。

摇了摇头,喻文州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山崖上,叶修背靠着旁边的大石头坐着,手里拿着一根狼尾草不知道在地上戳什么,眼睛却是直直看着他。

见喻文州看过来,又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叶修开口说到:“我们应该还是一组数据,我看到一堆0和1混在一起,聚集成了你。”

叶修手里的杂草一摇一晃的,荡得喻文州心乱如麻,“等了多久?”

“没多久,走吧。”叶修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其实你……不必非要等我,以后如果我没来,你也可以自己,我一个人也行的。”喻文州语气少有地有些犹豫,面容却显得镇定,仿佛已经思考了很久。

“然后我再见到你的时候,你又浑身是血,跟死了没差?”看他这样,叶修反而也打定主意。

“你就当那是个意外,我以后会小心的。”

“文州,”叶修沉下脸,“你不如把那个告白看成一个意外。”

“……”

“跟上吧,这里的怪挺多的。”

喻文州垂下眼眸,站在原地没动。叶修发现他没跟上来,回头一看,也站定了等他。



TBC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