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3)


喻文州无语至极,倒在床上遮住眼睛,既而又卷着被子不明所以扭动起来,却是把叶修看得一怔。

这是在干什么呢……不会真有反应了要自己解决吧。

滚了一阵他才停下来,露出双眼打量房间,发现叶修竟然还在,样子还颇有些哭笑不得。

“啊……啪左磊喇!”静静对视片刻,喻文州做出苍天饶过谁的表情,突然说了一句叶修听不懂的话,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撑起身来就将他一把拉过压在身下,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上去。

叶修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料到喻文州这么快就被攻略。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将要退开的人按回来,又亲了上去。

这事以前他没有经验,力气用得大了点,磕到了喻文州的牙齿,惹得他吃痛,不自觉张开嘴巴,叶修趁虚而入。

喻文州几次想要退开都被制止,渐渐地他就放弃了,任由叶修的摆布。

纠缠良久,到他们已经忘记时间,才喘着气分开,喻文州无力的趴在叶修身上。

叶修状况比喻文州好,他笑的得意,手不安分地在喻文州身上轻轻摩挲,惹得人皱眉低吟。

于是两个人都不由控制的立起来了……

 

 

喻文州还从没在这个世界睡过,一觉醒来竟觉得和真实世界无异,只是……他眨了眨眼睛,又重新闭上眼,努力说服自己接受他躺在叶修怀里睡了一夜这个事实。

叶修在喻文州睁眼之前就醒了,江湖凶险,他在这里极少有进入深眠的时候,更何况自己才告白的人就躺在自己怀里,他要花很大的定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作乱。

喻文州又睁开眼,见叶修没有醒来的迹象,他又不好意思打扰别人的睡眠,就一动不动,只静静躺在叶修怀里,闲来无事便开始打量叶修的睡颜。

几年闯荡,叶修的面貌丝毫未变,还是二十八九岁的模样,大概是在家被养得很好,在这里也锻炼的好,以前虚胖的脸现在也棱角分明,就算是睡着,看起来也很有精神,仪表不凡的模样很……摇了摇头,喻文州驱散脑海里莫名其妙生出的念头。

怀里的人乱动,叶修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他睁开眼,笑着搂紧喻文州的腰,“早上好。”

“早上好,”喻文州也放下纠结,礼貌性回以一笑,但不由多说挣开叶修,站起身来更衣,却听到背后叶修的声音。

“早安吻呢?”

“嗯?”喻文州眼角抽搐了一下,“我好像还没答应你吧。”

“坦诚相待过后就翻脸不认人,喻队好手段。”叶修将下巴点向右手,表情十分伤心。

“是你自己非要……”

“你原本可以拒绝的,”叶修啧啧几声,打断喻文州,“后来还不是欲拒还迎了,我就当你是答应了,来,给为夫亲一个。”

喻文州本就对昨夜之事抱以涩然,见叶修毫不掩饰的提起,心下徒然升起一股怒火,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就出门了。

 


下一个目的地是在南屏山的天子峰,天子峰的怪少,而且血量高,阅历不多,就是几个boss大有来头。所以叶修只说带喻文州刷一遍,让他看看是什么样子的,顺便看看能不能逼天子峰最后一个boss方宇谦交出腰部挂件断水流,断水流是两把被捆在一起的腰刀,“佩服可以攘祅凶”是它的作用。

昨天知道毛毛要回浩气盟,莫雨原本是想送他过去的,无奈王遗风在一旁看着他。喻文州便主动向莫雨提议要送毛毛过去,南屏山靠近浩气盟,还有浩气盟总据点武王城,他们刚好顺路。

三个人的房间都在客栈二楼,他们各自在自己房里整顿了一番,到走廊集合,准备到客栈下面好吃一顿再出发。

一大早的毛毛就很沉默,可能还在介怀昨天那两个浩气盟姑娘死去的事,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头,带他下去。

李复也还在龙门客栈没有离去,不知道他又在谋算什么,秋叶青这次倒是没在他身边。

见到三人李复也没表现出其他的神情,只是平静说到,“之前情况紧急,还未与二位好好打声招呼,不想二位竟然认识,真是缘分。”

“是啊,有缘千里来相会,”叶修回道,“李兄还在此处,是在等什么人么?”

“不等谁。”李复单手托着下巴,沉思片刻,末了才对两人说,“二位接下来可是要去洛道?”

洛道是一个十分阴沉的地图,那里的任务只能让人徒添伤悲,叶修不打算让喻文州去那里,虽然知道他心理素质强大,但能避免的坏事,还是尽量避免吧。这位早上还生气了,得要一阵哄。

“不,我们打算送毛毛去南屏山。”叶修回到。

“哦,我听说洛道近日有大事发生,还以为二位要凑凑热闹?”

“什么大事?”喻文州问。

“既然不去,二位还是不要问的好。”李复说到,又露出莫测的笑容。

叶修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领着喻文州和毛毛找了个位子坐下。

往常看电视,经常有一些路人会在客栈,武林大会等地透露一些情报,基三也不例外,不发布任务时,他们就会自行聊起天来。

这不,被叶修他们遇到了。

“哎……那柳家娘子真可怜,定下婚约的男人先是跟着个女人跑了,后来竟然又跟一个调戏她的男人跑了。”有“神秘大侠”之称的成万里难得叹息道,还摆出一副不符合他平常作风的悲伤神情。

“噗,别说了,我忍不住想笑。”他旁边座位娇艳动人的翠花回他。

“你还笑,你这女人,太没有同情心了!”成万里大声说。

“行了行了,藏剑山庄的那位小姐还在呢,你们也不怕被听了去,都小声点。”坐翠花对面的胡牧低声说到。

“说到那藏剑山庄的叶卿卿,也是可怜,说是跟那杨饮风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结果呢,人家始乱终弃了。”同为女人,翠花好笑的同时也不免惋惜。

“不过这事儿,也是……不好说,我之前听说唐无寻这个人好色,没想到是好男色。这杨饮风也是,看起来正正经经的,没想到还真被姓唐的给勾引了。”胡牧又说。

“不过两个大帅哥在一起,也蛮养眼的。”翠花话锋一转。

“他俩现在这样,就是两小白脸了。”成万里抗议。

“你们在说什么?”半天没说话的石和尚没搞清楚状况。

“大师,你可是少林高僧,这么八卦,不好。”胡牧看他。

“就是那个‘毒公子’唐无寻啊,之前见柳无眉长得漂亮,就去调戏她,”翠花拍开胡牧,跟石和尚解释到,“结果柳无眉和杨饮风,就前几天在客栈住着的那个男的,被家里定了婚约,但是杨饮风本人没同意,跟他青梅竹马叶卿卿私奔到龙门客栈。柳无眉追来,唐无寻也跟着过来了。杨饮风发现柳无眉被纠缠,一时过意不去,就跟唐无寻比武打赌一场,谁知杨饮风打输了就呆在客栈房里不出来了,还不让别人看他。那叶卿卿发现不对劲,就去问唐无寻,唐无寻就对她说他要追求杨饮风!”

“噗。”在一旁饮茶的喻文州忍了很久,没忍住,很没形象的被哽住了。

“喻哥哥你没事吧!”毛毛见状,连忙用自己的衣袖准备给他擦擦。

叶修见毛毛几天没洗的袖子要往喻文州脸上抹,急忙阻止他,“小毛毛,你好好吃饭,我来,我来。”

于是又想趁机吃喻文州豆腐,喻文州不痛不痒挡住他,“我自己来。”

他刚刚动静不小,这里都是江湖中人,耳力不俗,成万里那一桌马上注意到叶修他们的存在,却又迅速转回去,都安静的吃起饭来。

不知道是不是NPC八卦的天性,良久,喻文州又听到那边传来讨论声,这次声音倒是小了不少,不仔细听还听不到。

“诶,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君莫笑?”成万里小声说。

“一看就是,无量妙法音加万年不变的破军套,岂是明教各个弟子都会有的打扮?”胡牧应他。

“他怎么会在这?”石和尚接着问。

“我怎么知道,还有他旁边那个男的,以前没见过,好像跟他很熟。不过那个小孩子倒是眼熟。”成万里又说。

“那小孩子,好像是毛毛!”翠花突然惊呼。

“你亲戚家的小孩?”成万里问。

“不是!以前在阳宝哥那里见过!”翠花回,“不过他当时还太小,现在可能不记得我了。”

喻文州见他们竟开始讨论他们这边来,忍不住低声对叶修说,“看样子叶前辈这两年也没白混。”

“那是。”叶修见喻文州肯理他了,毫不脸红地接受了他的夸赞,“跟你说了,跟着哥有肉吃。”

喻文州笑了,又继续问他,“旁边的那位姑娘和阳宝哥认识?”

“认识啊,翠花嘛,阳宝哥暗恋她。”

“啊?那阿诛?”

“阿诛是现在进行时。”

“哦。”喻文州点头,又听旁边说了起来。

 

“诶诶诶,那后来呢?”石和尚接着问。

“杨饮风跟李复喝了杯茶就跟唐无寻走了。”翠花继续说。

“李复什么时候当起媒婆来了?”成万里打岔,“不是跟秋姑娘吗?”

“秋姑娘那个时候还被李先生支走了!”胡牧也是当时的见证人之一。

“胡说!我明明看到当时在客栈里杨饮风是跟秋姑娘交谈,根本没见到李复!”成万里坚持己见。

“那时之前的事了。”翠花跟他说。

“他们到底说了什么?”石和尚问题不断。

“不知道,我比较在意柳娘子和叶家姑娘此时如何是想。”成万里捂了捂心脏,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想必她俩也要在一起了吧。”翠花说到。

“不是吧?!”石和尚震惊。

“我瞎说的。”翠花捋了捋头发,突然想到什么,岔开话题,“我还听李复说,洛道要出大事了!”

“是说尸人的事吗?不是在巴陵县吗?”成万里说。

“那慕容追风追的太狠,把天一教那群人追到洛道了。”

 

听到隔壁的讨论,喻文州才逐渐理清头绪。

先前叶修带他刷过荻花宫前山,叶修说之后还会有荻花宫后山,荻花圣殿等等,就提前跟他讲了一些剧情。慕容追风是荻花圣殿里的一个boss,叶修跟他科普了慕容追风的事迹。

慕容追风一家都被红衣教的人弄得中了尸毒,妻子早已死去变成僵尸,被他关棺材里背着,孩子成了毒尸,后来被他让人帮忙杀死;他自己也成了半人半尸的“怪物”,他有自己的意识和感情,并且发誓以消灭毒尸为己任。

荻花圣殿里,阿萨辛用复生之说蛊惑他,控制了他的妻子,但最后还是被他重新封印在他背负的棺材中。阿萨辛等人也趁慕容夫妻二人重逢之际离去了,但他是红衣教教主,红衣教的尸毒都是从天一教那里弄过来的,慕容追风找不到红衣教的行踪,就开始追杀天一教的人,大概是又追到洛道了。

“洛道的李渡城是慕容追风一家变成僵尸的地方。”叶修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对他说到,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难道他想在那里得到一个解脱?”

“我看,没这么简单。”喻文州说到,“你是不是把所有的剧情都过完了?”

“满级之前的都知道得差不多,不过这个游戏后来被运营商放弃,很多剧情都没结束就被搁置,一些没揭露的秘密也不了了之了。”叶修说道。

抿了抿嘴,喻文州双手交叉撑起下巴,一副我要思考别打扰我的样子。

叶修最见不得他深思的模样,也托起下巴看着他。

毛毛还太小,听不大懂他们的对话,也看不懂他们在做什么,他本来也是一个乖孩子,吃完饭就安静的坐着,没有催他们快点出发。



TBC


事后。

喻文州:[喘气][说不出话][简直荒谬][竟然被另一个男人撸了][装死吧]

叶修:[长呼][舔脸]文州……你可要对我负责。

喻文州:[捂住耳朵][我听不到]

叶修:[拿开手][改舔耳朵][低沉地笑]你是不是积太多了?


第二天早上,喻文州茫然的挣开眼,发现昨晚做了一个春梦(个鬼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