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4)


喻文州并未纠结太久,他对这个世界还没有刨根究底的心思。

龙门荒漠距离南屏山路途遥远,叶修恐浩气盟主谢渊担心毛毛的安危,想请喻文州代写一封书信,让信使送去先报个平安。

旁人鉴于喻文州外表清俊,多认定他字迹也会隽秀如一,是以他没有拒绝,因为这种误解造成的后果,常是他津津乐道的。

前话不必多说,三人快马加鞭,时而轻功飞跃,半月后终于抵达。

浩气盟正力堂辅执令左破天是镇守武王城据点的大将之一,他接到传令使从谢盟主那带来的消息,早已在据点等候多时,只为迎接他们。

一阵寒暄之后,毛毛被人领下去玩耍了。左破天说起正事来,跟叶修解释毛毛的父亲跟浩气盟的渊源,对浩气盟恩义深重。言辞何其诚恳,句句感人肺腑,话锋一转,又说谢盟主事务缠身,不便离开,但又想当面答谢君大侠,只有请君莫笑屈尊前往浩气盟做客。

盛情难却,而叶修听完,想也不想的回绝了。他现在还没入阵营,跟任何一方走得太近都不利于他享受惬意的江湖时光。更何况,万一恶人谷在浩气盟的奸细看到喻文州还没满级就出现在浩气盟,那他家喻队长后面的路就难走了。

喻文州倒是意欲前往,路上听毛毛说得天花乱坠,扰着他也想亲自领略一下浩气盟的风光美景,无奈他的修为微不足道,人家根本没有邀请他,他也不好厚着脸皮贴过去。

徒留惋惜,不由沉默,他是不轻易将感情流露在外的人,这一轻叹飘到叶修耳边,陡然让叶修心慌了一下,再来的是迷惘。

察觉到一丝视线往自己这边飘来,喻文州抬眼就对上叶修疑惑的眼睛,他轻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这是安抚,叶修想。那么他应该要欢喜,于是他也回以一笑。

左破天还在懊恼,盟主之前再三嘱咐他要拉拢这位江湖新秀,而君莫笑太决绝,竟然连一点委婉的意思都没有。稍不注意后者的注意力就被移走了,他这才仔细端量君莫笑身旁这一位,可无论他怎么看,这位还是武功不高的模样,气海混乱,修为低下,不像是绝世高手在隐藏身手。

但是看君莫笑如此在意此人,左破天脑海闪过一丝灵光,他道:“这位少侠莫不是君大侠的徒弟?”

他这一出声,仿佛一道利剑划过,将本来就不和谐的氛围打破,只一瞬的寂静,叶修就出声了,他忽然不愿再理会那些弯弯绕绕的零碎。



“当年,‘剑圣’拓跋思南和‘武林第一人’方乾,就是在这里决斗,要决定谁才是天下第一。后来方乾失败了,按照约定,他不能再留在中原,所以他去了侠客岛。”天子峰秘境的入口在天子峰半山腰上,有一座狭长的吊桥连接入口与另一座山,吊桥上,叶修在跟喻文州作介绍,“天子峰最后一个boss方宇谦是方乾的书童,他独自一人留在那里,研究方乾当年留下的武功绝学。”

“知道了,那我们快进去吧。”叶修将整个天子峰的boss的事迹都说了一遍,其中不泛感人的事迹。喻文州原本是有些不耐烦的,他想快点满级,而叶修不想他快速满级,两个人暗地里卯起来了。

叶修是料定正人君子做不到恶言相向,又忍不住得寸进尺,想快把他的底线撩出来。

一路过关斩将,喻文州基本没动手,每当他要开始打小怪,叶修总能抢到他前面。要不是他俩是一起的,这已经是分分钟仇杀的节奏了。

“之前说好让我自己练的呢!”喻文州若有若无的叹息,他们已经打过5个boss,来到方宇谦面前了。

“这不是怕你受伤嘛。”叶修笑着回答,不忘将弯刀上的血擦干。

“不多熟练技能,以后会受更重的伤。”他也不是不知道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但孰轻孰重要分清楚。

“那没事,要伤也是先伤我。”叶修忙示忠诚。

“……”还没等喻文州说什么,方宇谦先发现了他们的到来。

“君莫笑,怎么又是你!”方宇谦大叫一声,语气是满满的嫌恶。

被人打断了调情,虽是一厢情愿的,叶修脸有些阴沉:“还用说吗,把断水流给我我就不来了。”

“你……”方宇谦咬牙切齿,低下头去准备发功,却突然想起什么,停下动作,长呼一口气对叶修说:“你想要,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要帮我做件事。”

“什么事?”叶修有些诧异,这状况以前来刷的时候可没遇到过。

“帮我带封书信去洛道,交给天下钱庄的庄主!”

“又是洛道?”喻文州在一旁嘀咕。

看来是躲不开了,叶修轻啧一声。


“断水流被我藏在天子峰顶的石碑下,你自己去找吧。”将书信递给叶修,方宇谦才语重心长的叮嘱:“一定要将这封信亲手交给周庄主,不要认错了人。”

“知道,我又不是没见过周墨。”叶修摆了摆手,神情带着凝重,他拉着喻文州准备出副本。

洛道就在南屏山附近,由于受人之托,二人便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在天子峰顶找到断水流后就动身出发了。

路上,叶修不顾喻文州的反对,将断水流绑在喻文州腰部,系了个死结。

对于越来越霸道的叶修,喻文州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一路无话,两人来到洛道,入眼是一条蜿蜒的小径,枯木左右相伴,路旁垂老的乞丐坐在地上,用二胡拉着凄凉的曲调,一幅幽怨阴沉的场景浮现,让初来乍到的喻文州有些瘆的慌。

叶修是习惯了,没做停留,骑着赤兔就带喻文州往前奔去。

“你知道周墨在哪里吗?”一路奔波,喻文州有些体力不支。

“不知道,奇怪的是周墨竟然在洛道。”叶修要看路,所以把头移到喻文州的耳旁,但不敢靠近,怕颠簸的时候撞到喻文州。

“他不能在洛道吗?”

“唔,也不是不能,只是洛道这个地方,你也看出来了,不太适合有钱人过来。”

“洛阳好像是在洛道旁边吧。”喻文州呢喃到,洛阳这时还是大唐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也是,那我们先去关中商会驻扎在洛道的据点那边看看吧。”

周墨和李复一样是九天之一,他是九天的阳天君,也是天下钱庄大老板,掌管天下财物,并且和四大商会的主人交情不浅,他同时还是长歌门门主杨逸飞的师父,位高权重。

关中商会是商会联盟里势力最大的商会,活跃在大唐关内中原广大地区,总部就设在洛阳,而洛道又靠近洛阳。周墨身若是出现在此处,也无可厚非。


洛道的驿站旁就是关中商会的据点,据点的主事者也听说过叶修,知道他要找大老板,忙招呼叶修和喻文州坐下。

“君大侠武艺高强,从西域到中原,一路行侠仗义,惩凶除恶,此义举实在让老夫佩服。”主事周前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笑起来也是和蔼可亲。

“好说。在下此次前来,不过是受人之托,想将一封信带给周墨周大老板。”叶修抱拳道。

“这……阁下有所不知,主人此时并不在洛道,阁下之事,恐怕……”周前犹豫道,“不知阁下是受何人所托?”

“只是在下的故交,我还听他说周大老板本人正在洛道,莫非是出了什么状况,周老板不方便现身?”叶修觉得可疑,没有如实回答。

“并非如此,状况是有,可主人真的不在此处,在这里的只有主人的儿子,大侠的朋友恐怕是听错了消息吧。”

“周宋?”叶修挑眉,方宇谦难道是在讹他?

周宋既是周墨的儿子,同时也是长歌门的一员。

“非也,是小公子周风。”周前捋着长胡子回到。

“那周老板到底在什么地方?”叶修又问。

“呵呵,此等大事,老夫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又怎会知道呢。”周前笑道,又提议:“君大侠的这封信,不如就由老夫代为交给小公子,再让小公子转交给主人,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不妥,我答应了那人,一定要亲手交给周大老板。”这主事未免有些逾越。

“那老夫……也无能为力了。”周前皱眉,眼神明亮,却摇了摇头。

“老先生,不如您告诉我们周风小公子现在何处,我二人也可亲自去拜访他。”喻文州在一旁沉默半天,这才说道。

“小公子原本是在客栈,就在方才,刚好出去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喻文州问。

“哎……小公子临行前,并未向老夫说明。”

“如此,我等便在客栈等他,老先生若是见到他,可要帮我们说一声。”

“一定一定。”

喻文州行了一礼,就被叶修拉着离开了。


“这附近只有江津村有一个客栈。”叶修跟喻文州解释到。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

叶修想将喻文州送上马,被后者以想走路不想骑马这种任性的理由无情的拒绝了。

他也不恼,从包袱里拿出几个装着活络散和静心散的药瓶递给他,“这里到处是尸人和毒气,你要小心一点,这些药你先拿着,可以防毒,也可以解毒。”

“你呢?”喻文州没接。

“我还有啊。”叶修看喻文州淡淡的模样,不甘心调戏道:“这么担心我啊?”

果然,喻文州没再说什么,接过药瓶就往前走去。

“你认识路吗,喻少侠?”

“……”喻文州停下脚步,从容地回头看他,做了个您先请的手势。


洛道的景色处处彰显这个地方的窘迫,喻文州没有做过多的期待,但是到了目的地,还是被眼前的屋舍震惊,无论何种境地,他都没有看过这么破旧的客栈。连一个地方迎接客人的住所都是如此,更何况此地的住民了。

到了客栈,没有发现周风回来,却迎来一个不速之客。

叶修老远就察觉到杀气,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就悄悄的隐了个身。

喻文州看到叶修从他眼前消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道悦耳的男声喝住,这声音的主人看来不够友好,“站住!”

喻文州还真停下脚步,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蓝黑相间的衣服,戴着面具的男子向他飞来,他笑着问:“阁下叫住在下,所为何事?”

那人不答,眼神忽明忽暗,看了看喻文州半天,过了一阵,才有些歉意的对喻文州说:“哦,原来是我认错人了,真是失礼,希望兄台不要介意!”

“无妨。”喻文州回以一笑,心里突然升起一顿无名火。

得到谅解,那人反而没走,自我介绍起来,“在下是蜀中唐门之人,名叫唐无寻,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不知兄台可曾听说?”

喻文州听他一说,带着歉意笑道:“在下只是初入江湖,有许多名震天下的大侠和事迹都未听闻,还请见谅。”

“何必道歉,是我的名声还不够响亮,”唐无寻一直看着喻文州,没有放过他眼底划过的一丝茫然,他心下一喜,带着些许担心的问:“兄台行走江湖,可是孤身一人?”

“是啊,原本是有一个同伴的,可惜那人半路抛下我走掉了。”

“那可真是……”唐无寻叹了口气,十分惋惜的说:“这洛道太危险了,尸人和红衣教,听说最近苗疆那边还来了人,真是一团糟,这种时候兄台的朋友却抛下兄台不管,着实是有些不够意思!”

一旁隐身的叶修……你们都是好样的。

喻文州眉头皱起,不知想起了什么,也叹一口气,“此事还是莫要再提罢,对了,还未自我介绍,在下姓喻。”

“喻公子,幸会。”

“幸会。”唐无寻可不想只打个招呼,“既然喻公子是一个人,不如与我结伴,也好有个照应。”

喻文州想了一下,欣然回应。“那就多谢唐公子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