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8)


大明宫作为大唐帝国的象征,安史之乱之后一度被安禄山及其属下占领。叶修在喻文州不在的那两年,正好遇上大明宫开荒,也算是老团长之一。

他带着喻文州到了大明宫入口处,发现此时城门口还汇集了不少。这正合叶修的心意,他还懒得再飞鸽传书叫他以前认识的人过来,索性原地吆喝起来,不一会儿,人就满了。

问了一圈,发现人员的水平也参差不齐,有的跟他一样是带人来打,有的连一共要打几个boss都不知道。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叶修本来就打算教会喻文州怎么打这个秘境,不在乎连同其他人也一起教了。

“师兄,我没有强仇的装备。”一个穿着红白相间明教服饰的小女孩突然过来跟叶修说话,表情带着委屈和乞求。她的输出倒是勉强能过平均线,但问了好几个要去攻破大明宫的团队,都不肯带她。

“没关系,我有。”叶修微笑着拍了拍小萝莉的头,“你安心打怪就行了。”

“谢谢师兄!”小萝莉一听叶修这么说,心酸瞬间转化成喜悦,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你真是个好人。”

……又被发了好人卡。

喻文州第一次和这么多人组队,安安静静站在一边猜测他的队友们都是什么门派,用的什么心法。最终他发现队伍除了他以外就再没有其他的万花弟子了,自然也能猜到叶修这是准备给他黑装备。

笑着叹息,他走到叶修身旁问他,自己是用花间游心法打比较好还是用离经易道比较好,后者想也没想,斩钉截铁回,“离经易道。”

这根本不是一个选择题,毕竟离经易道只为T。

喻文州也算红,一路出的元气和根骨奶装,大家看得出来他是团长带的人,都没有在装备上跟他拼。

一路打到剑圣,剑圣是一个非常恶心的boss,容错率极低,叶修开荒大明宫的时候,打剑圣每次都差点团灭,只能出秘境休整再进去重打。现在众人的装备和武力都比之前厉害了不少,打起剑圣来就没有以前那么费力。

最终剑圣败走之后额外掉落了一个犹关坠,这是属于元气的特效,除了虎狼心腰坠以外元气最好的腰坠,不过叶修身上还真有虎狼心,大师和唐门身上也都有了,整个团队只差喻文州和刚刚那个明教小女孩没有。

喻文州和小萝莉干瞪眼了一会儿,最终是小萝莉紧抿着嘴,低下头退后一步,把喻文州看得一笑。

叶修见状将腰坠递给喻文州,后者接过却没有收起来,只是上前一步蹲在小萝莉面前,将腰坠系在的她用金色链条装饰的腰带上,小萝莉看着喻文州的举动,悄然红了眼眶。

她只身一人来到中原大陆,无依无靠,年纪虽小,却也见多了世态炎凉,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心里默默记下团长和这个万花哥哥的样貌,小萝莉决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他们。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这次大明宫之旅以喻文州的全面丰收落幕,七个boss让他一套定国兑换牌都集齐,有的甚至双开,连叶修也不禁感慨他的好运气。随即陪他一起回万花,找到了三星望月台上万花的门派套装商,兑换了套装。

最后将他黑色的长发用银白头饰固定,喻文州终于不再花花绿绿,摇身一变成为气质超然的翩翩公子。

叶修打了个响指,“还是人靠衣装。”

“你是我说以前很丑咯?”喻文州抬眼看向叶修,一副打趣的神情。

叶修笑着搂过他,自然而然的哄到,“以前是比我丑一分,现在比我帅一分。”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露出个无奈的表情,喻文州用手指点了点叶修的眉间,笑着走下星望台。

叶修在原地停驻一小会,伸出手摸了摸喻文州刚刚触碰的地方,那里仿佛还留着他微凉的温度。

自从洛道一事之后,喻文州对他的态度就温暖起来,不再逃避,也不在排斥叶修偶尔逾越的行为,反而更加亲近起来,时不时做点扣人心弦的小动作,常把叶修弄得受宠若惊。

就像现在,撩完就走,把叶修心里弄得直痒痒。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一年之久,叶修带喻文州打完了血战天策秘境,又去了风雪稻香村探索,最后一直到秦皇陵毕业。秘境打完打战场,他和喻文州都加入了恶人谷,原先他以为喻文州是要去浩气盟的,但后来被人笑着拒绝了,叶修想了一下,荣耀里索克萨尔似乎也是暗黑系的职业。

一路顺风顺水,这里不再只靠双手操作。喻文州最终也和叶修一样,装备齐全,手法犀利,打出了名气。

一切都看似在顺其自然的进行,但太过安逸,叶修总觉得心里有点发慌,右眼皮跳个不停。

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叶修猜想他是不是要醒了,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在现实中醒来,喻文州也没有要起床的预示。

在叶修精神朦胧的时候,一瞬息的距离,他反而更加清晰,清晰过后又是茫然,好想抓住了什么,放走了什么,不明白自己身处何地。有时看不清前景,有时视野一片模糊看不到人。

将疑问告诉喻文州的时候,后者反而讶异,他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症状。但不知为何,叶修恍惚从他眼里看到了犹豫,连带看他说话的样子也觉得支支吾吾。

这很不对,他们怎么会是这样的。


然而不知为何出现的疲倦覆盖了他,他沉眼睡去。

以为醒来后会是柔软的床,但却不是,过去了很久,他依稀记得自己应该是在蓝雨的宿舍,但应该也是在床上。

天依旧是暗蓝的,月光耀眼,可以看到银白月光照在云层上,将它们染成灰蓝帷幕。这是在野外,这地方他并不陌生,是在明教的映月湖。

他背靠在湖中心的巨石旁,有黄木遮掩了星星点点,山石道人捋着胡子对着他笑意吟吟,抬起手指了指远处岸边垂钓的熟悉身影。

叶修笑着对他微微点头,以表谢意。

水上轻功飞到喻文州身边坐下,溅起的水花了吓走了快上钩的小鱼儿,喻文州看不出怒意,只是收起竿对叶修说,“你的晚餐没有了。”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叶修在想不起来,他太不明白了。

“不是你带我来的吗?”喻文州也不明白,反问,“你说明教有很多好地方,我却没有来过,想带我来看看。”

“这样啊。”他不记得了,最近很多事都没有印象。“你觉得这里好看吗?”

“好啊,特别适合告白。”叶修一怔,没来得及意会这句话,就见喻文州站起身来,拿起鱼竿和鱼篓,朝山石道人飞去,将借过来的东西还给他,再轻功飞回,在拨弄起来的荷塘水影上归来,拍了拍被湖水浸湿的衣摆水滴。月光洒在他脸上,叶修看到他眉宇微微舒展开来,漆黑的眼眸如深渊一般要将他吸进,“我突然发现,我也有点喜欢你了。”

“……”叶修愣了半响,才不确定的问,“你再说一遍?”

喻文州笑得朦胧,“是你赢了。”

脉脉之情如骄阳烈火,拨开云雾又烧春雨,热浪熏得人心浮浮,不得不放弃抵抗,好再迎来温柔乡。

叶修思潮不停澎湃,这一年他前半段辛苦追随,后半段却陷入迷蒙与怀疑之中,远没有以往对喻文州来得热烈,他想过如他这样一厢情愿,又半途而废,喻文州怕也是烦了,还没来得及表达歉意,就先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打断。

他猛然抬起头来,看向喻文州,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笑得满是暖意。自责和感动相继而生,他起身一把抱住喻文州。

还没等他说话什么,眼中就只剩一片天昏地暗。

 



他是被人叫醒的,喻文州熟悉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带着一如既往的和气,“叶领队,醒醒,我们快到了。”

他皱眉睁开眼,不知道他们又到了哪里。

喻文州在叶修睁眼的瞬间就看到他眼中的血丝,知道他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昨晚他们也为了庆祝疯得太晚,没能让他好好休息,于是出言安慰到,“不用担心,飞机已经没事了。”

“什么没事?”叶修看了一眼四周,发现他左手边就有一扇窗,窗外是悠悠蓝天,他再看一眼右手边,除了面露关切的喻文州,还有坐在最外边的王杰希。他正在看座椅后背为乘客准备的杂志,见叶修看过来,对他挑了挑眉,“醒了啊。”顿时就将状态外的叶修吓得心里一抖。

大概是叶修的表情太明显,王杰希也面带嫌弃的撇了撇嘴,转头继续看手中的杂志。

“这是到哪里了?”拒绝接受现状,但叶修还是忍不住问他旁边的喻文州,他已经隐约有些想起。拿起盖在他身上的国家队队服,想紧紧握着暗示自己不要往诡异的方向想,但刚睡醒还显得有些无力的手却在提醒他接受,他突然掀起遮盖腹部的T恤,是一片平坦。

没有健壮的六块,手臂也没有显而易见的肱桡肌。

再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的眼睛,除了对之前叶修和王杰希的互动表现出来的笑意,还有对他突然的动作感到莫名以外。什么都没有。

他忍不住问,“你知道剑网三吗?”

喻文州微微睁大眼睛,不解的摇了摇头。

“……这是一款游戏,很久以前的。”叶修垂下眼眸,手肘撑着座椅的支柱上,手掌遮住双眼。

“你是做梦梦到自己在玩吗?”喻文州心思缜密,自然也发现了叶修的异样,大概是引起了他幼时的回忆,他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回去可以找找看,看看还能不能玩。”反正他是没有听说过。

叶修又看向喻文州,静静不语,最终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压抑的声音。“好。”


要想起来并不难。他们前几天在苏黎世荣获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冠军,还没等他们从获奖的喜悦中回来,在国外做专访的媒体就跟疯了一样,访谈一个接着一个,让他们没有喘息的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他们就在苏黎世的最后一晚狂欢了一整夜。

第二天都面带疲倦的上了飞机,风行过程中又遇到暴风云群,将众人吓得一身汗,还好最后飞机脱险,叶修也睡了过去。

然后做了冗长一个梦。

早就该想到,怎么会有那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或许当时是在昏黄的灯光下,众人都已经躺倒,只有喻文州还安安稳稳的坐着,明亮的眸子闪闪发光,但是看人的时候又淡淡的,要将人的骄躁得意沉淀下去。然后他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两个酒杯倒满,走到叶修跟前,将其中一杯递给还迷糊的他,唇角微扬,乐乐陶陶,“叶修,轮到我来敬你了。”

于是多年以后,才骤然领悟,日久生情。

又或者是飞机疯狂摇晃的时候,明明瘦弱的身躯却毫不犹豫的拥抱过来,皱起的眉毛掩不住脸上的不安,在对上他同样惶然的眼睛时又转变成坚定,轻声说,“会没事的。”

就此沉沦。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