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索】独白

私设与ooc并存

原本只是一个脑洞,后来写到幽暗森林的时候突然想到《幽深的森林》这首歌,就接着写下去了。

Do As Infinity-深い森

----------------------------------

不知从何时开始,索克萨尔就忽然漂浮在现世。

每一天每一天都必须跟在他的主人身边游走,脚不沾地,不得离开一步,也无法被人看见,悄无声息的。

没有风雪交加却也是一个难眠的夜晚,主人拒绝了同事们出去聚餐的邀请,独自一人坐在宿舍的电脑桌前,面无表情的滑动鼠标,操控着他的本体。

和以往一样,他又得过一个小时或者更久才能到其他地方去。

无所谓静静等。

半睁的眼眸注视着电脑前的人,喻文州刚洗完澡,在四下无人的房间里耷拉着睡衣。头发没来得及擦干,毛巾搭在上面,仅只是搭着。

水滴落在键盘上,没人察觉,除了他。

索克萨尔偶尔会揣测喻文州在想什么,最后折服于一遍遍枯燥无味的日常训练。

在他快睡着的时候,喻文州的表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将他惊醒。

他笑了。电脑光洒在他脸上,仿佛飞鸟寻觅到栖息地的那一刻,安宁的发出愉悦的欢鸣。

索克萨尔定了神,悄悄凑过去。

歪着脑袋盯着已经平息笑容的喻文州一眼,才将目光转向屏幕。

或许时间过去了很久,否则他不会觉得漫长。喻文州已经换了账号,界面的角色不再是索克萨尔,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术士角色。

场景也从训练地图变成了网游里。

是在幽暗森林。一个绿意盎然,却被参天大树遮住太阳光,迷雾与暗流涌动的哀伤场所。

因为其防不胜防的陷阱与小怪,还有曲折又虐心的任务剧情被众多玩家唾弃,却也是暗黑系的术士升级的必经之地。

默然,生出一股哀恸。

他没有在喻文州最开始接触这个游戏的时候陪伴他,也就不清楚这个角色是他新建的,还是以前就有却没能玩起来的。

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事。

只如一位过客,在喻文州有限的时间里划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接着被迫踏上日月交替的轨道,缓缓消逝于他的生命。

小术士手里捧着一束发着暗蓝光芒的花,又将索克萨尔卷入遥远的回忆。

前任主人魏琛在这个时候,选择的是另一个更难获取的道具,只在更多的奖励。换得他在这一岔路口,朝一条不与喻文州相关的道路前行。

或许是要弥补遗憾,喻文州就让这个小术士来参与他无法完成的任务。

就像一个相互惩罚的小游戏。他一厢情愿地想。

你因我更加沉迷,我为你躁动不已。

索克萨尔并不喜变动,他坚信这是被喻文州的性格所影响。已经是到睡眠时间,喻文州还一动不动的坐着,只偶尔移动手指。看来是要打破定律了。

术士是为了力量能将一切献给黑暗的职业,哪怕是光明。他突然厌恶起这是一个平凡世界,被不知名束缚的自己无能为力,如果不能得到,为什么连毁灭的机会也不给。

小术士渐渐隐入雾霭之中,被森林深处微弱的光亮吸引,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索克萨尔眼眸向下轻垂,不想看下去,也不想再看喻文州。

他转过身子,在空中蜷缩他恰似虚无的身躯,闭上眼,不愿再看任何。

然而外物见不得他自欺欺人,听觉依旧存在。浴室的门没有关紧,从莲蓬头里漏出的水滴落在地上,成了鼠标键盘声以外能让他心乱的声音。

索克萨尔叹了口气,或许他并没有执意抗争。他睁开眼,扭头看向喻文州的头发,在冰冷的冬夜里已经半干。

心底晃悠着几分悸然,想学喻文州之前那样拿出吹头发的东西,一拂一摆轻轻抚触,将它吹干。而事实上他什么也拿不起,碰不到。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没有时间概念。喻文州终于发出声音,脸上难得扬起自得的笑,“大功告成。”

他也跟着笑了一下。他喜欢喻文州温和的嗓音,笑容也是他赖以生存的光。

所有都是他在如今这荒谬情势下唯一的慰藉。

他不由自主朝屏幕看过去,想知道能让主人这么高兴的是什么。

所幸他见过,一本技能书,20点,非绑定物品。

喻文州操控小术士朝主城区走去,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信使旁。将收信人选定索克萨尔,最后寄出。

还没等他再期待什么,就见人关了游戏和电脑,背靠在椅子上伸了个大懒腰,翘着二郎腿抖动,平常这个大队长不会做出这样不雅的举动。

再没去其他地方,喻文州直接跑到浴室洗了手,就关了灯上床睡觉。

一气呵成,像是计划良久,徒留他在黑暗中静立。

索克萨尔发出一声笑,比前一次轻松很多,笑他自己。

成人许久,没学会忠诚以待,却总是畏惧彷徨,浮想联翩。

幸好他的声音没有人会听到。

他不需要灯光就能看到黑夜中所有的事物。于是学着喻文州,躺在他的身边,隔着棉被,将手放到喻文州身上。

假装与他相拥而眠。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