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19)


智商有限,也就这样了。


------------------------------------------


一下飞机,就是一阵狂热粉丝的拥袭,其规模不亚于日韩明星到场。他们一个个的被安保人员拖拽进大巴,还算顺利的回到了联盟总部,世邀赛结束后他们有大约两个月的休战期,在首都再过一晚就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叶修已经等不及第二次温水煮青蛙了,离别聚会结束后,他就以陪上厕所的名义将喻文州拉走,顺手收到众人鄙视debuff数枚。

路过明亮的走道,时不时会有两三个人朝他们看过来,脸上带着或友好或慕崇的笑容,然后将目光紧紧粘在他们拉扯的双手上。喻文州也低头看向他们交缠的手,虽是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跟都已经跟过来了。

洗手间门口,喻文州朝叶修点了点头,“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还没等他站定,叶修就将他也拉进厕所的单间里,抵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在门边,双手撑在他耳边。

他们身高相仿,不需要踮起脚尖,平头直视就能看见对方脸上的一丝一毫。

对上喻文州不明所以的表情,叶修定定看了半晌,最终嘴唇一张一合,语气比他想象中的平静,但不容置疑,“文州,我们交往吧。”

气氛陡然静默。

和梦中有所不同,同样是诧异过后,现实中的喻文州却很快平静下来,稍稍低头想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来对他露了个了然的笑,“好啊。”

梦里一次次狂热,换来一次次失落,对喻文州的若有若无的拒绝已经习以为常,这一个结局反倒让叶修不适应,他已经想好了喻文州拒绝之后的对策,却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同意了。

太过轻易也让他感到一丝不满,他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你听清我之前说什么了吗?”

“你说让我们交往。”喻文州眨了眨眼,无辜重复叶修之前的话。

叶修纠结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把自己的感情表达清楚,“我挺喜欢你的,不是朋友之间的那种,你懂吗?”

“我小学毕业了,你之前说的话我听得懂。”喻文州干笑着摊了摊手,“我成全了你,你还不满意吗?”

“……满意,但是为什么?”叶修抓住喻文州的手,紧紧握着。

“我也一直都很敬慕你呀,你没发现吗。”喻文州没有挣扎,也没有让叶修松开,反而晃了晃双手,带着叶修的也跟着摇摆。“虽然还没到恋人之间的那种感情,但是……我不介意和前辈你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即使不是百分之百肯定的答案,但叶修不多想也觉得惊喜了。

沉默之余他抱住喻文州,想要诉说梦里没来得及言语的话,话到嘴边又转了一个弯,成了一声叹息,“这条路可不好走。”

“我知道。”喻文州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伸手挡住叶修凑过来的唇,“前辈……不要急,我们可以慢慢来。”


联盟总部人员流通频繁,叶修还在想怎么半天都没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出了洗手间才发现门口被贴了正在维修的白条,刚才进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有注意,以至于现在他和喻文州被零散路过的人围观,在一双双玩笑困惑的目光里进退两难。

喻文州咳嗽一声,将手从叶修掌中抽出,现在还不到高调的时候,他轻轻拍了叶修的后腰,“回去吧。”

“接下来你直接回家吗?”走廊上叶修问。

喻文州摇了摇头,他走在叶修后面,一想叶修看不到,就开口说:“要先回俱乐部一趟,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你呢?”

“我先回家一趟。”叶修转身对喻文州笑了一下,“再等我打个电话给老板娘,如果她说没事我就去G市找你吧。”

“好啊。”

 


叶修家就在B市,不需要再坐飞机火车之类的交通工具,但他还是坚持为喻文州送机,蓝雨这次只来了喻文州跟黄少天,在路上他理所当然收到了黄少天的嘴遁攻击,“老叶,多久的交情了还这么客气。赶紧回去吧,不需要送我们,送苏妹子还差不多。我说你这什么表情,搞得跟壮士出征似的。”

“都说我们这么多年交情,送送怎么了。”叶修叼着烟,没有点燃,随着他张合的嘴唇晃动。

“以前也没见你送我们,现在这么献殷勤,老实说,安的什么心?”黄少天勾住叶修的脖子,眯着眼用手指他。

“对你,我安不了什么心。”拍掉黄少天在他面前晃悠的手,叶修也如其所说停下脚步,站在队伍末尾准备为他们办理手续。

“诶……!”黄少天惊呼一声,看向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喻文州,“对我安不了心,那你是对我们队长有心咯?”

“稳重点儿,多大人了,还这么咋咋呼呼的。”叶修做了个你还太嫩的表情,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

“行了。”喻文州开了口,他轻轻碰了下叶修的手臂,“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们处理,你回去吧,谢谢你了。”

“切。”队长发话了,黄少天也不好多说,拍了拍叶修的胸膛,也跟着赶人,“虽然以后赛场见不到你了,但是网游里,咱们还是可以照常PK的,不要太想我们。”

“想你作甚。”叶修嗤笑一声,见喻文州坚持,便迈着步伐离开了队伍,朝蓝雨的两人挥了挥手,帅气的转身向外走去。“下次再见。”

喻文州也摆摆手,静静笑着。

“再见。”

 


离开机场,叶修拦了一辆的士。准备回家面对腥风血雨。

一切都好像发生的很快,明明是昨天才开始基的,现在就打算回家出柜了。但这个过程只有他知道是多么无比漫长,在无数个碎梦的片段中,他早就臆想过要如何对父母坦白,怎么用最平和的方式,来解决这场对他们而言是突如其来的人祸。

在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无论结局如何,过程中总会有人会受到伤害。

小道两旁的碧绿还是如离开时那样沁人心扉,再走百米,一座绿色庄园就出现在叶修面前。上一次回来还没来得及融入就匆匆离去。他发现自己的情感没有太大起伏,连热辣的太阳都不能让他心里出现一丝浮躁。

大抵是心有后盾,开始便无所畏惧。

掏出离家之前叶秋塞给他的钥匙,叶修不动声色的开了门,除了家里的佣人,只有叶夫人在,叶修整理了自己的面部表情,让他看起来不那么喜悦,“妈,我回来了。”

叶夫人在织毛衣,柔荑如玉的手指轻巧的来回进退,听到叶修的声音,放下手中的毛线团,面露喜色地站起身,“小修回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我好让小秋去接你。”

“这么点距离,叶秋他未必肯去。”叶修淡淡笑了下,“爸呢?”

“他呀,听说你得了个冠军,这几天都去大院里跟他的老战友炫耀了。”一想到那时电视机前叶修举起奖杯的开心模样,叶夫人脸上也挂起自豪的笑,“过不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哦。”叶修拉着叶夫人坐下,撸起袖管,拿着遥控器准备陪她看电视。

“倒是你,吃午饭了吗?怎么几天不见又瘦了。”还没有开心几秒,叶夫人就开始唠叨了,她保养得很好,轻轻皱起的眉毛让她看起来更像三十几岁的美妇。

“吃了吃了,妈你夸张了啊。”叶修笑着否认,按动手指漫无目的的换台。

“怎么没有,你等等,我给你爸打个电话,要他回来的时候多买点菜,得好好给你补补。”叶夫人是个慢性子,说话也不急不缓,但是决定的事情就再没有转圜的余地,说做就做的性格连叶老爷子也不得不认输。

电话那头叶爸爸听说叶修回来了,立刻就抛开未分胜负的棋局,对着老友得意的笑笑,边走边哼着小曲让人开车到菜市场。

自从上一次回来之后,叶修和老爷子之间便不再如以往那样剑拔弩张。叶夫人吹了近十年的枕边风,叶秋虽常被叶修怄得面堂发黑,但还是时常会在老爷子面前说他的好话,终也算是让老爷子骨子里的柔情赛过脸面。

这次叶修也是凯旋,叶老爷子回来后拉他到书房谈了许久,最后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干得不错。”


夏季的夜晚热闹,往常沉闷的叶家大宅因为叶修的归来,难得趁了这季节。

一些不合时宜的小心思随之露出苗头。

“小修,你怎么不吃啊?”餐桌上叶夫人一直给叶修夹菜,但叶修只是应付式的动了几下筷子,咀嚼食物慢吞吞的。

叶秋自然也看到他这个样子,但他不说话。事出反常必有诈。

叶老爷子食量很大,一直在安静吃饭,听到叶夫人开口,也转头看向叶修,“你小子,下午跟你说话的时候也是这样,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没有完成?”

“啊?我没事呀。”叶修像是被惊醒,咳嗽了一声,“中午吃太多了,又有点晕车,所以现在吃不下太多。”

“你这孩子,不舒服怎么不早说。”叶夫人嗔怪着起身,“我去给你泡点茶缓缓。”

“不用麻烦了妈,过会儿就好了。”叶修起身拉住叶夫人,将她按在椅子上,脸凑到她耳边,眼睛却是看向叶老爷子和叶秋,“我饱了,先上楼去休息,你们慢慢吃吧。”说完不等他们作出回应就趿拉着拖鞋上了楼。

“这孩子……”叶夫人眼神透了些无奈,扭头盯着叶秋,“小秋你跟你哥哥共同话题多,等会儿上去看看他是怎么回事,知道了吗?”

“哦。”叶秋乖乖应了一声。共同话题一点都不多好吗!

最终叶秋并没有问出什么,叶修几句话就将他忽悠过去,被赶回房间才明白过来,恨得牙痒痒。

等到深夜人都沉沉睡去,叶修的房门才被打开,他走到老爷子的收藏室,拿出逢年过节就会被人送过来的好酒中的一瓶,将其掰开,再到厨房倒掉一大半,扭动水龙头把味道冲走。

把剩下的带到客厅,他沾了一小口,再倒出一些抹在嘴巴周围。然后任美酒飘香,他安静坐在沙发上,巍然不动。

叶夫人夜半起来方便的时候就看到客厅有个黑影子,吓得她忙打开灯,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大儿子,“小修,你在客厅做什么,怎么还不睡啊?”

叶修没有回答她,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叶夫人觉得不对经,走近去才发现叶修手里拿着一瓶白酒,而叶修本人更是脸红红的,显然是喝醉了。他知道自己两个儿子都不是喝酒的料,一把将他手中的酒瓶夺过来,猛地摇他,想将他摇醒,“小修!你怎么能喝酒呢?”

“……嗯?”叶修茫然的抬起头,发现自己手里的物品不见了,他看了一下叶夫人,伸出手想抢回来,“我就要喝,你还给我……”

见叶修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叶夫人气得跺了跺脚,声音也带着焦急,“不准喝!小修你告诉妈妈,要是有什么烦心事你跟妈妈说好吗?”

“烦心事……?”叶修重复了一遍叶夫人的话,缓缓晃着头,“我没有烦心事,我怎么会有烦心事,我都回家了。”

“小修……”叶夫人一听到叶修用惋惜的语气说回家,阵阵心酸就冒了出来,她从前时常会想,当年还是少年的叶修独自一人在外闯荡,追逐自己的信念,与他血脉相连的亲人却不理解他,甚至连听他说话都觉得厌烦,转而对他恶言相向,他该有多心碎。

可是如今叶修的爸爸跟她自己都不再反对,叶修却也没有感到多快活,她弯下腰抱住叶修的头,“小修……回来了就好,其他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过不去啊。”叶修学着魏琛醉酒后的样子,消沉颓靡,沙哑着声音,将一句话重复几次,“过不去的……谁家的父母会接受自己儿子喜欢一个男人。”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