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假如我对你说(完)

1

“叶修你这混账!”黄少天刚进门就跑到叶修身后狠狠勒住他,“还好意思过来,一个多月不跟我们队长联系,害他担心好久!”

叶修被勒得发疼,但听到黄少天的话却没有叫他放开。

喻文州是做不出体罚之类的动作来的,他也正好趁这个机会折磨自己一下,让他心里好受一点。

喻文州原本以为他们是在打闹,没有在意。

将东西放好后发现叶修被勒得脸色发青,才知道黄少天是真的下了狠手。皱着眉毛沉沉道:“少天,放手!”

黄少天听到队长发话,放缓了力道,慢悠悠松手,轻声在叶修耳边说,“你可得好好哄哄,我们队长不是面上看的那么平静。”

这么多年,他也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冲动分子。叶修偶尔发个疯还能理解,至于喻文州,如果不是心里确定想这么做,是定然不会同意叶修的。

心里的七弯八绕比谁都多,但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改变,两个人下定了决心,他不想这件事就让他们生出隔阂。所以当着喻文州的面就对叶修动手,也算是在为叶修求情。

喻文州心里有几分不舒服不假,任谁刚被表完白就和对方没了联系,都会有一丝不安。导致后来他气极了甚至想和叶修断了关系。

才能在那天黄少天找他一起旅行时,一口同意。

他一向都不会将心思裸露于言表之间,同行的人都没有发现他心思不顺。唯有和他紧密相处多年的黄少天,能从他的一举一动里察觉。

有一晚黄少天拉他们到某个露天餐馆吃饭。虚空的李轩嫌太闷,嚷嚷着要玩游戏。

最后是肖时钦被翻了牌子,国王喻文州脑子乱得很,低头想了下,没想出个好主意。他旁边的黄少天贼兮兮给他出了个点子,说让姓肖的写封情书,发到论坛上去。

喻文州一想,浅笑着说,“那肖队就给叶修写封情书吧,说你从很久以前就对他一见钟情,语气记得要矫情一点。”

那语气和表情登时就吓得肖时钦动笔了。

现在喻文州看到叶修被好友欺负,还是感到一丝于心不忍,毕竟叶修前几日已经和他解释过,也道歉过了。

叶修咳嗽着摆摆手,一边用沙哑的声音说,“没事,这回哥就让他一次。”

“切……”黄少天刚准备说些什么,被喻文州严厉的眼神制止。难得觉得自己吃力不讨好,歪着头将几个箱子打开,开始帮喻文州整理。

 

夜晚的伙食当然由叶修搞定,他忙了一下午,坐在餐桌上就收到宅男的膜拜*2。

“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独自一人就只能靠泡面全席过活的人,这回真是看走眼了。”叶修菜做了多久,黄少天就馋了多久,在书房跟厨房间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次,这会儿终于可以开动了。

“原来是,不过现在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不能这么随便。”叶修回答得不动声色,余光瞥了眼喻文州,很快就收回。

“……”家室拿起勺子舀了一瓢绿豆汤,不烂也不腻,瞬间被清甜的口感攻陷了味蕾,不吝赞美对叶修竖起了大拇指。

得到肯定,这些天的学习也不算白费,叶修小尾巴一下子就翘起来了,哼着小曲儿给喻文州夹菜。

将无关人员黄少天看得一愣一愣的。

上午这两个人的气氛还带着僵硬,这会儿就你侬我侬起来了。

因为黄少天来了,晚上喻文州和叶修还是睡了一张床,都不是刚认识的人,不管是谁睡沙发都不太说得过去。

洗完澡之后,叶修裹了件长睡衣。滴滴水珠从他湿润的黑发流下,胡乱用毛巾擦了擦,叶修就准备上床躺着,“我洗好了,你去吧。”

喻文州坐在小圆桌旁整理俱乐部发来的文件,听到叶修的声音后朝他看了一眼。站起身没有朝浴室动,反而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吹风机,又将叶修拉下床,哗哗的给他吹头发。

 

“我爸妈问你什么时候有空,他们想看看你。”夜深人静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睡着,叶修戳了戳还躺坐着看书的喻文州。

“你回家一段时间没动静,就是在做这件事?”喻文州没有停止翻书的动作,只是问。

“是啊,不然都不好意思联系你。”叶修看着天花板,声音渐渐带了倦意。

喻文州久久不动,直到叶修看过来,他才放下手中的书,躺下来在叶修耳边说,“你未免太自信了。”

“我希望我可以拴住你一辈子,并也一直在为此努力。”

“我没有阻止你,只是觉得我们需要过程。”空调开着的温度不高,喻文州将叶修裸露在外的手放到薄被里面,又将它拉了拉,好完全盖在叶修身上。

“我也只是给你一剂定心丸,怕你被这事困扰,提前给你解决了。”叶修回望过去,话到嘴边换了一个方向,“你什么时候想去了都行,不着急的。至于你的父母那边,我不会放弃的。”

“那好。”喻文州应了一声,他倒还没有跟父母说起这个问题,这事也的确如叶修所说,不急于一时。他抬起身子关了两边床边小柜子上的灯,“睡吧。”

 

 

夏休期结束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准备回蓝雨,叶修同一时间收到了陈果的夺命连环call,也不得不启程前往H市。

机场告别时,叶修终于缠到喻文州的轻吻一枚,还是在已经放弃的时候被措不及防的偷袭。晃着脑袋心满意足的走了。

作为一个战队,兴欣的根基还是太弱。叶修一整个夏天都不在,陈果在休息期的时候几经周转,在魏琛的帮助下算是把兴欣训练营建起来了。

叶修的好心情持续了很久,看谁都带着笑意,脸上的嘲弄减了不少。兴欣的小成员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叶神这个平易近人的大神,也被他感染,训练起来都卯足了劲,想要得到他的认可。

只陈果怕他误人子弟,在叶修指导的时候都在旁边看着,就担心又教出几个气死人的混小子。

叶修多次被打断也不生气,到晚上就破天荒的煲起电话粥,当着陈果的面和对面的人抱怨,然后被打得从训练营逃到网吧,打开机子和众人在竞技场切磋。

日子过得都快活。

 

 

得益于叶修的某次错屏,联盟职业圈兴起了一阵剑三热潮。成为众人比赛训练之余的主要休闲项目之一。

相比起荣耀,剑三就平淡很多,不需要抢野图boss,人也很少。

还是一个职业选手在微博上发了张剑三截图之后,玩家才渐渐开始多了起来。可惜官方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十多年前的游戏放到现在当然不够看。也不知道这群荣耀的选手会玩多久,就没有要重置的打算。

没有更新维护,一下子涌入众多玩家的剑三也隔三差五出现bug,算是渣配置里解救众人的笑料之一。

在一次方锐发了一张成都主城出现了一只巨型喵哥俯瞰众生的截图之后,叶修在群里发言了,“25挑战永王行宫1-8成就团,要打的进组。”

可惜现在是下午,几个战队还在比赛,其他的也都是在训练,一声下来也没有多少人理睬,让他开始怀疑是他不是已经失宠要被赶下神座了。

他又在兴欣的训练室嚎了一圈,被陈果骂了一通,要他不要明明当着教练还让队员分心。

无奈之下,只好默默在世界频道喊了。

这是他的小号,很多玩家都不知道本尊是他,是以进组的人依旧寥寥。

直到晚饭过后,众人开始休息,才发现叶神在群里发了消息。

喻文州的小号突然掉线,应该是被顶下去了。

25人组齐。

和组人时的冷清不同,不明真相的游戏玩家在上了语音软件之后才发现团长是叶修,团队频道瞬间那叫一个热闹。

喻文州到了语音频道之后就听到叶修在点他的名。

“文州你到了吗?”

[团队]落字不乐:啊啊啊啊?喻队也团里吗?!!

[团队]不了了:不止啊李轩大大也在!⁄(⁄ ⁄•⁄ω⁄•⁄ ⁄)⁄

[团队]暮雨客散:我也在啊我也在!

[团队]与子闲情哪:你是谁啊?

[团队]暮雨客散:我是黄少天!开心吧!特地过来给叶修捧场的。

[团队]葡萄美酒夜光:真的假的啊#问号

[团队]山风吹不动:假的。#鄙视

[团队]暮雨客散:方锐你滚滚滚,要不要真人PK下!

[团队]千风:诶诶!方锐大大也在![山风吹不动]是方锐大大吗!

喻文州戴好耳机,将快捷键调好后回到。

[团队]北冥有鱼:我在了。

[团队]落字不乐:喻队![北冥有鱼]是喻队吗!我是你脑残粉啊www

“好了,人都到齐了,进本吧,先别开剧情。”频道里传来叶修的声音。

等到团员都到了老一面前准备开打,叶修突然说,“文州你退下队。”

[团队]御剑飞行:诶~~叶神开团到现在一共三句话,一句试麦,其他两句都和喻队有关,这是为什么?

[团队]千风:我有想法但是我不说。

[团队]葡萄美酒夜光:我有想法但是我不说。

[团队]处处生情:我有想法但是我不说。

[团队]不了了:复制党人手一个想法,但我们不说!

对此,进团潜水的众职业选手不谋而合,全部一声不吭。

[团队]北冥有鱼:嗯?不是有六层共战了吗?

嘴上这么问,喻文州还是有了动作。

“再进队。”叶修又说。

“做什么呢。”喻文州嘀咕了一声。

[团队]不了了:[北冥有鱼]你这磨人的小妖精,终于还是被[其名为修兮]攻略了~#鼓掌#鲜花

[团队]气纯生了个:恭喜[北冥有鱼]投入[其名为修兮]的怀中!#噢

[团队]与子闲情哪:[其名为修兮]轻轻勾了下[北冥有鱼]的鼻子,并宠溺的问:假如我对你说,我爱你,你会?

[团队]落字不乐:[其名为修兮]按住[北冥有鱼]的腰开始啪啪啪。

轻呵了一声,叶修低沉闷笑的嗓音透过耳机传到所有团员的耳边。

“……”

“卧槽叶修你大爷!”黄少天最先开麦叫嚣起来,“打个本你都不安宁,有本事冲我来,盯着我们队长是几个意思……!”

他正骂着,频道里突然没了声音,喻文州切过去一看,是被频道所有者叶修禁音了。

再切回游戏,黄少天又在团队里刷屏起来,众人的惊异都被他刷了过去。

[暮雨客散]退出了队伍。

[团队]山风吹不到:哈哈哈哈哈心疼。

“好了。”最后还是喻文州红着脸开麦说了声,“别闹了,把少天加进来,开打吧。”

于是这一插曲被几个游戏玩家或当真或当闹剧的记下,却没有在网络上掀起多大的火花,看到的人都只当这是他们的调侃,不会真的以为他们之间有着什么。

毕竟,这种事情对于粉丝们来说都是日常。

比如。

@黄少天 回复@不烦不烦不烦:知道安利,今天不训练,已经和叶修PK过了,回家了,日期和时间乖乖的自己看手机别问我,没钱,救我妈,不后悔,不约,不在,不爱,直男!不萌!要站也是站黄喻!!!//@不烦不烦不烦:黄少我就问你一个问题!(☆w☆)

喻文州:夏休期开始了,祝大家玩的开心。[图片]

像这一类的互动还有很多,区区一个闹剧当然是比不了剑与诅咒的羁绊。

被各种小道消息刷屏的众人是这么想的。

直到有一天熊孩子卢瀚文实在忍不住在群里多嘴问了句,被问到的当事人还来不及回答,叶修就大大方方抢在人前面承认了。

:)

 

 

[北冥有鱼]悄悄对[其名为修兮]说:那我就和你在一起。

 

附赠无聊小番外:

叶修一直以为他会是主导的一方,最开始他在外人面前也是如此表现。

直到真正开始,他才发现喻文州在这一方面会如此强硬。他原本正经的脸红红的,稍稍撒个娇叶修就拿他完全没办法。

如果叶修有一丝反抗的意图,喻文州就会啪的一声打在叶修赤裸的肌肤上,然后轻轻吻着红起来的地方,慢慢地将它们舔紫。

悠悠自然,不似正在进行激烈的情事,反而像是在享用美味,要细嚼慢咽。常把叶修磨得没脾气,然后忽然剧烈冲击,将他从凡间颠到云层。

这样的机会到底是少,异地恋的滋味,谁尝谁知道。

如果问喻文州是何时萌生了与叶修共度一生的想法,那应该是从十二赛季的冠军颁奖仪式后开始,随后渐渐加深。

十一赛季的时候蓝雨止步四分之一决赛,在台下看着周泽楷将冠军奖杯举起,留场外人无声仰视。

十二赛季蓝雨和微草这两个老对头在冠军争夺战上相遇,王杰希此前已经透露,这将是他最后一场比赛。无论胜负如何,他都将离开这个职业舞台。

联盟的老前辈一个个离开,黄金一代也都开始为退役后的生活打算,让人止不住唏嘘。但这不会是蓝雨犹豫的借口。

比赛双方都已经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了,不管表面还是背地里都将对方的底细琢磨的一清二楚。个人赛和擂台赛结束后微草以4:2的分数领先,最终却是蓝雨获得团体赛的胜利,在主场夺得了冠军。

颁奖嘉宾原本计划由叶修担任,但前几天他收到游戏公司的通知,邀请他到游戏公司来工作。叶修考虑了一段时间,欣然同意了。

这会儿他已经不是联盟的人了,嘉宾就还是由冯主席来担任。

虽然无法为喻文州亲自颁发这一荣耀,叶修还是抽空到比赛现场围观。

熙熙攘攘的人海里,喻文州一眼就看到叶修倾着身子在看台上鼓掌。但他的目光却不在奖台这边。

微草虽无缘冠军,王杰希还是留下来,和他的队员们共同见证蓝雨时隔六年的重回巅峰。

叶修正在和他谈笑风生。两个人都很开心的样子,王杰希脸上有一丝微弱的遗憾,仔细看不难察觉,最终还是被笑意覆盖。叶修反而比他更激动,手掌停止一拍一合的动作,改移到王杰希的肩上。

忽然,他们不约而同看向喻文州这边,叶修还对着他指了指。两目对视,叶修微扬的唇角咧得更大了,漆黑的眼眸闪闪发光。

然后他就朝喻文州打了个啵儿。

“……”老不正经。将喻文州看得一怔,恼怒他不带掩饰当众调情,又无奈他不分场合的宣示。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两队连带着叶修这个无关人员都一起到KTV庆祝,纪念即将离去的人,迎接新加入的人。

 

转眼又到夏休期,喻文州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叶修已经瞒着他,在他家住了好几个星期。

他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不跟我说一声?我以为你还在兴欣。”

“想给你一个惊喜啊。”叶修凑到喻文州边上轻咬了下他的耳垂,“以后我就住你这里了,不会嫌弃我吧?”

“你不在兴欣当教练了?”喻文州睁大眼睛问。

“已经辞了,老魏代替了我的工作,以后我在游戏公司上班。”叶修将邀请函递给喻文州,让他过目。

喻文州仔细浏览了一遍,频频点头,好久才评价,“有点突然,游戏总部是在G市,你不会是因为有这个条件才答应的吧?”

“我会啊,你真聪明。”虽然不必他夸,叶修就是想讨好一下。

叶修没等他作出回应,就已经跑到厨房开始做饭了。

喻文州愣住。

忽然觉得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话,应该也不错。

于是他也跑到厨房。

叶修看他进来,还以为他是来尝鲜的,想不到就见他笑眯眯拿起番茄切起来,忍不住说,“别了吧,等你切完,我饭都做好了。”

“……喂。”

 

 

 

end

历时半载,终于完结。

谢谢诸位一直以来的红心跟蓝点。

ლ(°◕‵ƹ′◕ლ)

 

有件小事情差点忘了说,虽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玩剑三的人应该都知道,没有玩过的这边悄悄解释一下。
剑三有个buff叫共战江湖,刚满级的人和回归的人才会有,过段时间会消失。这个buff能在团本里为团队所有成员增加5%的治疗量或者伤害,一共可以叠加六层。
打本一般是点团队招募进组,如果组满25人,团长也会获得一层共战buff,时效3小时,还是2小时,不记得了。如果团里已经有六层,那么团长就不一定非要组满人。如果团员加起来只有5层,加上团长的一层共6层,然而打本纠结了,团长的共战buff消失了,这个时候只需要团里退一个人,再点招募进组,团长就会又有这个buff。
所以当时喻队才嘀咕,觉得叶修有点多此一举,不过最后还是照办啦=w=
如果他坚决不退组,我就写不下去了→。→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