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子与(1)

  

  喻真人X叶公子

  

  修仙paro。全程只带姓出场。

  

  私设多勿怪,不黑任何人。

  喻←叶,真·喻叶,其余友情向。

---------------------------------

  

  

  

  这一次喻真人谁都不识得,只意在得道升天。

  叶公子也还是个游离四方的浪子。

  

  

  

  天黑了许久,星月被厚重的雾气藏起,密林丛间绿萤漫无目的飞流,恰好能映出空旷地域上的两个人影。

  

  “多谢,敢问兄台高姓?”

  

  说话的人额头流着两三滴虚汗,恰是刚经历惊险之事,长松出一口气。

  

  “不不不,我并不高兴,这个时候我只剩下遗憾了……哦!你说高——姓?”另一人说到一半反应过来,踩重最后一字的音调,走近了问,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对不住,听岔了,我姓什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到那个恶人的阴险之处没?他见你衣着华丽,身上玉石钱财显露,就起了歹心,跟了你一路,一路你都没发现,我也是佩服你。最后将你引到这深林想谋财害命。不瞒你说,我追他已三月之久,是日日夜夜不停歇。昨日终于在此地将他找到,易容随他入住客栈。亏我见你之前在客栈能言善辩,怎么警惕心这么低,大半夜都能被一封信引到外边,既没有过人的本领,怎么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

  

  “看你的表情……”那人见怪不怪了,接着说道:“好吧,你也不要嫌我啰嗦,我性格就是这样。这几月单独一人跟踪这贼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可把我憋坏了。白天看你也是个能说会道的,一时情不自禁,话难免多了点。不过刚才我所说你可不要当了耳旁风,半夜还是不要乱跑了,快跟我一起回客栈,这尸体就让他在这里烂掉吧。”

  

  被救的人擦完冷汗,那人还不停下,连给他插话的余地都不见着,便不耐烦道,“你还是继续憋着吧,我都不想跟你说谢了。”

  

  “哈哈,你好爽快。不谢我更好,连我师父那种人都说做了路见不平拔剑相助的事不要留名,也无需他人道谢,我们剑客最喜欢的就是助人为乐。”

  

  “既然如此,那剑客我还是聊表谢意吧。”

  

  “诶,你不用……”

  

  “谢谢你。”

  

  “不……”

  

  “多谢,多谢,多谢。”

  

  “……”

  幽径仅余蝉鸣。

  

  

  

  

  羡天洲位于九大洲中部,上界是修真势力鼎盛的领域之一;下界曾被商氏一族统治数千年,后分裂为十几个国家。

  

  贤国方圆九十九万里,是羡天洲下界地域最为广阔,实力也最为强大的王国。帝王以武定天下,守江山;以文治国,理社稷。好山好水好风情,养的儿女大多能文能武,落落大方。

  

  唯一人特立独行,文不愿泼洒笔墨信手拈来,武不能舞枪弄棍冲锋陷阵。生性落拓不羁,本是凡体肉胎,偏偏沉溺于鬼怪神仙之说,整日妄想修道升天。

  

  问为何世上如他这般的千千万万,却只拿这一个人说话?

  

  因他是皇帝身边红人的嫡子。

  

  碌碌无为之人虽多,地位崇高的就他一个。世家子弟出身便拥有无上资源,哪一个不是拼尽全力誓死为国效忠。只他一人,身处高位却无所作为,常被世家和平民所不齿。

  

  而不可救药的纨绔之辈听到流言纷纷,依旧我行我素,不理旁人任何。

  

  贤国叶将军府大公子幼时好动,郊游嬉玩时偶见一修道者到下界云游。

  

  仙师踏云从天际而至,若是拨开遮眼白雾,可见他容若年轻隽秀,面色和颜蔼蔼,双眸清明,澄澈见底,唇角挂着浅浅不灭的笑意。其身着月白道袍,晦涩纹理相衬。墨发为玉质束发冠固定,下摆随长袖拂弄而飘动。周身几尺有数枚银色光剑缓缓若游,亮色白里透蓝,闪烁不停。

  

  天人下凡,出尘脱俗。小公子只见一面,就再移不开眼。

  

  奈何仙师虽神态徐徐,步伐却匆匆不停,停滞片刻就腾云离去。

  

  留小公子哭闹不已,带领随从苦苦追寻数月,一无所获。

  

  仙师寻得所需之物,心目舒缓。念多年未下界修行,遂观游四方。

  

  一日见上空蓦然出现质始真气,仙师即刻伸出五指点算。

  

  质始真气,有缘之人方可见到,只可探查其中奥秘,不可化为己有。

  

  与天道运演无关,与日月星宿无关,更与阳神盛衰无关,仙师暗自蹙眉,随即退出一步,浅探便知后方有个因果跟着他。

  

  仙师仔细琢算,只知晓此子命数曲折,但又与他的福祸有相连之处。

  

  灵识深入摸索时似闯进苍茫虚空,刹那间仿佛散如尘沙,迷失其中而不可控,惊得他连连退缩。

  

  他自身徘徊分神境已数百年,此次出门便是寻觅与他修为息息相关的上古灵果。

  

  现今又得一因果,步步为营如他,少不了盘桓良久。

  

  终决意趁了这天命。于原路返还。

  

  在贤国和武国交界处某一青翠竹林,与小公子遇见。

  

  双目对视,小公子眼中痴狂执着之色展现无遗,令仙师惊讶不已。

  

  小小年纪便如此极情,仙师深觉此子心思浮躁,难以沉淀,不好同其相与。

  他此时也并无和人打交道之意。

  

  遂将一束气息缚入他眉心,此乃他部分修为精华凝聚而成,可保凡人长命势顺,百岁无忧。

  

  愿再度相逢之时,此子已灵目通明,不为浮萍困扰。

  

  然,仙师离开不过盏茶时辰,小公子便晕了过去。

  

  武国重武轻文,百姓多好战。随从恐其被人盯上,连夜带上昏厥的小公子赶回贤国。

  

  至此之后,小公子常年为噩梦所缠,不得安生。积日累月,由聪慧过人的小公子长成浑浑沌沌的大公子。

  

  弱冠之年正值婚娶之时,大公子哄骗其弟假扮他与新娘拜堂成亲。

  

  自身频频在外逍遥,某一日归家后被其父仗打几棍,还被赶出家门。

  

  念及作态不可难看,大公子偷偷潜回叶府,跪在祠堂悔过一月之久。

  

  起身时,双腿倘若失去知觉。恢复后不久,与父母亲弟促膝长谈整晚,第二日便拜别离家。

  

  如其所愿,流离羡天洲下界数载春秋。

  

  

  

  

  

  

  玄衣披身,白玉佩,宣纸折扇,叶公子流浪至丛国帝都商鄄。

  

  无论何年何月,国都皆是展现一国国力的重要场地。照叶公子看来,丛国都城比之贤国还差了点,只是一般繁华。

  

  闹市叫卖声不断,叶公子尚未找到居所,让众人围绕的告示引走注意力。

  

  一旁有女瞅他容貌尚佳,直直盯他不眨眼。

  

  叶公子端详皇榜,片刻就失了兴趣,打算给人让路。他手一摆撑开扇面,只见纸扇上头写着四个大字。

  

  一见钟情。

  

  将旁人看得羞恼,犹豫片刻,上前将他拦住,拘礼问道。

  

  “这位公子,打扰了。不知你看了告示,可有线索?”

  

  “我才从他国游至,不清楚此地之事。”

  

  叶公子看了她一眼,面生,摇摇脑袋,将折扇在两人相隔处挥了挥,示意她离远些。

  

  本无事,偏偏生了是非。叶公子若无其事的态度激怒了女子,女子后台不浅,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方才难得斯文一次,却被叶公子拂了脸面。

  恼羞成怒,女子抬手将信号一发,便有手下前来,让他们朝叶公子打去。

  

  叶公子虽武功不高,但也游离多年,对付人的手段是一套一套的,哪会轻易束手就擒。

  

  闹剧引得众人驻足观看,叫好声渐渐起。

  

  叶公子巡视一周,似乎玩得太过,几招过后便收了心思。纸扇在空中画了几个圈,瞬息过后被划过的空中竟出现几团赤色火焰,如灵巧顽童附身,在那几个仆人周围跳动。

  

  惹得路人连连下跪,惊呼神仙下凡。

  

  叶公子大笑几声,趁机扬扇离去。

  

  

  

  

  

  时值当夜,灯火通明,四方星辰漫天,催人止步。

  

  叶公子正睹月思人,房前有人敲门。

  

  他入住客栈时已叮嘱掌柜不要随意打扰,掌柜应了。

  

  “何人?”

  

  “是奴家冒昧造访,上师切勿动怒!”

  

  是白天拦他的女子。不知对方底细,叶公子不打算否认这个称呼,也不打算开门。

  

  “何事?”

  

  房前久久不见声音传来,叶公子并不着急,也不等。将目光转向孤月,遐想它下一刻再生成什么模样。

  

  “白日奴家有眼无珠,得罪了道长,特地来跟道长请罪。”

  还没走,叶公子忽觉厌烦,不与她客气,出声赶人。

  

  “无妨,退去吧。”

  

  又没了动静,半晌,女子犹犹豫豫娇声问道。

  

  “不瞒仙师,奴家此次前来是想请道长帮一个忙,还请道长出手相助。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哦?谢礼是什么?”

  

  “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皆为身外之物。”

  

  “仙丹灵药,我等也曾收罗。”

  

  “外面凉,进来说话。”

  

  女子闻言轻推房门,移步进入。她换了身烟粉色绮衣,妆容也化得柔和,比之白天多了一丝典雅,少了几分咄咄逼人。

  

  叶公子没有起身,坐在窗前不动。手心不知何时放了一杯茶,浅绿色水是满满的,茶叶挺立其中。

  

  无所顾忌的坐姿,一腿自然而然垂下,不似另一条腿在窗台上抖动,与他脸上恣意的十分相称。女子心存畏惧,没再起别的心思,缓声道。

  

  “多谢道长不计前……”

  

  叶公子不喜这套,摆了摆手,直言道:“有事说事。”

  

  女子忙说:“实不相瞒,奴家乃是卞王府郡主,家父知道上师驾临商鄄城后,想请上师到府中入住。”

  

  “那走吧。”

  

  叶公子十分果敢,郡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府一派奢华,铜狮镇守府邸,房屋上百间,汉白玉铺路。雕花的黄漆屋檐下鎏金飞鸟噙灯悬挂,清泉池内睡莲怒放,红亭伫立水中。府中小路弯曲不已,叶公子被人领着,辗转至亭中。

  

  景不绕人,人自绕。亭中有人吟诗,见叶公子来,起身招呼他入座。

  与之洽谈三两时辰,府内灵丹妙草皆入囊中。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