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子与(2)


  

  

  “这因为这事儿,他说他知道你就相信了?心真宽!那他真的有线索吗?”


  客栈中剑客知道前因后果,算是理解叶公子今夜所行,但仍觉得他太冒险。


  “没有。”叶公子摇头。


  他们正等着吃酒,菜上来了,剑客将手中的剑放置一旁,往叶公子碗里夹菜,“长点心哟。话说回来你要找谁?”

  

  叶公子也认为自己大意了,总以一副游刃有余的架势行走下界,这会差点被人暗算,还被小年轻教导,真是老脸都丢尽,“丛国周太子。他几年前忽然告别丛国皇帝,说要出门修仙,至今未回。那死人给我的信上提到了这点,我总不能放弃任何线索。”

  

  “是吗……该说他还真是太子嘛,这么任性。他长什么样?多大?好好的太子修什么仙啊,他有灵根吗?成仙了饭都吃不了,人活着还要什么意思。更何况他去修仙他的父皇母后怎么办,丛国的子民怎么办,他们找到新的继承人了吗?怎一个麻烦二字可以概括,羡天洲看这么大你怎么找,还有没有其他线索?说来听听。正好我也蛮欣赏你的,可以帮你一起找找。”

  

  叶公子沉默,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怔了小半时候。

  

  方才似乎被人三言两语就扰乱了心绪,不该。

  

  他回想剑客的几个问题,答其重者继而反问。

  

  “若是找到了继承人,他们还会帖皇榜吗?这只有一幅画像,但上面是太子少年模样,这么多年,他的相貌大约也变化了吧。”叶公子不置可否,随性样。“其实找不找得到,也并不重要。”

  

  “你到底是想找还是不想找,他到底是想让你找还是不想让你找?”

  

  剑客似乎有点惊讶,觉得叶公子的行为和话语前后矛盾。

  

  “我只是随遇而安,不过你说对了,那王爷虽热情待我,却并不是要我寻人。”

  

  剑客听完斜视了叶公子一眼,凑近他耳旁偷偷摸摸说,“我懂了,皇位之争是不是?”

  

  “看来你也并非有勇无谋之辈。他看我会点小法术,怕皇帝知道我,就先叫人把我喊到王府。让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早日离开丛国,现在他怕是已经在殿堂之上禀告皇帝我已在寻太子了吧。可他只自说自话,并不理会我没答应他,说我不找。”

  

  “你拿了人家的好处,现在又毁约,不太好吧。你肯定不是丛国人,你先别说话,让我猜猜……你是腾国的吧?腾丛两国连连交战,你一定是腾国派过去的卧底。啧啧啧,心太坏了。”

  

  “错,我是贤国的。”叶公子摆摆手,不与他打哑谜,直接讲明了,“王爷只是暗示我快点离开丛国,却也没有明说我不能找人,我就当不明白他说的,找到了人,再将人带到皇帝面前,你说皇帝会少了我的好处吗!”

  

  “可以,不会。”

  

  剑客竖起拇指。

  

  “说得好像你找得到一样。”


  


  


  


  

  

  他们离开城镇了,在茫茫林海中行走。


  乏了,看中一株参天大树,倚靠粗枝上坐下乘凉。

  

  叶公子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这么意气相投的人了,虽总嫌弃他絮聒,路途上却添了不少热闹。又一句点评说完就静坐,他半垂眸,双手环胸交缠,不动。不似之前鲜活,反而显得木然。

  

  剑客以为他在打坐,不忍打扰他,也靠着树枝闭眼打盹。

  

  半睡间被一阵躁动吵醒。

  

  还未睁眼就被人拉到树上绿叶茂盛的地方隐藏,动作匆忙,差点让他摔下去。叶公子捂住他的嘴,示意他看树下。

  

  “那群人应该是修士,少说筑基期,一二三四五六,这么多人竟然追一个小孩子。这小孩什么来头……危险!苍天咯,有点儿厉害,竟然躲开了,难怪……又来!又躲开了……哎呀!这个没躲掉,人太多了躲不了,惨了,真惨。打伤了好几个人,这要是被抓住就有罪受了。我看这小子身体似乎没甚么过人之处,也没有邪佞之气。但是那边几个,尖嘴猴腮的相,什么时候玄门收人的要求这么低了!你刚刚不是说你是个修士吗,怎么不去救救他?”

  

  剑客碎碎说了半天,不见身旁有响应就迟疑着问了句。

  

  “我何时说过我是修士。”叶公子比他惊讶,皱眉盯着他,实在不记得自己曾这么说过。

  

  “说会法术未必不是你?”

  

  “会法术的不一定是修士,还有可能是小魔仙。”

  “啊呃?”

  “不知道是什么?没关系。对没错,其实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

  别闹了,剧情是不会朝穿越发展的。

  

  “法术是会,不过都是些小把戏,根本入不了眼。倒是你,不是喜欢行侠仗义吗,怎不去?”

  

  剑客低头想了会儿,点头。

  

  “是。我是剑客,就算知道自己打不过,也不应退缩,更不该寄希望于他人相助。我们好歹识一场,我去了,你要好好保重,可别再跟之前那样被人轻易拐骗了去。”

  

  “弄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叶公子并不认真,他遇到有难的人随时能帮则帮,但不会无脑帮。听剑客的语气也似玩笑,不想他真如口中所说,剑一甩下去准备救人。

  

  没有来得及拉住。


       叶公子怔在原地,狠狠拍了下额头,吸入的空气从鼻孔出来,立了一会儿也跟着跳了下去。

  

  结局应是注定的,他们打不过,三人光靠硬拼都不足以敌过几个筑基修士的围攻。

  

  叶公子遍体鳞伤,血流不止,越想越气。忽然双手朝外大挥,再合拢,作势要起印。

  

  对面有人看到想要阻止,动作竟比叶公子还慢上几分。

  

  顷刻间林丛中的茂盛枝叶开始疯狂滋生,如漫天遍野般朝他们袭来。

  

  等到风雷水火几味天地真气将树枝毁灭殆尽,三人已杳如黄雀,不见踪影。


  

  

  “去轻国,师若城!修为不高的修士在那里都不敢轻举妄动。”

  

  高小童子提议,就是叶公子和剑客所救的小孩,据他所说是卜卦异士。因为算的相当准,才被人那几人盯上,想要他预见他们所需的上古遗址在何处。

  

  “轻国在哪里?”

  

  叶公子疑惑,定不在羡天洲,否则他不会没听说过。

  

  “不知道,小子知道,就让他带路吧,我只想快过去,人还在后面追呢,累死了。”剑客抱怨了句。

  

  “麻烦是你找的,现在还好意思嫌麻烦?”

  

  叶公子面对前方,仅目光瞥过去。

  

  “……对了,你之前用的是幻术吧?你不是说你只会小法术?又骗我?”

  

  剑客没了说法,忙不迭岔开话题。

  

  “有人教的。才疏学浅,不然还能困住他们一段时日。”

  

  “谁啊?”

  

  剑客随口问了句,并不十分好奇,也没指望叶公子会回答。

  

  “没谁了,死了。”

  

  “哦……”

  

  于他而言本无理所应当的事物。

  

  叶公子才离开贤国不多时,就不知为何误闯了一座仙境,他以为是仙境。

  

  其实只是一位元婴真人的洞府,当然以叶公子的眼光是看不出任何,也想不通透他是如何穿过了结界。

  

  只见到洞府浮在空中,雾霭幻化成山峰,瀑布飞流直下,看不清落向何方。

  

  洞府属于白发皑皑的老人,灰白的长发编织成马尾顺利垂下,佝偻身形,双手颤抖着抬起。骤然出现在叶公子面前,拖着他就往里走,走到云烟卷卷里,踏到青空之上,脚下无物却似踩着质物。

  

  还不停。

  

  嘴中喃喃自语,祸?缘?是祸,还是缘?不,不……是祸,也是缘,且看该如何。

  

  非亲非故,不明就里。叶公子初时惊吓不已,回神后发现无从挣脱,气得直骂人疯癫。

  

  似乎到了藏书阁,满屋的卷轴书目倚空而立。

  

  老道不问他名姓,也不将姓名告知他。只招来几本经书,让他坐下,教他研读。

  

  夜里叶公子模模糊糊躺到床上,静心思来,想着约莫是有奇遇了。

  

  说是天府也不为过,无章无所于浮世飘渺。叶公子住习惯了,有时被叫去询问,更多时练得伤痕累累。

  

  夜披星辰而眠,晨因朝雾而起。无人谈笑风生,不知人间所在。

  

  他于心法上稍有见解时,老人猝然长逝。

  

  措不及防。叶公子认为自己还未习得任何,便见识到元婴真人的陨落。

  

  最先是坐化,再随着摔至地上的酒杯破裂那般,身形都散落作千万碎片,纷飞,融入尘埃里。


  不剩任何。

  

  一段无人分享的,如梦似幻的际遇。

  

  岁月长久,岁月短暂。

  

  堪堪不够,惟有哀叹是不够,叶公子在逐渐生出阻隔的仙境里,邀月而饮,独自开怀。

  

  牵挂,也别喧张,我已快无暇顾。

  

  思绪一旦飘远,追回时总会呆滞几瞬。

  

  “叶公子听过那个传说吗?”

  

  剑客惊醒了他。

  

  “甚么传说?”

  

  “高小子刚刚说的。”

  

  剑客已经给卜卦师取了小名,不管人认不认同。

  

  “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这可是系关我等性命的大事,你仔细点儿吧!”

  

  “那传说里有说什么神迹可以让我们躲避的吗?”

  

  “这倒没有。”

  

  “有世外仙祖的后人?”

  

  “没有……”

  

  “有隐秘的绝学?”

  

  “……你老老实实承认你没听不就行了,我们也不会责怪你,还扯这么无关紧要的事情,我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理直气壮的人。算了算了,就此打住吧。刚刚高小子说师若城那边有很多修士,氛围也很令人称道,我们可以去看看,虽然不肯定那个周太子会在那边,不过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

  

  “那就去吧,在哪里?”

  

  “在地底下。”

  

  小童子方才已经给剑客解释了一通,现在不在乎又开口。

  

  “许多修道者都不知道轻国的存在,也不知出入口在哪里。更不悉晓是连了何种领域,明明是去的地下,却赫然出现在上界。就有人传轻国是与上界联系最为紧密的国家,而且灵气浩荡,年代久远的草木皆有思想。”

  

  “可我周游羡天洲的时日也不算短,怎么就没听说过?”

  

  “不言而喻的秘密,去过轻国的人都不会向他人提起有关那里的一切。”

  

  “那想来是个福地了。”

  

  “你怎把人想得这般险恶,怎么不说是人间地狱,大家不提是不愿有人去冒险。”

  

  “我只是有感而发,以恶意揣度他人的是你吧,这么喜欢辩驳我,莫不是看上我了?”

  

  叶公子笑意不泯,无端戏言。

  

  “呸。”

  

  剑客气煞,只唾弃一声,不再开口。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