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子与(3)

 

  

  

  轻国果然不凡,叶公子一眼望去就觉得灵气充沛,他未入玄门都能感觉那些暖暖的灵气在偷偷往他身体里探。小童子更是一到便瘫坐在地上,没了正经模样。

  

  “多谢二位出手相助,到了这里就安全了。”

  

  叶公子还在感慨这稀罕万象,听到小童子道谢,一把撑开纸扇,神色不变的开口道。

  

  “光谢怎么够,你也得回报我们呐。”

  

  “嚯,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说话!”

  

  剑客一路在生闷气,这时被一派生机感染,也不再折腾自己。

  

  “叶公子尽管开口,若是在我能力之内,定不负所望。”

  

  小童子轻咳一声。一路相处他看不出这二人心有邪念,并不拒绝。

  

  “帮我找一个人。”

  

  叶公子边说着,便拆了折扇,拿了扇骨继续藏在兜里,却将抽出来的扇面一角撕开,从其中将纸质轻薄的一层纱取出来,张开。

  

  动作干净利落,将围绕他站的两人惊呆。

  

  有心思啊。

  

  纸上所画的应是位男子,气度翩然的姿势,右手轻微抬起指向前方,笔墨勾勒的线条朦胧,犹似被水晕开,却又能让人看出是刻意为之,无法猜透是何用意。二人都不是饱读诗书的文生,一眼看去只觉得这画像未免怪异。

  

  “没有脸,肯定不是周太子,这人是谁?”

  

  剑客困惑了。一桩又一桩,一重又一重,这叶公子身上的事还真不少。

  

  “旧人。”

  

  “他怎了你要找他,不会也是为了修仙一去不回吧?”

  

  “你这么一说,似乎是有点像。但可惜,我并不知道他如何,找他只是我的执念。”

  

  “且等候片刻。”

  

  小童子并不再问其他,找叶公子要来画像,寻了个深巷里就地打坐。

  

  剑客连连叹道,身怀绝技的人就是这么自信。

  

  叶公子只是轻笑。

  

  说片刻就是片刻。片刻之后,小童子皱眉告知叶公子,他并未算到任何。

  

  叶公子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意淡了一分。浅减的弧度是定数,习惯了太久。

  

  剑客则更为波动。

  

  “刚刚还夸你,这么快就自打脸面了,该不是个江湖骗子吧?”

  

  小童子被说得涨红了脸,羞躁不已。

  

  “我不是……修为不够,我师父也本是让我出门历练。对了,我师父肯定会知道!我带你们去找我师父,他就住在师若城,肯定能算得到。”

  

  “真的吗?”

  

  剑客睨而视之,满脸不信。

  

  小童子低头咬了咬牙,不说话,以动作表明心意。直接将两人的手拉着,闷声往前走。

  

  “就是这样,还请师父帮了我这二位救命恩人的忙。”

  

  小童子跪在地上,仰头乞求他面前的修长身影。

  

  师父从他们进门就一直背对着他们,看不出深浅。叶公子心底冒出一股想法,他认为这位师父是在凝视池子里的水。

  就在师父的面前,有一方巨大水池,占了整座厅堂四分之三大小。说来也奇怪,若说是沐浴所用的汤池,也不该建在大厅之内,显得没了规矩。

  

  那水里也无其他东西,论清澈与灵妙程度,更比不上叶公子以往所见之灵水。

  

  唯一让人侧目的,大抵是池大,有风吹来,却无波澜。

  

  换个角度看,似乎又生了些学问。

  

  “既是这般,小徒就多谢二位出手相救了。我为二位算上一次,就当是报答二位的恩情。”

  

  师父终于转过头来看向他们,真人露相了。

  

  叶公子本半信半疑,见了师父的面貌竟觉得有戏。

  

  这人莫不是能通天眼,所以左眼比常人大上一些。叶公子也想越觉得如此,连带着神情也恭敬起来。

  

  然而叶公子幼时太过顽皮,导师所教全忘之脑后,在表情流露一事上造诣颇浅。想做出恭敬的表情,在外人看来却显得硬邦邦的,不伦不类。

  

  徒弟看得顿时五味杂陈,师父因面容与常人不同,时常被人指点,只希望师父不要介意。

  

  师父随意摆手,说不足挂齿。

  

  “就让叶公子先来,那画像可还在?”

  

  “在呢,给你。”

  

  “画像除了缅怀,可还有其他作用?”

  

  ……你怎么知道是为了缅怀?!

  

  “你若能知道他人在何方,便没了作用。”

  

  师父听着,点了点头,将画像扔进了池子里。

  

  瞬息,画像就如同与池水融为一体,连半透明的纸影都看不到。

  

  传闻中的六爻之说龟甲之器全不见他使用。叶公子与剑客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惊奇。

  

  快,还是快。师父皱起了眉。

  

  意料之中,叶公子已做好设想。

  

  出口的却不是未知,而是劝阻。师父转头看向了叶公子。

  

  “叶公子可是执意要寻得?”

  

  “再自然不过。”

  

  “哪怕魂飞魄散?”

  

  “不会吝惜。”叶公子心下有不好的预感,但依旧给出肯定的回答。

  

  “不知从何说起,予你最轻易的捷径。七年之后,他会在明心派举办的试剑大会上出现。”

  

  叶公子忙问:“明心派在哪里,试剑大会又是?”

  

  “明心派是羡天洲上界十大修仙门派之一,排名第三。试剑大会是上界较为寻常的比试修为的赛事,三十年一次,参与的多是剑修。”

  

  “剑修……错不了。”

  

  叶公子低声重复。

  

  “可惜试剑大会不接受无门无派的散修。我看叶公子也是有点底子的,需要我为你写一笔荐书,入了明心派吗?”

  

  “您若有这通天的本事,那就多谢了。”

  

  “不敢担卿敬称。两相抵过,我们便不再相欠了。”

  

  师父朝叶公子拱了拱手,叶公子回以一礼。

  

  “至于黄少侠。”

  

  师父抬头将目光移到剑客身上。

  

  “我就算了吧,我没有想知道的事情。”

  

  “你一生顺风顺水,也无需他人卜算。不过,你身上似有旧伤,在我这池子里泡上一泡,不日就会痊愈。”

  

  剑客盯着池子看了一会,拒绝了。

  

  临别时,师父将信递给叶公子。

  

  “我已向明心派递了一书,你过去将信给守门的童子看一眼信封就行了,信中的内容只能给掌门看。”

  

  “多谢。”

  

  “请恕我直言,你与他纠缠了几世,这一次若是断了,后世也不必再受折磨。”

  

  叶公子倾耳细听,听完脑子里像是裹了朵朵棉絮,他在满地银白里翻腾打滚,仿若酩酊大醉。暗自在腹中反驳后头那句,以后的路再艰辛,也苦不过我长相思不被人知。身旁几人见他脸色明暗不定,以为他在犹豫,殊不知窃喜于他排山倒海般倾来,他被吞没其中,只记得“纠缠了几世”这一句。

  

  再等剑客将手搭在他肩上准备安慰他时,他才平定了情绪。

  

  “是折磨,也是荣幸。”

  

  师父定神望着他,不多言。

  

  “如此,祝叶公子早日寻得良人。”

  

  “承君吉言。”

  

  

  

  叶公子修为尚浅,身无灵兽可驾驭,剑客也只是普通的剑客。幸亏卜卦师父好心让两只仙鹤送行,区区三日就已到了行程的终点,否则不知到何年何月才能抵达明心派。

  

  仙鹤是要归去的,将两人送到山脚下的石阶上,就挥动翅膀准备往回飞。

  

  剑客一路与它们相谈甚欢,就算只得到吱吱呵呵几声长鸣回应也不曾停下。

  

  “这样子都还还不停?小话唠。”

  

  叶公子烦不胜烦,摇头不止。每每想甩开他图个清静,都能被他跟上。偶然不知怎了,一人二鸟还能越谈越起劲,引吭高歌着啊。

  

  “你再唱下去,我就算未入门都要渡劫了,九天玄雷的那种。”

  

  “那更好,提前让你尝尝那种滋味。”

  

  剑客拉着白鹤的翅膀,像是真把它当做了自己刚认识的朋友。

  

  “那我们便就此别过吧,之前你说要找周太子,找到现在又换了个人找,你这边的人可以在这里遇到,那个周太子就不知所踪了,看你好像也没有心思,以后我到其他地方闯荡,顺手也会帮你看看。”

  

  “你要走……你不同我一道?”

  

  “我一定要?”

  

  “倒也不是,好罢。你是剑客,也不喜修道。”

  

  天气不热,叶公子一直用折扇对准自己扇,风吹动他额前乌发,不时扰乱剑客的目光。

  

  “只是就这样突然分别,有些不适应。”

  

  “你可是要修仙的,长路漫漫,就要适应别,别,别。”

  

  “呵呵,其实我早就适应了。只是与你客气一番,你还教育起我来了。至于周太子,你也不必刻意寻他,我找他也不过觊觎丛国皇宫那点灵物。现在既然找到了一个门派可以收留我,那点小玩意就不重要了。”

  

  “……你还真是,真不知是该说你是至情至性,还是冷心冷情。其实我师父说过我有修仙的资质,你若是执意留我,我也是可以与你一同修习。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好歹也算同生共死过。而你刚刚只是停顿了片刻,声音就恢复了以往的模样,大概叹息只从你脑子里滑了过去,却没能留下痕迹。我实在是好奇,是什么人能让你执着至此,死都不足惜。”

  

  叶公子看着剑客的手在抚摸仙鹤,后者像被驯服了一般,尖尖的额头往剑客手里凑。叶公子心有所感,忽觉这仙鹤与自己十分相似。

  

  “我早已忘记他的容颜,只记得初次见他时,心仿佛被紧紧捏住,无时无刻不在他掌控之中,久久不能找回呼吸。多年过去,我时常无法理清我到底喜欢的是一见钟情这种滋味,还是他这个人……我不知他姓甚名谁,不知他性格如何,不知他洞府何方,不知他修为是何种境界,不知他是否已有仙侣。本该可悲才是,可方才听到你提问,那问题在我脑中轻轻飘过,只那一瞬我却感到无比满足。”

  

  他的名声不一定响彻天地,而我却知道他,还与他相遇。

  

  “本该只拘泥于贤国朝堂之上的我,因他得意忘形,转而局促不安,有时黯然伤神,偶尔心花怒放。又因他饱读神鬼野传,得以窥探天之道,于是见识这辽阔天地,随后结识了你,还有在你之前形形色色的人。”

  

  叶公子不再看谁,目光穿透林叶碎影,跳向遥远天际。

  

  “哪怕跋山涉水,能够在见他一面,就算仅仅一面,能让我将来的日子有所慰藉,我亦甘之若饴。”

  

  剑客说不出话了,倘若设身处地的想,他似乎不难理解这种心情。

  

  可人若太执着,心就会老得快。

  

  剑如他,他如剑。不为谁而挥动,只被自己掌控。他无法想象自己心里藏着一个人,并为此追逐一生的画面。还是一场毫无可能获得回应的单恋,那人恐怕将你视若无物。

  “他视我为无物又何妨,我将他视若众多便好。”

  剑客愣了一下,方知叶公子是在回应他。无意间他已将心思道了出来。

  气氛凝滞了,二人皆目视对方。

  叶公子先开了口,“我若是入了明心派,以后也大抵是修剑。”

  

  “哈,那我们也算是同行了,今后要是还有机会,可要比比。”

  

  “一定。”

  

  许下承诺,两相作揖告别,无言,仅说青山不改。

  

  剑客拾剑驾鹤飞去。叶公子朝山门行走。

  

  前路有了寂寞。

  

  

    TBC

前段时间天天加班,完全没时间管这个,闲下来又沉迷梦百和阴阳师,好吧,趁现在赶紧补补XD

虽然喻苏依旧没有登场,其实他的戏份真的很少,但是我特别喜欢这种“我的朋友遍天下,朋友却不知我金屋藏娇心里有人”的设定。

之前有想过把文里的地名都换成兴欣蓝雨呼啸山庄之类的,但是写到这些必然要写到其他人,本身是个中短篇,不太想扩张,所以随便编了几个无关的地名,不要介意。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