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莫陈】留白(上)

超冷的CP,启蒙是小镜湖~

  1. 

  

  陈月在知道他们这些人只是被创造出来的人物时,微微愣了几分,随即又归于平静。无论如何,她成长的环境就是在此。

  

  似乎是早有预料,她常看到有人是不能说话的,倏然头顶就冒出几个字,以此代替与她交谈。而蹦出来的字迹又和楷书稍有不同,大部分字的书写简约几笔。

  

  幼时她常与毛毛小白他们呆在一起,对着那些圈儿指指点点,猜测那些简笔字的意思,最后多以她一人钻牛角尖结束,小孩子的心性,哪会爱琢磨这些东西。村上行人变多时,她偶尔还会询问几句,犹以解惑。

  

  这状况一直持续到莫雨来村里。

  

  2.

  

  陈月第一次见莫雨,他浑身都是血,头发像被血凝固了一般,连模样也看不清,她父亲将莫雨从老和尚手里接过,直直叹气,“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莫雨在伤好之前都一直寄居在小陈月家里,村里的大人小孩们听说后,常去她家看望。

  

  一时间,陈月家中门庭若市。

  

  莫雨刚清醒的时候不爱说话,面色冷冷的,不搭理人。他这幅样子也气煞了不少好心的村民,那位大师之前可是拜托过他们。

  

  陈月也有些怕他,都是小孩子,板着个脸是做什么。

  

  是稻香村村民厚朴,又风情太浓,莫雨后来也融入其中。

  

  越熟悉,心性越是暴露无遗。毛毛再一次哭着跑来找小月诉说莫雨的恶行后,后者微微抿嘴,沉默着将热水浸泡过的手巾放到他脸上。莫雨疯回来后,陈月就找上了他,轻声细语地建议。

  

  莫雨大概也是觉得寄人篱下,主人的话不能不听,后来收敛了许多。

  

  有时安安静静地,看到小月盯着他人呢喃,会凑近去听,随后嬉笑着纠正几句。遇到他也不懂的,就陪小月一起去问村里来的李大哥秋姐姐。

  

  

  

  3.

  

  有一段时间,村里来人十分频繁,且都是那些不能言语的受伤侠士,她还忙了好一阵子,一边协助紫晴姐姐医治他们,一方面又揣度他们字里行间的用意。

  

  再于是,是以阳宝哥和阿诛的告别为开端,她身边的人也一个个离去了。

  

  长大之后,学成医术出谷,悬壶济世,道听途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她以为那些扰乱人心的事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4.

  

  是在离开烽火狼烟的洛阳几天以后发生的事情。

  

  借助在白天医治的病人家中,好不容易等病人病情稳定,可让她休息一阵,闭眼浅眠,恍惚间又被儿时梦魇缠绕,扰得她苦不堪言。

  

  交代了几句便匆匆离去,走进无人的深山才后怕起来。明明是雾色弥漫的深夜,路上竟还有游人行走。若不是对面头顶飘出熟悉的方框,她大概又会联想到鬼神之说,而后被这几个突然出现的人吓得瑟瑟发抖。

  

  [团队]循循善诱:卧槽?陈月!

  

  [团队]九域:咦!她不是在洛阳战乱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团队]唐糖糖:不会是有新任务吧O口O! ..

  

  [团队]鬼源于月:噗,说到陈月,最近官方好像要出北天药宗了!

  

  [团队]唐糖糖:师父,上赛季就有人说要开北天了。

  

  [团队]鬼源于月:真的,我有同学是在西山居工作,他之前跟我透露的~

  

  [团队]九域:这样的员工。

  

  [团队]循循善诱:是会被开除的。

  

  [团队]鬼源于月:……喂!

  

  看到熟悉的字语,陈月免不了驻足。

  

  北天药宗,这是记忆深处的禁忌,爹爹三令五申让她别在外人面前说起。

  

  而今被人提及,用十分平常的语气。

  

  这些人无论是说些什么,都不会回避她,也不会看她的脸色,视她大抵如同玩偶。陈月心如止水,横眉竖眼已成旧时云烟。

  

  [近聊]唐糖糖:[唐糖糖]对着[陈月]弹奏了起来

  

  然,渡过几多次并肩作战,又如血肉相融一般,紧密相连。

  

  陈月也就地坐下,赏着无比熟悉的音律。

  

  随后缓缓睡去。

  

  5.

  

  从而一觉醒来,理所当然的换了一个场所。

  

  她躺在床上,床前站了很多人,共通点是都拥有皑皑白发,面容衰老,以及相同却又怪异冗杂的装束,多以深绿为主,不似秋叶青那边清爽,却显得庄重。

  

  “少主,终于找到你了。”看起来像领头的人如是对她说。

  

  “……”

  

  一场说来就来的认亲大会就此展开。

  

  陈月从前也寻觅过很长一段时间,却因线索太少,终以失败告终。

  

  在听到她和她爹和他祖父各个版本的身世后,竟有些无言以对。

  

  无法说出‘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之类的话,在看到一群老人脸上满是激动和关切之后。

  

  领头人还怕太过突兀,会让她觉得难以接受,过不了一会儿就来打扰一次,细声细语地与她解释。例如他们是怎么找到她的,怎么把她带到客栈的。之后大多是关于宗门归隐人丁衰竭与重出江湖招贤纳士,还有一些若无若有的暗示,想要她回归宗门。

  

  她脑海中也不断有人暗示她,让她回北天药宗,在她专心聆听时,那声音又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类似的提示总是不断的,如去枫华谷,去长安,回稻香村,去洛阳,如咒语一般,仿佛不听就是劫数,一叛逆就会沉寂。

  

  “若是我不想回去呢?”陈月轻轻问,像在自言自语。

  

  “其实我等已经跟踪少主好一阵子,少主却浑然不觉。若是我等对少主不怀好意,恐怕少主……”用着高深莫测的语气故意停顿,领头人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么回答,神情未变,甚至还带着款款笑意,“九天内斗,狼牙入侵,两盟相对,红衣祸人。如此之乱世,少主您一心救人是好,可天下之大,人又如那流沙粒粒,您就算尽己所能,又救得了多少人呢?”

  

  “不如和我们一同回宗,继承我北天秘传要术,光大我宗门,到时,您想救什么人,那人就算是想死,也死不了。”

  

  正所谓一言得以定心,那便各取所需吧。

  

  希望这次,她也能得偿所愿。

  

  从遗世独立的雪中稻香村分别,莫雨扎根在恶人谷,毛毛身处浩气盟,有一日她也能找到归处,做梦都要笑醒了。

  

  6

  

  都如指间沙似的稍纵即逝,半载过后,昔日建宁王李倓逼宫,其父李亨退位。大厦将倾的盛唐仿佛被巨影拖住,止住了颓倒的节奏。

  

  朝堂迈入正轨。曾经一同抗敌的正邪两盟再度成为两股相对的势力。

  

  7.

  

  莫雨失踪了。

  

  

  8.

  

  翟季真在告知穆玄英这个消失时,仔细观察了他的神色,发现他也是一脸震惊,脸色瞬息万变,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

  

  浩气盟四面环湖,周边万树常青,有青石峰峦相伴,此间正值晨曦穿透群山雾霭。穆玄英是天微亮就会醒的,这时辰已按剑诀耍了数百招,丝丝晨光洒在他身上,将面部的汗珠映得熠熠闪烁。

  

  “怎么可能?莫雨哥……莫雨他不在恶人谷吗?”穆玄英收起剑,压低嗓音问。

  

  “不在。”翟季真声音沉沉,一向平舒的眉间紧紧皱起,“这次攻防之战,他没有出现。虽然影一举拿下莫雨麾下两座据点,但你谢叔叔怕这是王遗风的诡计,是以派影继续侦查,发现莫雨确实不见踪影。”

  

  “我以为他找不到线索,会回恶人谷。”穆玄英轻轻呢喃,握住剑的手稍稍捏紧。几句话自然逃不过翟季真的耳朵。

  

  “我原以为你和可人会了解一二,方才我去问了可人,她也对此一无所知。曾有人看到,莫雨与韩非池一战之后,如同恶鬼缠身,疯狂逃离永王行宫。“翟季真牢牢盯着穆玄英的眼睛,除了穆玄英深藏眼底的一丝茫然,还是一无所获。

  

  到底他也是谢渊亲身教导的弟子,总不至于在系关盟内讨伐大势之上有所隐瞒。

  

  穆玄英呆立片刻,思绪飘到当时,不曾意识到翟季真已摇头离去。

  

  他还记得莫雨是为汉王宝藏而到永王行宫,最终他们搜寻了整座宫殿,都没有找到任何。

  

  至此,江湖上再没有莫雨的消息,他如同陨石坠落一般隐没在人们的视线里。

  

  9.

  

  自隐元会放出消息,北天药宗这个隐世门派出现在大唐诸位侠士的视野中。

  

  10.

  

  宗主还是陈月,许多人都不陌生。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数年之间她的名字已经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江湖侠士的口中,多是花容月貌还菩萨心肠。

  

  不需要太多过程,药宗的名声赫然建立了起来。

  

  前来一探究竟的人多不胜数,想要入宗的人也不在少数,尽管他们对医术毫不精通。

  

  然在医者眼中,自不愿将自已与那些琐碎之人混为一谈。

  这其中又可以衍生出一系列令人乐道的轶事,只是出现在话题边缘的当事人,并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在意。

  

  11.

  

  [近聊]略略略:嘤嘤嘤嘤,这次资料片更新竟然没我少爷,官方把他遗忘了吗,连毛毛都能上攻防了,小月都当上宗主了,我少爷怎么还越活越隐蔽了。

  

  [近聊]不略:你少爷是谁?

  

  [近聊]略略略:基三的少爷还能有谁啊,莫雨啊!

  

  陈月站在宗门的楼榭上,这两人刚刚突然过来找她,说要入门派,转眼又无视她,自顾自冒白字。

  

  莫雨哥哥真厉害,连这些侠士都能收为仆人。

  

  [近聊]不略:真的诶,总觉得有大事。

  

  [近聊]略略略:应该是,好歹也是个重要的NPC,不能说没就没,但是没少爷不嗨森。

  

  [近聊]不略:没啥,我有陈月就行,等等先别走让我截个图。

  

  陈月轻咳一声,就见对面一人站在她身旁,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她转头看向窗外苍茫白雪。

  莫雨哥哥不见了。

TBC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