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子与(4)

修仙门派大多是在渺无人行的山林中,周围最好还是有白烟重重,连绵起伏的,无法隔断的阻止凡人探究的目光。再来一个护山大阵,给大宗添上一层庄严神秘的面纱。

叶公子也是初次见识到,光看这山门竟和想象中的差别不大,莫非那些写书的人其实都是玄门在外历练的弟子?还是天下玄门本一家,建筑模式也有了准则不成。

也不怕入了俗套。

不可不可,说了俗套,就落了俗套。叶公子一声敲击,给自己立了警钟。

管他呢,我也不是真想修仙。另一边还这么想。

轻摇纸扇,叶公子悠闲着随布满绿苔的石阶踱步而上,不似书生样,更像装模作样的膏粱子弟。

看管山门的童子们见过世面,拦着叶公子打量了一小会,并无轻视的目光,仿佛只是记个面貌,再瞧了眼叶公子手中的信,就领他进师门。

然明心派好歹也是一大派,弟子众多,有他无他都自行运转。

想见掌门?没门。有信也不行。

虽说如此,倒还是不敢怠慢,童子将叶公子领去长老院,只一进门他们就告退了。

叶公子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看来这种找关系的事情他们也经历过不少啊,叶公子笑叹一句,还未自嘲,一位长老就朝他看来,走近了拉住他瞧了半晌,频频点头。

叶公子觉得自己运气一向好,这回也是一样,这样都能碰到狗屎运。

“你身上有他人的灵气,一直在护你周全,修为之深竟让我无法看透。”

“幼时得幸,被人垂怜罢了。”

“你既已和他人修为相融,我也不便过多指导,只将你收为记名弟子,你可愿意?”

“当然愿意。”

“可惜啊,此等年纪还来求仙的,百年之内我也只见过你一人了。”

“吾心向道,所向披靡。”

叶公子偶尔也会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心态虽好,还是要勤加练习,要比那些小娃儿更拼命才行。”

  

长老姓郑,年纪轻轻的模样,看人都是不耐烦的。之前也是怕叶公子提前被人抢走,这一交流就将他的行事风格摸了个透,一见叶公子同意,原来称赞的神态便消失了。垂着脑袋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跟来。

明心派分有几股派系,长老院只是是其中之一。长老院也不是一派和睦,内里明争暗斗着。谁都想让自己好过一点,又少将心思放到那些琐事上,可资源毕竟有限,无限滋生的却又不是他们这等人能手到擒来的。

叶公子一路跟着郑长老往居所走去,时不时还能听到耳后窃窃私语。有看好有唱衰。

此等小事,叶公子都觉不足谈起。

叶公子成年许久,不若派内弟子,幼儿时期就被人送山上来修道,尽管他标榜逍遥恣肆,思维却还是有固化的趋势,比糖都要粘的紧,用郑长老的话说就是,小心思多,固执,都不听,惹人烦。

他执意让郑长老只用替他继续解说从前那位元婴老人遗留给他的心法,余下的他会自行解决。郑长老却觉得叶公子好高骛远,最为基础的吐纳之气都未掌握,就想学着高阶法术。

郑长老门下弟子屈指可数,阁中却常能听到争吵声。

郑长老并不擅长教徒,说话难免硬气。叶公子也不喜被人训斥,偶尔三言两语讽刺就将人气得拂袖而去。

长此以往,叶公子人累心更累,总瞻前顾后,深夜不得沉睡,头痛欲裂。 

其他人皆被这景象震惊,区区一个弟子竟敢对长老大呼小叫,若是在他们门下,怕是早已被逐出师门,似乎连掌门都被惊动,却并未出口阻止。

好吧,连掌门都已默许,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于是这场景持续了很久,久到他们都已习惯。

郑长老和叶公子这对名义上的师徒也逐渐找到了相处之道。

你若询问,我便细讲。你若恶言相向,我便刀剑伺候。

叶公子的路途竟在这种碰撞中有了进展,不过一年就筑基成功,三年后踏入筑基中期,速度快得令人发指。

郑长老面上有光,心下却不住叹息,可惜是为他人做嫁衣。

却也渐渐想通,就当是送人情吧。


时光易逝,试剑大会仿佛近在眼前,越是后来,叶公子越是难耐。

将满心沉浮化作动力,明心派派内选拔时他力斩狂澜,打败许多修为甚至在他之上的弟子,赢得了参加试剑大会的资格,将作为明心派筑基期的弟子出战。

但同时也因为风格迥异于剑修的刚正不阿,他层出不穷的下流手段遭到一众弟子的鄙夷。

面上卖弄风姿,剑光弱得要死,开场一套花拳绣腿让人降低警惕,暗里却使一套障眼法。

让人明明有了防备,最后还是会被阴。

最可气的是,见过夺剑要挟的,没见过将人衣服抢来逼人认输的!

众弟子一阵牙痒痒,见着他胜利后嬉皮笑脸的模样,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剐。

叶公子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只在乎得了比赛名额就行。

虽不知那位仙师会不会看到,但他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

参加大会的修士众多,茫茫人海无从寻起,只能将自身暴露在数以万计的目光下。

盼着仙师能认出他,再找上他。

有些痴人说梦。

无非也是寄希望于记忆中那句模糊不堪的“希望再见时……你能……”

我能……什么呢?我已经是这样的了,你还认得出吗?




一场秋雨一场凉。深夜微冷,阁中红帘飘动,屋外黄叶纷飞。

雨后月色炯亮,叶公子打着赤脚,脚趾挨着冰凉的地面,渐渐失了血色。他倚门静坐,一袭灰白睡袍,脸上透着潮红,单手执一酒杯,杯中却无佳酿,是被他喝净了,边上还有瓷瓶几壶。

左右无人,不阻他醉生梦死。

叶公子正自我沉沦,隐约听到几声窸窣,他紧闭的双眸倏然睁开,一时的微茫极速褪散,眼眸被清明占去。

甩开酒杯,他快步朝音源处奔去,赤足踩在泥泞中,溅起的污水落在干净的长袍上,主人仿若未觉。

不远。

那头有一堵高墙,并无禁制,却光滑如水,凛冽似冰,不好攀爬。

声音确是很从墙外传来,而与高墙相连的门却是长老院的另一边,这里是后院,一般都无人来访。更何况后院位于高山之巅,墙外所见是一片空茫。

叶公子借住符咒驱使腾空之术,往上攀跳至高墙顶端,走过墙上的红色瓦砾上,他朝下望去,刚好见着一人。

还没见人相貌,便失望的哀嚎一声。

那人吃力的大口喘气,喉咙里发出呼呼的响声,瘫软在地上,动作毫无美感,怎会是仙师。

叶公子哀声一出,那人也发现了他。

“哎呀妈呀,有人!”

声音不大,却是从胸膛发出,似无力到了极点。叶公子不难听见,还未做出响应,那人又喘着粗气说。

“兄弟,搭把手,我没力气了,快……快拉我上去,别怕,我不是坏人……我是你们徐长老请来的客人!”

“长老们请来的贵客皆被安排在虚海居,你为何在此处?”

那人努力定了气息,吐出的话还是有些不稳:“我跟人打赌呢……谁先徒手爬上这座山峰谁就算赢,我现在爬上来了,你刚刚看到有人上来吗?”

明心派极大,虽不及前两大宗派,却也不是谁都能随意潜入,何况此人修为也不高,年纪看上去却比他大上一些,脸上已经有零星的几根胡渣。不像骗人。

“有啊,已经过去了。”

“奶奶个腿子!”那人呼吸未平就骂道。“这次竟然输了,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他。”

“输了就是输了,还想打击报复,这么输不起干脆别赌。”

叶公子朝下笑道。

那人不说话了,好一会儿之后,叶公子觉得无趣,生了退意。

“别走!拉我过去吧兄弟!”

叶公子回过头,朝下轻瞥一眼,回。

“我力气小的很,你头顶所朝的那边,一直走,会看到一个洞,可以从那里进来。”

那可是他的杰作。

“啥?”

“那边有个狗洞啊,钻不钻?别犹豫了,大丈夫要能屈能伸,去吧!”

“……”



叶公子睡不着,满脑子想着明天的比试,睁眼到天微明也生不出倦意。

天稍亮他就起身着衣,每日清晨他都会坐在屋顶,放开身心吸收灵气,伺机寻求天地的奥秘。

往日都无人喧哗,今日却不同。客多,碎务便多,不一会就有人打搅。

“说什么呢,大早上的干嘛干坐着,有句话怎么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天的计划都比不了早上的重要,早上它就适合切磋比武。”

“魏兄,这句俗语是让我们凡事要早做打算,开头就要抓紧,并不是……”

“哎呀这不重要,大老爷们在乎这么多做什么,我就问你,打不打?”

“既然你如此诚心,那我就明确地告诉你,不打,有精力不如留着观看比试。”

“方瞎子,你莫不是不敢?我懂,几年不见了,你耳朵也听不大见了吧?”

“我不想与你争论,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也不想跟你嚼嚼,咱哥俩也好几年没见了,你怎么就没个痛快。”

“大清早的,扰人静修啊?”

叶公子听不下去了,站起身踏在屋顶的斜坡上,俯视下面争吵的两位。”

下边两人听到同时抬起头,面朝着他。

哟,还有脸熟的。

其中一个赫然是前几天晚上叶公子在高墙下遇到的那人。他旁边的人却闭着眼睛,应该是刚才对话中的那个方瞎子,那这人就是魏兄了。

“是你!”魏兄惊叫道。

“哦?是魏兄的熟人?”方瞎子笑着问。

“熟个屁!混小子,那日的账我还没给你算,你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莫要血口喷人,你我素不相识,我们之间有什么账。”叶公子长袖一甩,语气慵散,矢口否认。

“还想抵赖?那晚上骗我的人不是你?”

“什么骗你?”

叶公子以为是戏弄他的事,却没想到事关欺骗,这回真是茫然。

“你说你看到有人上去了,结果我回去就给人磕头认输,后来才有人告诉我,他们根本就是爬到一半就没爬了。你唬我!”

“我不过一句玩笑……倒是你,回去不先问清楚,行动在脑子前,不反思自己愚蠢,反倒来找我麻烦。”

“我看你也是一脸正气才信你,你却好,让我钻……还让我被人笑话,来,你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说到这里,就都知道是在玩闹了,都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总不至于连屋檐都上不去。

“呵呵,让你钻,你就真钻了?”

“咳……”方瞎子发声了,挥开脑中不多便推测出的想法,拦住魏兄将要出口的话,打断这段随时会将气氛升温的话题,出面调节。

“既与魏兄相识,那也是我的朋友,鄙姓方,不知道长名讳?”

“郑长老门下,叶某,见过二位。”叶公子也不好再多嘴,回道。

“方才听叶上师所言,我二人似乎打扰到你静修了,万分抱歉,还请上师不要原谅。”

“可别乱叫,上师这种称呼哪是我一个小弟子能承担得起的。”

“我二人皆非修仙之人,这回也是因缘际会,才有幸前来出席此次试剑大会。明心派每一位弟子,在我们眼里,都是修道的高人。”

“是吗……二位是参会还是观会?”

“自是观会……”

“可是有伴,若是没有,不如二位同我一道入场吧。”叶公子右手抬着下巴,出言邀请。

“有倒是有,不过,他们应该也不介意多一个人,还望叶真人不要嫌弃我们这些世俗人。”

  

  

TBC

发现截到一半就TBC了,尴尬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