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鸣佐】旁若无睹(脑洞篇)

One.

“因为添加了一条时间轴,它便成为了时间的空间,比我们现在所处的三维空间更高一级。”

“你什么时候还研究这个?”黑发少年耷拉着头,忍不住问躺在沙发上的男人。

“只是比较感兴趣而已,现世有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不过他们所说的并不完全正确,不是「低于它的可受它约束,高于它的可不受它约束。」而是「低于它的受它约束,高于它的约束它。」”金发男人低声呢喃,前面所说是在告知佐助,后面更像是在陷入某种回忆。

“它是指时间还是那个空间?”

“你觉得谁有能力约束我们所处的世界?在那里生活的能力者可以自由的享受支配时间的乐趣。”

“你去过?”少年不服气的撇了撇嘴,他十分不满同居人一副长者的语气,虽然他的确比他年长,“不然不要误导他人。”

“我没去过,不过你差点去了。”鸣人突然嗤笑起来,六道须痕弯着,和往常柔和的弧度有些不一样,带着些许凛厉,兴许是太违和了,在这张脸上出现这种恰似威严的表情,佐助看得一惊。

“你逗我玩呢,我什么时候去过?”佐助拉下脸,“啧,不要转移话题,那个羽高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的问题还真多,而我也并没有将我的私事告诉你的义务。”男人耸了耸肩。

“你的私事已经严重妨碍了我的生活。”少年毫不示弱。

“……有吗?!”男人突然坐起身来,“你的任务是护送萤小姐,而不是羽高。”

“可是萤小姐却被杀害了,现在唯一和她有过联系的嫌疑人羽高,在这个时候失踪了,而他看起来是你的熟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认识他!”

“不管你说没说,你认识他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鸣人无奈的撑着额头,“咱别玩文字游戏了好吗。好吧,我的确认识,不过人不是我杀的,失踪也和我无关!”

“你急着撇清什么,我没说这些事是你做的。”

“……”

“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情,可能会找到线索。”

“别这么执着,既然这个任务失败了,就去换一个,没人会笑话你的,不就是任务成功率从100%降到了95%吗,我以前任务可是经常失败的啊。”

“别拿我和你这个吊车尾比。”

“什么吊车尾?你怎么这么跟老师说话,没礼貌!”


Two.

“你现在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从你父母那里继承过来的,而你却不好好珍惜,如此肆意妄为!你……”

“如果顾问只是因为这种事情把我叫过来,那么请容许我告辞,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啊我说。”金发男人面无表情的打断老人的训话,转过身打算离去。

“漩涡鸣人,老夫只提醒你一句,若是再这样一意孤行,长老会将剥夺你手中的权利。”

“顾问不觉得现在这话不够分量么,还是没能明白您现在所处的境遇?长老会目前只有您,水户顾问和转寝顾问三个人,即便德高望重,你们三人的思想也已经不足以再管理这个国家,四大家族目前承认新的监督机构「影」,早已取代长老会的地位。”鸣人停下脚步,“而它的领导者是我,你们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火影」吗……”隐秘于黑暗之中,老人缠着右眼的绷带也显得更加暗淡,他等待了许久,没有得到回复,“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多说,你好自为之。”

“我自有分寸,多谢顾问提醒。”


Three.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

“是不是脑子烧坏了!”金发男人皱起眉,低下身子,将额头挨着佐助的额头“怎么突然这么问?”

“……”躺在床上的少年沉默了半晌,喉咙处传过来的刺痛让他清醒了几分,他无暇反驳男人的玩笑,只能带着嘶哑的嗓音开口,“就是刚刚那一瞬间,我躺在床上,你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照顾我,还一边把笔记本放在被子上,唰唰的写着什么,而我在棉被中的右手感受得到本子带来的压力,连力度都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似曾相识,让我觉得我们一定在很久以前相遇过。”

“啊啊,我知道这个,也经常会遇到这种状况,其实没什么,我之前也查过一些资料的我说,这个可以被称为是记忆错觉。”鸣人的声音很温柔,让他忍不住朝他靠拢。

“怎么说?”

“假设我们生活中总要接触的整体信息是会存贮在大脑里,只是我们看到和听到的东西藏得很深,藏在潜意识里。这些信息只要有风吹草动就会蹦出来,像什么气味呀、声音呀、灯光照明呀、与相似情景的瞬间遭遇呀,都会诱使我们造成一种错觉,仿佛几年前我们曾有过类似的境况。”

“就像全息网游那样,所经历的事情,即便没有发觉,但确实存在,可以存档,然后在某一天,因为一个契机,在玩游戏的时候再一次经历。”脑子像是被烧坏了一样,努力理解鸣人话中的含义,发出意义不明的言论,佐助想揉揉发胀的脑袋。

“差不多,可能是你哥哥以前在你生病的时候有这样照顾过你,你错把他记成我了。”像是复制了读心术一般,鸣人在佐助之前有了动作,他伸出手抚摸佐助的大脑两旁,恰到好处的力道摩擦他的太阳穴,被长满茧的手指揉捏着,佐助红着脸想要挣扎,转念一想有人伺候自然要好好享受,便安心继续躺着。

快要睡着的时候,佐助迷迷糊糊的感觉鸣人的手离开了。自己的手被抬起,然后被什么东西触碰了一下,有点湿润。

再然后他听到鸣人的声音传过来,他努力想听清楚他在讲什么,却该死的失去了意识。

“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记错,我们的确见过面,在你很小的时候……”


评论
热度(5)
  1. 敖者withme? 转载了此文字
    脑洞延伸的范围真宽啊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