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子与(完)


1 2 3 4 5

  

  

  陈修士好事被人打搅,不免怒气横生,竖眉朝场外高楼望去。

  

  只眯一眼,他就能看出此人修为比他高,他仅可看到他立于那处,无法察觉他的气息。或若不是那人故意引导,让他看见身影,他怕是不知自己被谁叫嚣。


  不过这毕竟是试剑大会,莫说会得罪了他身后的烛墉门,就是明心派也不会放任他胡来。

  

  叶公子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郑长老真要看着他被人活活杀死。躲过一劫,他想站起来,却因灵力耗尽,撑了几下撑不起来,只好躺在地上干喘气。

  

  陈修士话一出,场外的喧哗声逐渐变小,都不愿当这个替死鬼。

  

  一时万簌俱静。

  

  伫立的高楼上有人出声了,声音传到在场每一位修道者的耳边。

  

  定是不凡的大能,才会有如此雄厚的气劲。

  

  “试剑大会,以比试切磋为主,何以用命相搏。”

  

  本是疑问的句意,生生被那人平述出来,说成责怪。

  

  陈修士见那人回应才有人看过去,大多数人依旧左顾右盼不知声从何来,心下不免一惊。等了一圈,不见自家门派的长老们出来说话,他面上不动声色,恭敬回道。

  

  “前辈言重了,晚辈与叶师弟确实是在切磋,他并未认输,晚辈便继续进攻,于情于理,何来用命相搏之说。”

  

  你给我开口的机会了吗?叶公子不想和他争辩,没力气。他也听见那人说话,觉得这声音万分耳熟,却不是郑长老的,他吃力的扭动脖子,朝声音的源头看去。

  

  高楼距离他数百尺,以他所剩灵气不足以让他看清那人的模样,只能模糊看到一个渺小的人影,听那人接着说。

  

  “他元气已耗尽,又被你剑气麻痹,哪还有力气说话。这场比赛,就让我来做个裁判吧。”

  

  那人说罢,一把消失于楼阁之中,倏忽间出现在场上,在叶公子面前站定,蹲下对叶公子说。

  

  “你既已无力动弹,不如就此认输。我也好将你弄到场外,免得打扰了其余人比试。”

  

  他一走近,叶公子便认出来了。

  

  和记忆中的没有差别,又差别甚大。


  头发应该变长了……好像也没有,总都是直的,黑的,被固定在玉冠上,摸起来不知是软是硬。衣服是换了,轻羽庄华,飘若清风,广袖随之摆动。是了,二十多年前就是个仙人,不至于只一套护身的宝衣。唯一让叶公子嗟叹的是身边没再围着淡蓝色的剑光,但却让他看更容易看清对方的容貌。

  

  与从前无二模样,明明没有笑,波澜不惊的眼里总能看出笑意。

  

  叶公子看得发呆,一面细数自己疯狂跳动的心率。

  

  “点头。”

  

  仙师低头对他说。

  

  叶公子乖乖点了个头。

  

  他将叶公子轻轻抱起,对姓陈的修士说。

  

  “你赢了。”

  

  边说着边将叶公子抱出场外。

  

  场外郑长老已经在等候,见那人走过来,忙朝他行了一礼。

  

  “小徒修为拙劣,多谢真人出手相救。”

  

  真人,就是怀抱叶公子的仙师气魄从容,见郑长老过来,就将叶公子放下来,一手朝他推去。

  

  “不仅拙劣,还心思不纯,该好好教养才是。”

  

  郑长老以为仙师帮了叶公子,言辞至少会和蔼些。这时听他如此指点,顿觉面上无光,心中泛起一丝不满,就算是他管教不方,也轮不到他人训说。

  

  仙师只轻哼这么一句,便不再与他们交谈,不等他们有所反应,身影化烟散去。

  

  “等……”

  

  叶公子吱噎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不着人了,一个字憋在嘴里,出入不得。

  

  “……”

  

  郑长老见怪不怪,将灵力注入叶公子体内,助他疗伤。抬头见他一副天要塌下来的作态,狠狠敲了他一下。

  

  “作何这般姿态,怪也怪你把好话说在前头。信誓旦旦呐,现在倒好,输得这么难看!”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走了!”

  

  “走了又如何,他既走得干脆,是不须你道谢。”

  

  “我要谢啊!”叶公子咬牙,好干脆啊,连个搭讪的机会都不给。

  

  “嗯?平日怎不见你这般有礼。”

  

  “不一样……长老,可否请您帮我再找到那人?”

  

  叶公子恢复得快,已经可以站立了,他朝郑长老重重施了一礼。

  

  除在收叶公子做入门弟子时候的拜师仪式上,郑长老就没见过叶公子这么郑重。倒不是叶公子目无尊长,只是郑长老与他都不是拘于虚礼之人。

  

  郑长老始觉惊奇,略微沉默一阵,上前将他扶起。

  

  “那人修为极高,连我也无从探知他行踪。你且等着,我得去那观素院一问。”


  观素院是明心派接纳客卿的别院,专掌本派与他门往来之事,但凡此次试剑大会出现的人,名号都会有记载。

  

  “多谢长老。”叶公子忙道。


  

  

  当夜,叶公子在院内苦等许久,还不见郑长老带来消息,心急如焚。

  

  院外传来嘈杂声,叶公子快步出门一探,是魏兄和方瞎子造访。

  

  哎。

  

  “哟,叹气了。是不是觉得没脸见我们了?”

  

  魏兄一见到叶公子,耍笑便道。

  

  叶公子原想反驳几句,一想到之前,也觉得这时他是该羞愧。

  

  “……也罢,进来坐吧。”

  

  方瞎子上前一步将手搭在叶公子肩上,将他拦住,耳朵凑到叶公子身边几寸,不多时便笑道。

  

  “不了,我二位只是过来看看,上师既无大碍,我们也不打扰了。”

  

  “嗯。”魏兄也一改常态,对方瞎子的话表示赞同。“这要聊还不知道要聊到什么时候,到时候睡晚了,我们这种凡人一睡就容易睡过,错过了明天的大会就不好了。”

  

  “左右也是观看,错过一两场又何妨,越到后来才越好看。”

  

  叶公子下意识挽留,与人月下畅谈,总好过一个人干等。

  

  却见两人同时摇头。

  

  “算了,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叶公子见他们坚持,这才正视他们,不好再多说。立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

  

  看来还真的只是来瞧一眼他是不是好好的。

  

  叶公子自离开贤国,无论认识何等境地的人,都只觉得和他们不过萍水相逢,不会将人放在心底,但又一直能遇到真心待他的人。

  

  何其幸运。

  

  正慨叹,身侧突然传来人声。

  

  “你寻我何事?”

  

  那声音一出,叶公子耳中若有长钟鸣吟,在惺惺作响,萦绕不断。

  

  转头看过去,仙师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叶公子牢牢盯着,目不转睛,想要看个够。

  

  何止啊,还找了很久。去了很多地方,想了很多方法。

  

  今豁然开朗,你就在我眼前。

  

  几欲诉说,不知从何说起。

  

  似是近乡情怯。

  

  被风起云涌后渐出的月光惊醒,叶公子不禁问:“真人可还记得晚辈?”

  

  仙师皱眉瞥了他一眼,不知为何摇了摇头,答案与行为相反,“若不记得,白天又怎么出手。”

  

  叶公子本不对仙师的回答抱有希望,这下却得到肯定的回答,备受鼓舞,欢喜着走近他。


  走到他面前,只距离几寸,没有被挥开。

  

  满心的情愫失了禁锢,譬如独火,微光苟存,一寻得源头,刹那间成燎原之势。由得他浅红眼眶。


  “我一直在找你。”

  

  “被你找到了,要如何?”

  

  仙师面色丝毫不变,印象中澄明的眼波里印有孤月一轮,幽幽发出微光,不对叶公子的言辞做法作出反应。忽然转动眼眸,叶公子随他目光所及之处看去,是凉亭,刹那间被人带过去。

  

  仙师就着石椅坐下,凭空变出一瓶酒,两盏杯,给其中一盏满上,小啜一口。再抬了抬手,让叶公子随意。

  

  叶公子背对着他,无言平和情绪。是知道他不看也晓得,但就是不愿让他见着自己这番失态。

  

  哪记得白天早就见过一次了。

  

  叶公子缓和了心情,开口时似尝到喉中哽咽的腥甜。

  

  “真人是不是早就看到我了?”

  

  “你扇骨上有我的灵气,我怎会发现不了。”

  

  叶公子长吸一口气,那你还不认我。又怕唐突,话到嘴边变了样。

  

  “这是我专门让长老从你灌入我眉间的精气中提炼出来的。”

  

  “哦。”仙师点了点头。

  

  “第一次见到仙师时,你在我眉间缚入一丝你的灵气,你还记得吗?”

  

  “当然。那时觉得你与我有缘,便想做个记号。”

  

  叶公子想起就来气,一下子放开来:“当我是你的宠物么!本来我是好好的,可自那以后,我每晚都被梦魇桎梏,服过多少丹药都不管用。”

  

  仙师抬头看他,双眸露出一丝精芒。

  

  “你之前说我心思不纯?我跟你讲,我以前可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少爷,就是你那什么鬼气害得我长成这样子,你说我该不该找你?”叶公子说完朝他看去,怕将人激怒。

  

  “这倒有趣。”

  

  仙师听见叶公子兴师问罪,轻笑一声,放下手中的酒杯,元神朝他体内探去。

  

  “并无恙啊。”

  

  “现在已经没事了。”被人指骂也不动怒,这脾气也太好了吧,叶公子暗忖,是不是该得寸进尺了。

  

  “既已无事,你如今又将我与你的精气利用起来,造了这把扇中剑。我们也算两相抵过,你还找我做什么?”

  

  叶公子打住满脑子鬼主意,被仙师两三句噎住,张嘴不知再说什么。

  

  “我要听实话。”

  

  叶公子低头自嘲,道:“我当时年纪小,头一次见到你这样气质非凡的人,被你的仙人之姿折服了,就想再见你一次。”

  

  “小小年纪,哪知叹服为何物。”仙师摇头。

  

  继而招来叶公子坐下,给他倒了一杯酒。

  

  夜空只剩明月,树的影子映在花的盛放上,清风吹来,俱矣晃动,给这份相处添了不少闲情逸致。

  

  “我如今不小,可以知道了?”叶公子端起瓷杯一饮而尽。“倒是你,初见你时你是这相貌,现在见你更有返老还童之兆,而我已过而立之年,看起来比你还老上几分。”

  

  “若说年纪,我是你数十倍。区区修为,自哀一类的心思却不少。”

  

  “凡夫俗子皆为名利,美色,钱财,权势所累,我才入仙家不过七载,这些心思还未消失殆尽,仙师莫要责备我。”

  

  “你既一定要找个借口,我不说便是。切莫违背本心,于修道无益。”

  

  叶公子放下酒杯,起身走到亭外,听风摇曳此间黄叶。

  

  仙师见他缄默,以为他在自行思索,便将石桌上的酒器都散化四去,行走至长廊中,作势离去。

  

  叶公子突然叫住他:“仙师,既然喜欢指引我,不如收我为徒?”

  

  仙师停住脚步,回头看他。面露疑惑,但不深究,只道:“你已从师。”

  

  “郑长老与我不过挂名,早在之前他就与我说清,若找到赐我精气之人,便与我解除师徒关系。现在他应该也反应过来,你就是那个人了。你要是不收我,他也不会再收我,与人争也争不过,又没了靠山,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明心派。”


  “大道之路,从来只能靠自己。”


  听他言语,喻真人脑海中遥远模糊的记忆翩翩浮上心头,那时的他也不过懵懂少年,被人引至仙途,磕磕绊绊多少年,与人争机缘因果洞府灵药,无数次命在旦夕,也曾幻想有人能帮他。可惜,没有人。


  “与我同期的修士大多殒命,我也无法替你寻一个好师父。”


  “你就不能收我吗?!”叶公子长袖一挥,负气道。

  

  “我是无门无派的散修。况你体内虽有我灵气相辅,但你所修心法与我千差万别。你逆天道而行,我守天道而为,道不同,如何相授。”

  

  “不打紧,今日起我也遵天道。”

  

  “……顽皮小儿,莫要胡闹。”

  

  修道之事岂容你乱改,若是身法相斥,命说没就会没了。

  

  “并非胡闹,从见你第一眼起我便心系于你。”


  叶公子终是说了这话。


  “家父骂我之情意有违常理,我就说要逆而行之。常理天道,天道常理,本都是为人所认定遵循之物。我因你入玄门,在这混乱上界的夹缝里苟且偷生,若你执意与我决绝,我也没有继续修行的念头。”


  叶公子放出狠话,见仙师依旧无动于衷,无可奈何乞求道。


  “我原本只想见你一面就作罢,如今却不想轻易让你离去。就算你不收我为徒,少说也得收留我吧。你不如仔细想想你还缺什么打下手的,侍衣童啊扫地工,我都能做到。”

  

  仙师在他说时就闭上眼,他唯恐仙师没听见,又软磨硬泡几句。


  喻真人正肃颜思索。


  痴儿确有天生道骨,如此放弃实在可惜,此其次。更重要的是与他自身的联系,虽然近年来他不曾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但当年无法参透的事,如今他修为更上一层,怕是不难了。将人留置身边亲自照看也好,免得教有心之人拐去利用。

  

  “也罢,你就随我去那静沼做个扫地的吧。”


  静沼是他所处洞天福地的名字。


  “先随我去向郑长老道谢吧。”




END


当然不是真的去做扫地工啦。不要问为什么叶公子到最后都不问喻真人的名字,这些他以后肯定会知道哒。

在喻真人眼中,对叶公子的记忆还停留在幼年时期,可以说当时让他很惊讶,以至于在参加试剑大会之前,唯一与这个喜静的修道者有联系的就只有脑海中‘一直幼年状态’的叶顽童,尽管现在人外表已经比他还老了。

在喻真人看来,他们迟早是会再见的。所以和叶公子相处的时候很娴熟,存了一点逗弄小孩子的心思。

叶公子为什么会想让喻真人收他为徒,是突发奇想不是蓄意良久。因为看喻真人很随和的样子,就试着提了个要求,然后得逞了。




其实不算完,因为还有后篇,是短篇合集,上篇属于相遇阶段,下篇就是相知相X了。

后篇基本是有一搭没一搭,随性而写。



低产到我这种程度我自己也觉得真是够了……最近都是沉迷yys梦百es,没动力码字。


说说为什么会写喻叶,我属于爱他就让他攻的类型。最开始并不萌这对,感觉写的太没有CP感,当朋友很不错,两个攻在一起???

想想也挺带感。

全职圈不缺同人文,大手很多,然而同人吃太多的后果就是容易变成角色黑,记不住甜文有哪些,但深刻记得那些年措不及防的雷,以至于上升到角色。于是不想再看文,双担变某厨。

我苏喻,特别苏他‘冷静沉稳待人温和唇角随时挂着笑但不一定是因为他喜欢你只是这样有礼貌’,在此之前我苏叶,因为他是主角,身上戳人的点数不清。

随着时间的推移,萌点重心更偏向喻文州,如果不是太喜欢他们或者太久没有看到让我心动的文,我不会自给自足。然后在喻all和叶all中选择了喻叶,在众多a/guitian/b的同人圈里,不想让a与a和其他角色纠缠太多,干脆让他俩纠缠在一起。

相当于将两根平行的线硬生生相交在一起,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

ooc我知道,毕竟只是我心中的他们,笔力欠缺行文枯燥等等,我……已经尽力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红心和蓝手。

取关随意:)



最后

喻!!!!!!!!!!!

队!!!!!!!!!!!

生!!!!!!!!!!!

日!!!!!!!!!!!

快!!!!!!!!!!!

乐!!!!!!!!!!!

终有一日我竟然也能写生贺了好激动!!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