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hme?

大漠孤烟直,疑是银河落九天。

© withme?
Powered by LOFTER

【莫陈】留白(中)

  12.

  紫晴在白龙口周边的小村庄替人诊治时,遇到了熟人。

  田间泥土路上,她停住脚步,盯着人把稻苗一株株插进水里,湿润的污泥黏在他赤裸在外的双腿上,些许沾上了手,不太灵活的手,一眼就能看出来,胳膊弯得很吃力。

  那人似有所感,抬头也看到了她。不曾滞怠,朝她露了个笑,接着做事了。

  她就近坐在小路旁渐出的绿草上,等人把活干完,招手让他过来,对他说:“把手给我看看。”

  那人很听话,斜着身子乖乖抬起手送过去。

  “都说你不见了,我还在想你是不是闭关修炼什么绝学了。”

  “没有。”莫雨面色平平,只说两字就不开口了,但眼角微弯,能看出他心情不错。

  不会是因为遇到我这个故人?紫晴面容缓和了几分,许多记忆涌上心头。

  “不算大伤,你自己也稍懂医术,怎么也不治治。”伤筋动骨,对习武之人来说再平常不过,何况莫雨从前也向她请教过一二。

  “就由它这样吧。”

  就你不怕疼。紫晴垂眸,怕是疼惯了。不好责怪。

  莫雨向来是不让人担心的一个,也是最让人担心的一个。

  他拎起锄头,往村子指了指,像极了村口农夫。紫晴被他的模样笑到了,跟着他朝村里走,像多年未见的老友,无言却也不必刻意说明。

  她觉得莫雨身上多了许多静谧,他只用对上你看一眼,你就知道他都懂。

  无须劝说,不忍打搅。

  

  13.

    从前是穷困潦倒的流浪子,后来摇身一变成为恶人谷主的徒弟,也算过着丰衣足食的日子。比他现在的布衣粗鞋不知要好多少倍。

  怎么越活越回去了,紫晴看着莫雨在柴火房里帮人忙活,突然好笑起来。

  也不是什么坏事。

  

  14.

  “你怎么了?”夜晚莫雨见紫晴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着,望天。

  紫晴见他出来,拉着他在月下聊天。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大唐各地,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几个小娃娃了。”紫晴捋了捋头发,低着头慢慢回忆,“后来才知道只有你们三个逃出来了。我也曾试着寻找过你们,可惜等我知道的时候你们已经各有归处了,只有小月是我能常见到的,至于你和毛毛……”

  “我还是我,毛毛也还是毛毛。”莫雨本身是不擅长安慰人的,只是这月色太过寂静,许多他不曾对人谈起的心事,也情不自禁被敞开,“只要他还叫我一声哥哥,我们就永远是兄弟。”

  紫晴抬头望着星空,“我也觉得你们会是……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发生了一些事……”莫雨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印子,那里被紫晴扎了几针,有几个地方青了,“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是对的,事实却是我错了,错得无法辩驳,我还自以为是的一昧沉浸在错误的认知里,白活了的很多年。”

  “……”

  “我那个时候真是绝望透顶,蠢死了,一直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一时失足从悬崖上跌落了。”

  紫晴闭上眼,不忍再听。

  “垂直下落的时候我想到了很多事情。”

  “你想通了吗?”

  “有些有,有些没有,但如果还和以前一样,我就直接摔死了。”莫雨朝紫晴笑道。

  紫晴愣了一下,也会意一笑。

  

  15.

  “你准备何时回去?”临别时,紫晴问莫雨,没具体问是回哪里。

  “该回去的时候,自然会回去。”莫雨的答案也模棱两可。

  “手先不要干重活,等痊愈了再说。”紫晴紫晴帮莫雨理了理眉前的发丝,最后叮嘱到。

  “你放心,不会很久的。”

  莫雨点头答应,目送紫晴背着木箱走远消失,再低头看着自己受伤的手。

  豁然开朗了许多。

  曾经拥有的不曾离去,而今也必然要好好把握。

  

  16.

  莫雨回到恶人谷时,发现谷中多了些绿衣服的人。

  问了守卫才知道是有人来打听他的消息。

  回到谷中,必然要跟王遗风交代他之前的行踪。是以他直接去了雪魔堂,却见王谷主正和人对谈。

  “阴阳混合之毒的解药我已在想办法调制,现在最主要的是知道莫雨哥哥在哪里……”

  莫雨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等人通报就直接进门,见王遗风看过来,朝他一拱手,最终轻轻唤了一声,“小月。”

  陈月背对着门,听有人喊她便回头看了过去。

  “莫雨哥哥?!”陈月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站起身走近莫雨,“好……你没事。”

  哪里是没事。虽与以前并无两样,但是额前的长发灰白了,细长的剑眉也不如以往看到的凌厉。

  未到年老就已白头,莫雨没什么感觉,却是陈月看到,心底一阵疼。

  “我怎么会有事,倒是你。”莫雨脸上挂着笑,像要安慰,突然冷下来,“是谁让你来这里的?”

  “我……”陈月语塞,心里打着鼓,怕被骂,悄悄将目光移向四周,不敢看莫雨。

  其他人先不谈,王谷主就在后面看着,有些话她想说也说不出口。

  莫雨叹气的摇摇头,好似在看一个不成器的妹妹,便哄道:“好了,你先乖乖去外面等我,我与谷主有些话要说。”

  “嗯。”陈月偷瞄了莫雨一眼,点头。

  “就在门外面等着,别走远。”莫雨又道一声。

  “好。”

  

  17.

  王遗风于他而言不止师徒,有时也似父子,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莫雨不想对他隐瞒,也无必要。

  莫雨出来得很快。陈月看见他,不自觉迎上去。

  “跟我来吧。”莫雨拉着陈月的手,朝烈风集外走去。

  “我方才听你和王谷主说,你在调制阴阳混合之毒的解药?”莫雨边走边问。

  “嗯,我在古本里看过有关这一类毒的描述,所以……”说到这里,陈月突然停下。

  “所以什么?”莫雨不明所以,只好问。

  “我询问了谷主和肖老先生的关于你身上的毒,想将你医好。”

  “你叫肖药儿老先生?他哪里配。”莫雨冷笑一声,随即又轻斥:“笨蛋,哪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我知道不简单,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能将你治好的办法。”陈月正色。

  莫雨停下脚步,歪着头看向陈月,如墨的丝丝长发被拢到耳后,贴着他白皙如玉的脖颈,清风舞动下时而掠过他薄薄的唇,笑若邪肆,“难为你这么关心哥哥我。”话锋一转,“可惜这里对你来说并非久留之地,你还是快离开吧。”

  

  18.

  “我暂时不走,还有一些问题要问肖老先生。”

  “都说了让你别叫他老先生。”

  “反正我不走。”陈月也冷下脸,扭过头执拗道。

  “你这倔丫头!”

  

  19.

  终还是莫雨妥协了,虽然在外人眼里他冷酷无情又疯魔,但他永远也不会责怪小月,否则怎对得起那从小喊到大的‘莫雨哥哥’。

  陈月到恶人谷也才两三日,一直和药宗的众人住在平安客栈。

  莫雨嫌那边鱼龙混杂,就叫小月搬去小少林的客房住。

  客栈里,莫雨问陈月:“外面那些绿衣服的是你的手下?”

  “嗯,是药宗的长老们。”

  “北天药宗?小时候你爹无意间提起的,传说中的门派。难怪小月你这么胸有成竹。”

  “可你还是不信。”

  “呵呵,我信啊。”莫雨凑近了对正在书写的陈月说。

  陈月看了一眼嘻笑的某人,你哪里是相信的样子,“哼!”

  莫雨笑得更厉害了。

  20.

  莫红泥和莫菲被叫来帮陈月收拾行李,她们从未见过莫雨这般高兴,一时面面相觑,知道要好好照顾这位客人了。

  “那姑娘莫不是少爷的心上人?”莫菲偷偷问莫红泥。

  “你没听见人家叫少爷哥哥呢。”

  “那你几时听说过少爷有个妹妹啊?说不定那是人家的乐趣,就喜欢哥哥啊~妹妹啊~的叫。”

  “少爷不是那么肉麻的人。”莫红泥咳了一声。

  “你敢说你真正了解少爷?你见过他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温柔?”

  “……你说的好有道理,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得跟采薇讲讲,她那么笨,万一把人得罪了,少爷不得扒了她的皮!”

  

  21.

  “你在和谁写信?”莫雨为自己和小月都倒了杯茶,见小月挥笔半晌还不停,随口问。

  陈月愣了一下,觉得不必隐瞒,“毛毛和可人姐姐。”

  “毛毛也就算了,我不知你和可人何时这么熟络了?”

        见莫雨对她挑眉,陈月老老实实交代,“见多了就熟了嘛……毛毛知道你失踪后也很担心你。我们飞鸽传书约好了,我以药宗的名义先到恶人谷问问情况,若是有了消息,就到昆仑找他。”

  “他来昆仑了?”

  “对啊!可人姐姐怕他一个人有事,也跟着来了。”

  “谢渊肯放心让他过来?”

  “毛毛说他有可人姐姐替他担着。”

  “他那么单纯……唉,谢渊怕是知道你们玩的那点小把戏,借你们之手来探探虚实。”

  “啊?那我这信……”

  “继续写吧,免得穆大侠担心。”莫雨
撇开目光,起身督促莫红泥她们。

  “莫雨哥哥好别扭。”陈月呵呵笑了几下。

  “胡说什么,敢笑我?”莫雨闻言原地返回,抬手在陈月脸上弹了几下,惊得她连连逃开。

  

  

  

TBC

评论
热度(7)